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短篇小说 > 青蝇

青蝇  作者:素虎

发表时间: 2019-08-28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3848  阅读: 399  评论:0条 推荐:4星

“乖乖小情人,我不要活了!这货皮太厚了,竟敢侮辱我们苍蝇界,彻底颠覆我的生物观”  刚才还和蔼可亲,对那人啧啧称赞,对我耳提面命的太爷爷级老酋长无端暴吼一声。然后,奓起翅膀,身体后挫,六只老脚在
 

    “乖乖小情人,我不要活了!这货皮太厚了,竟敢侮辱我们苍蝇界,彻底颠覆我的生物观……”

   刚才还和蔼可亲,对那人啧啧称赞,对我耳提面命的太爷爷级老酋长无端暴吼一声。然后,奓起翅膀,身体后挫,六只老脚在圈犯人的栅栏上一弹,“嗡”的一声,像股褐发苍苍的肉弹朝被告那张满嘴喷粪的臭洞射去。临行,它浑浊前凸的复眼还悲壮而幽怨地回望了我一瞥,回望了玻璃窗外火热天穹下繁华的水泥森林一瞥。我正没心没肺地在栅栏上爬行,一边美美捧着自己的爪子饕餮,边吃边吐边拉,到处下蛆排卵。那营养丰富的爪子刚在四个法警坚挺的帽檐上攀援,在空气潮闷的法庭内部舞蹈,还沾满被告身上气味酸腐的病菌。此刻,我目瞪口呆,含着食物,傻大姐儿一般眼睁睁目送自己不知经几世渡劫而不死的老酋长失去理智,倚老卖老,豁出命去碰瓷儿。

   我和它同属节肢动物门、昆虫纲、双翅目、蝇科、家蝇种,我们生于垃圾,携带病毒,是人类最讨厌而亲密的朋友。人类咬牙切齿,想根除我们,可就像根除他们四处滋生的垃圾一样难。我体态轻盈,乖巧可人,自从在那个贴了封条的销金窟别墅肮脏旮旯由卵而蛆而蛹而蝇,就深受蝇界天山童姥般的酋长太爷爷的溺爱。在众多嘤嘤嗡嗡蜉蝣般生死的同类中,太爷爷最得意我这口,我们双宿双飞,遍游销金窟每个角落,遍游这座城市的美厨垃圾堆。我们散布花粉,传播病毒,一次次成功穿越咒骂、苍蝇拍、杀虫剂的火线。清晨起床,太爷爷正色说道:“乖乖小情人,我们苍蝇的寿命只有三十天,明天就是你我的大限之日。你怕吗?”

   我无语凝噎,大眼睛注满末日的忧伤。

   老酋长欢快而苍凉地笑起来:“这世界说起来是一套,做起来往往是另一套。我已摸索到其中长生不老的独门秘笈,我决定和你共享,创造我们永世的爱情,无穷的子孙……”

   我又惊又喜。太爷爷告诉我,苍蝇逐臭而生,而世间集脏臭之大成的莫过于贪官之心。此物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富含苍蝇所需,俗语“坏得都招苍蝇了”。食一口,延寿一纪,贪愈巨,效果愈佳,天山童姥级别的酋长,就是这么修炼出来的。就这样,逐着光亮和气味,按照指点,我驮着酋长飞行良久,潜进了这个庄严处所,销金窟的主人今天在此受审,会格外分泌出一种多巴胺,我们舔舐后将返老还童。我们赶到后,正好法庭辩论结束,审判长问栅栏里戴手铐坐着的那人:“贾公仆,你最后还有什么对法庭要说的吗?”

   我们驻足在审判席和旁听席之间的木栅栏上,兴致勃勃地打量着中间那人。我们眼睛处理闪光的速度达250赫兹,是人类的四倍,雷霆万钧,在我眼里只是一个慢动作。但见那人神情憔悴,头发花白零落,皱纹间残留的怨愤与不甘摇撼着面部神经。他嘶哑地“唔”了一声,锋利的目光一闪,又掩埋起来。他调整出官员作报告的坐姿,静默了几秒,像一面湖泊在吸纳周围眼睛的河流。太爷爷不禁赞叹:“好强的神经,好一副驴倒架不倒的气势。他是很有潜力的,虽然官不够大!我的眼光真的很棒!他身上分泌的有益物质,足可让我们重拾青春……”

   他徐徐发言:“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检察官,以及所有在座的先生们、女士们,大家好!感谢今天开庭,对我的错误进行审判。经过这次学习,使我更深刻认识到自己为人民工作中的不足。”全场骚动了一下,他置若罔闻,“我出生在一个群山环抱的山乡,那里山高、坡陡、谷深。那里四县一市都是国家级贫困县,年均人收入不足四百元。是党和国家的阳光雨露浇灌,是阿妈的含辛茹苦抚育,是小小少年的自强不息,使我走出大山,念完大学。是领导的关心,同志们的帮助,家庭的支持,才有了大山里我这第一个厅级干部,法学博士。我受命主政一方,报效乡土,振兴经济,决心让阿妈幸福吉祥,让孩子们露出笑脸……”

   法官打断他的发言:“贾公仆,你念的材料可以交给法庭。”

   他殷勤慌乱地点点头,却继续抢话。我对太爷爷说:“他在讨好,可心里又不服气。”太爷爷说:“有比他大的贪官还安然无恙,难怪如此。我倒是欣赏他这种能屈能伸的劲儿,对脾气。啊,他开始分泌多巴胺了,我们上去舔一口!”于是我们同时起飞,左右开弓在他脸上啃一口,又飞回原处,听他发言。

   “为了报效国家,我一心扑在工作上,在贫困山区一干就是十几年,并留下了一天不为人民服务就坐立不安的病根。我爱我的阿妈,可我不能公权私用,所以至今她还住在桥洞里,以拾荒为生。每当我看见阿妈衣衫破烂,在政府门外的垃圾箱里翻翻捡捡,我的五脏六腑都疼了!我爱我的妻子,坚持糟糠之妻不下堂。可想到城里还有那么多下岗工人,先天下之忧而忧,我让她光荣下岗,自谋生路,靠卖土鸡蛋、洋芋蛋蛋度日!我爱我的儿子,可因为我公而忘私,影响了孩子的教育,成长,使他染上了黄赌毒。他无依无靠,去企业上班,后学着做生意,吃尽了人间辛酸,后来又发生车祸,成了植物人,至今躺在医院里……”

   他的声音颤抖了!

