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历史 > 修建中巴友谊公路的记忆

修建中巴友谊公路的记忆  作者:卢平记

发表时间: 2019-08-29  分类:历史  字数:4342  阅读: 173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嵩县十四名同志在新疆部队复役期间受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命令到巴基斯坦援助修建中巴友谊公路,我经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当年十四名同志中的石永法同志,并了解了当年他们去巴基斯坦修建公路的简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嵩县十四名同志在新疆部队复役期间受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命令到巴基斯坦援助修建中巴友谊公路,我经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当年十四名同志中的石永法同志,并了解了当年他们去巴基斯坦修建公路的简要情况。

3.jpg

石永法小名石太平,生于1948年,家住嵩县库区乡望城岗大队东关村,1968年4月入伍,到新疆8272部队高炮团服役,他说和他一起来到新疆部队的还有嵩县的李学涛、马留圈、葛松亭、白云竹、王海法、王来发、路合法、路海堂、李孟夏、高千成、闫圪塔、裴安树、张献章共十四位,都分到了汽车班,1973年,我们接到了上级的命令,让我们到巴基斯坦援助修建公路,当时叫“中巴友谊公路”,据说中巴公路是亚洲公路网的组成部分,是中国通往巴基斯坦地区及南亚次大陆的交通要道。所以巴基斯坦方面和中国政府进行了接触,经过商讨签订了共同建设喀喇昆仑公路协议。这条公路在上世纪60年代第一期就开始修建了,我们是第二期工程,这条公路长达1224公里的喀喇昆仑公路,北起中国新疆城市喀什、穿越喀喇昆仑山脉、兴都库什山脉、帕米尔高原、喜马拉雅山脉西端,经过中巴边境口岸红其拉甫山口,至巴基斯坦北部城市塔科特,其中中国境内公路是416公里,巴基斯坦国境内是809公里,公路最低海拔1154米,最高海拔4733米,它被评为世界十大险峻公路,整条公路有主桥24座,小型桥梁70座,大小涵洞1700多个,经过中巴两万名建设者十余年的努力奋战,终于在1978年通了车。永法同志接着说,六十年代那是第一期工程,我们是第二期工程,大概是1973年上半年开工,有两个工程队,一个是桥梁支队有一千余人,另一个是我们的汽车支队,有一百多人,咱嵩县去的十四位全部在汽车支队,桥梁支队主要是在巴基斯坦架桥梁,汽车支队主要是从中国国内往返向巴基斯坦运送修路物资。虽说我们在部队,但在巴基斯坦要全部换成便装,因为中国在联合国宣布过,中国在国外没驻一兵一卒。所以有关部队的任何标志都不能透露,特别是信件,绝不能让外人发现我们是军人。  

1.jpg

巴基斯坦的首都是“拉瓦尔品地”,因为它相似伊斯兰教,以后又把首都改换成了“伊斯兰堡”,我们汽车支队也去过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兰堡”。我们在国内拉物资主要是到新疆的吐鲁番,当时是叫大河沿火车站,再送往巴基斯坦,在送的路途中来回要经过喀喇昆仑山,中间还要经过新江南江来回有二十多个站,因为喀喇昆仑山属于高原,所以大部分战士一到山上就有缺氧反应,似身体十分难受,但大家从没叫苦叫累过,因为我们是军人,是支援世界革命的,所以吃点苦受点累都没有怨言。有一次,我们车辆从国外回国拉修路物资,将近到了喀喇昆仑山顶,下起了大雪,车不能行走,我们只好下车挖雪行走,因为雪太厚,只能挖一段走一段,挖一段走一段。当时谁也不知道雪会下这么厚,大家都没带吃的东西,天已经黑了也没下去山,大家只好在车上过夜了,大家只好用皮大衣裹在身上取暖,当时车上加的都是一般的水,没加防冻液,还怕水箱上冻,晚上还得发动好几次车,正当我们在发动车时,突然我们的战友王来法同志因高山反应厉害,好像在说梦话的叫着我的小名:“太平,咱回去吧!”,我说:“咱咋回去呀!”,看到这种情况,大家都下车用喷灯把雪水烧开,一个战友又赶忙把自己从国外捎给国内战友的奶粉打开,哺了几勺让王来法喝下,一会他才慢慢的好起来,后来王来发说,我咋感谢你们来,我说可不用谢,我们要是遇到这种情况,你也会这样做的,捎奶粉的战友回国内给他的战友说,给您捎的奶粉,因救人半路让病号喝了点,国内的战友说没关系,救人要紧。

2.jpg

我们运送物资,难免也会遇到紧急情况,有一次我忘了是啥原因,我的车停在路边,我刚下车不到十分钟,突然从山上滚下了些石头,把我的车驾驶室和发动机盖都砸了个大坑,幸亏没有出现人员伤亡,战友们都吓了一跳,突然又下起大雨,从山上流下来了泥水和石头,挡住了去路无法通行,当时有一段公路大概是第一期修的公路,地基较低,最后是国内用了些船绑在一起,车辆才从上面通过,后来才听说从山上流下来泥水和石头叫泥石流,使我第一次见到了泥石流。

出国开车与国内开车也不一样,咱国内的交通规则是一切车辆和行人都是靠右行,可到巴基斯坦后,车辆和行人都是靠左行,所以开车一到国界分界线就得赶忙换过来,刚开始很不习惯,但时间长了慢慢就习惯了。刚到国外,在生活上也很不习惯,在咱国内主食以大米白面为主,在巴基斯坦基本上全是米,没有供应蔬菜,全是海带、粉条、脱水菜和干菜,吃时间长了,拉出来的大便都是黑色,实在受不了。后来我们回国内拉修路物资时顺便买些青菜带到国外,后来又自已种了些青菜,才慢慢改变了生活。有一次,我们几个战友在巴基斯坦境内挖了些韭菜回去吃,当地人看到了说,你们吃这干啥?我们这里的牛羊都不吃这东西,你们人还吃。

我们在国外虽然说生活不太习惯,工作比较艰苦,但国家给我们工资待遇还是不低的,国外我们一个月发津贴费三十陆元人民币,另再发肆元卢币,相当于二十元人民币,共计每月发伍拾陆元。在国内也按部队规定发给我们工资,国内平均每月发四十元左右,也就是说,我们出国这五年都是双工资,家中还享受着军属待遇。

当年我们不但在工资待遇上国家给予了关心和照顾,但在政治上也给予我们很大的荣誉,国家又派慰问团去巴基斯坦对我们这些援巴人员进行了慰问,并给我们送去了慰问品,慰问品有茶缸、笔记本、钢笔、毛巾,还有国务院中央军委给我们的慰问信,慰问品和慰问信到现在有些人还收藏着。我们这十几个战友聚会时,大家提起当年在巴基斯坦工作时的情形,大家都感到很兴奋,也很自豪,当别人听说我们当年去过巴基斯坦援助修过公路和看到国务院中央军委给我们的慰问信时,对我们都寄予很高的评价。

最后石永法同志说,我在部队干了十年,去援助巴基斯坦了五年,于1979年转业到了新疆地方工作,后又调回咱嵩县县政府、税务局工作,于2008年在税务局退休。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一晃几十年可过去了,但我每想起当年在巴基斯坦修公路的岁月时,还真是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根据石永法同志口述整理)



二O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


编辑点评:
对《修建中巴友谊公路的记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