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七章

第七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09-02  分类:长篇  字数:1593  阅读: 123  评论:0条 推荐:0星

 

原来,赵云霞在食堂做账,听说苏家来闹,忙放下手头的事匆匆跑来。进办公楼见好些人挤在楼梯口望,上到二楼见不少人在听热闹,又听周涛在嘶喊,忙着挤上三楼,见几个外人强把周涛往会议室拽,便惊吼推开看热闹挡道的。这时听他声嘶力竭如被拖宰,心恨敢到局里打人?不虑安危冲进去见周涛被踢,奔撞苏桂琴,推开另几个,竖眉以对护住周涛。

苏桂琴与赵云霞,拔胸相向谁也不让,对恨一会儿‘咿呀’厮打,急得周涛跺脚说:“咱家显道神,你来干啥呀!又是谁递话?” 却只见,老的泼辣,嫩的凶野,混缠死打。周涛去拉被认参架,狠挨.几下苏洪亮和徒弟们那‘阴的阳的’,顿时痛得眯眼撇嘴蹦跳摸索。

任红医生挎诊箱来,见混乱场面吓了一跳,赶紧转叫孙大志们不要嘻笑来一起劝。

苏桂琴已衣衫不整,露出肥白的下腰,手提裤子恶脸相骂:“老疯婆子!老不要脸!死扯你姨的裤子?看不把你拔成秃鸡!”赵云霞披头散发擦嘴角说:“怪我没长眼,中午还打饭!”埋怨周涛说:“她打你就挨?对付下三滥,不用讲道理!”苏桂琴冲去又动手,众人拉挡好一阵乱,终将二人再次分开。

闹过这阵后,苏洪亮背老太太去医务室,任红拖赵云霞一块去。下楼时任红小声说:“赵会计?你这一掺和,是在帮倒忙。”赵云霞头发散乱怒气未消圆着眼说:“骂我老鸡婆?她是野婆娘。哼!”

任红再没说。

孙大志在会议室告诉苏桂琴:“她的外号叫‘粪婆’,是主任他老婆,一般不敢惹。”苏桂琴嗤鄙:“人臭外号臭,实在起得好。”孙大志解释:“你是不知道,八十年代前,城里大粪要人掏,那时周涛是环卫队的副队长,市级省级国级模范, 赵云霞是财会学校分来的,任队部办事员。嫁给周涛后,赞她是革命的‘粪婆’,这在当时算美喻。“

苏桂琴便‘若有所思’。

当大家再到三楼会议室坐下后,周涛把苗清泉和梁艳梅所犯错误及局里意见都讲了,最后他强调:“苗清泉的作风问题一再复发,局里慎重研究决定,不能分给他新房,终于把苏桂兰气病了。大家来想想,能给这种人分新房?群众又会怎么说?分是奖励犯错误。”苏桂琴听了非常吃惊,她一点不知姐姐家里有这事,虽想到了周主任在借故发挥做文章,但苏桂兰的婚姻危机还是把她镇住了,因此她便问:“为什么, 东绕西绕不早说?”周涛不屑的瞥她,轻轻地回答:“这种破事情,容易启齿吗?”

下午快下班时,问题没解决,反倒增了新问题。

周涛送到大门口,见姚大爷在收发室内哈腰招手,他就大声说:“车都出去了,没法送回老人家,辛苦你们了。”说完告辞转身就走,心里恨恨道:“找你苗清泉算总账!”

一行出了市环卫局,老太太问苏洪亮:“老大,老大,白来了?”苏桂琴心想不白来,抢着说:“反正以后不来了。”老太太问为个啥。苏桂琴笑说:“妈,‘天有不测风云’。纳福养身别多问。”苏洪亮解释:“妈,小妹说,你就不要再跑了。”老太太点头又摇头,被众人护着过马路。跟来的一位徒弟问:“师傅?要是没啥事,我们去南边搭公交?”得到同意后走了。


编辑点评:
对《第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