   我热泪盈眶,歪在太爷爷肩头直抽搭:“多么有情有义的一个人呐!真是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我……”

   太爷爷充满醋劲地白了我一眼,一言不发,飞上去又来了几口,皱眉道:“味有点怪。”

   “所以,我针对公诉人的指控有不同见解!”他抬高声音,“说我官商勾结,接受权力寻租,出卖群众利益。其实我是为招商引资,搞活地方经济;接受好处,是为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是苦心培养他们知恩图报的传统美德;说我乱搞男女关系,生活糜烂,其实我是为栽培女干部、女老板、女个体工商者;说我猥亵幼女,其实是我关心下一代的实际行动,一切从娃娃抓起;说我通过儿子公司大肆敛财,为消灭罪证制造车祸杀人灭口,实际上是我铁面无私,大义灭亲……”我不抹眼泪了,惊讶地看着他。太爷爷幸灾乐祸地坏笑着,飞上去叮了他一口,又啐了出来。

   法官火了:“贾公仆,停止你的信口雌黄,颠倒黑白!”

   他也火了:“我什么级别,你什么级别?对人民公仆打击迫害,你们是谁的立场!”

   太爷爷顿足捶胸:“我瞎了眼咧,他咋是这样的货,心比我们苍蝇还肮脏,比老虎还狠毒。我怕啃了他产生副作用!”

   真的,我也想吐。也许,我又怀孕了。

   “贾公仆,你是否要推翻前面的犯罪事实?”

   “那是因为我不懂法、不学法……”

   “你一个法学博士不学法、不懂法?”

   “实话告诉你们吧,贪污腐败根本不应该入罪。贪腐是人的本性,社会的特质,政治的需要,人类前进的动力!奉劝你们不要螳臂挡车了,放眼全球,贪腐是无法根除的!”

   “不要狡辩了,现在我就代表人民行使权力,对你进行老虎苍蝇一起打!”

   他霍然站起,眼珠血红,惊得身后的四个法警一愣。

   “不要跟我提苍蝇!我不是苍蝇,我是社会精英!不要把我比作卑鄙、下流、肮脏、无脑的苍蝇,看我告你诽谤!听,权力的板块正在茫茫宇宙中漫漫撞击,欲望的大潮正在茫茫红尘中波耸浪涌!看,世界末日的滚滚车轮已时不我待,麻木愚昧的众生正等我们高贵少数的启蒙和唤醒……”

   太爷爷浑身发抖,结结巴巴,几乎站立不住,看来到了他修炼“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时限了。

   “乖乖小情人,我不要活了!这货皮太厚了,竟敢侮辱我们苍蝇界,彻底颠覆我的生物观……”他暴喝一声,像股褐发苍苍的肉弹,朝被告那张满嘴喷粪的臭洞射去。

   法庭上出现一阵骚动。人们发现被告忽然像发了癫痫,左扭右摇,挤眉弄眼。一只发了疯的苍蝇子弹般朝他叮叮当当乱撞,眼耳口鼻身都成了靶子,贾公仆像通了电一样要从栅栏里跳出来,被法警的几条铁臂紧紧扭住。一身伤痕、昏头涨脑的太爷爷并不罢休,此刻,它不再像碰瓷的滚刀肉,而像一个除暴安良的老英雄,它又一次吹起号角,爆着“撞死你这瘪犊子”的粗口,凌空狠命一头顶去。只听咕咚一声,贾公仆喉结滚动,将太爷爷活活吞下肚去。太爷爷肚腹为棺材,犹在里面吱吱轰鸣。贾公仆洋洋得意,咬牙狞笑!刀子样的目光,割向审判席,割向法警,又朝面前瘫软在栅栏上的我瞪视过来,像一团烈火要把我烤焦。他唔唔发出怪叫,从血盆大口里又伸出一颗头来,努力朝我猛扑,眼珠变得巨大、血红。

   原来他是一只虎皮苍蝇。

   法官拍案而起,声如警钟:“腐败分子贾公仆,不要丧心病狂,须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暗室欺心神目如电!人类的德行不会消失,人类的良知不会沦陷。贪腐是一种野蛮掠夺他人劳动成果的罪恶行为,将为每一个正直的社会成员所鄙弃!我们的人民,永远不会容忍你们的犯罪。因为我们的党,不会放弃自己高贵的信仰,伟大的理想,更不会背离自己的人民!我们古老文明的土地,正开放血汗浇灌的自由之花!现在我代表党和国家,要把你们膨胀的权力关进笼子,并加上不能腐、不敢腐、不愿腐的三把铁锁。反腐零容忍,对于你们这些祸国殃民的败类,将是狂飙天降,群丑星散。春雷一击,震撼四野!”

   他伸臂如剑:“法警,将腐败分子带下去!”

   镣铐丁当,惊得我夺门而逃。外面阳光灿烂,人流喧嚷,整座城市都在清除垃圾。我失魂落魄,仓皇飞行,默默呼喊太爷爷,今后,我的家在哪里呢?


编辑点评:
对《青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