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割草的岁月

割草的岁月  作者:高谦

发表时间: 2019-08-22  分类:散文  字数:1881  阅读: 842  评论:0条 推荐:4星

梦里萦绕,总想起儿时在农村割草的岁月,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画面是那样清晰,以至于让我终生难忘。我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出生于鲁中地区一个偏僻的农村。从我记事起,父亲在外参加工作,母亲一人在家操持家务
 

1.jpeg

梦里萦绕,总想起儿时在农村割草的岁月,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画面是那样清晰,以至于让我终生难忘。

我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出生于鲁中地区一个偏僻的农村。从我记事起,父亲在外参加工作,母亲一人在家操持家务,几乎天天有干不完的农活。不仅要照顾好老人、孩子的饮食起居,还要每天上坡下地干活,家里又有猪、鸡、羊等一大群家畜需要喂养。所以每天在劳动之余,母亲回家时,总会顺路捎回一部分诸如灰灰菜、荠菜、车前子给家禽食用。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为了减轻母亲负担,也能给她搭把帮手,常常在放学和暑假的日子里,与哥哥姐姐一道出去割草,给家畜食用。由于我的故乡地处平原,这里幅员辽阔土壤肥沃。每到春天,几阵春风一吹,几场春雨一下,各种野草就从土里如雨后春笋般地钻出来,铆足了劲儿地疯长,青翠欲滴铺满一切空地,这为我们割草创造了良好的外部条件。这不放学后,我们唱着不知名的歌儿,拿着磨好的镰刀,提着竹篮,如同快乐的小鸟蹦蹦跳跳来到了广袤无边的田野里,开始了割草的劳动。大家蹲下来,左手反握着一把草,右手把镰刀紧贴地面,往前推至草的位置,然后用力往回拉镰刀,杂草就瞬间仆倒,耳边就会传来“沙沙”的声音,倘若几个小朋友同时割草,就会听到一阵阵有节奏的“沙沙、沙沙......”声,听起来非常悦耳。割了一会儿,大家累了,便直起腰板,一股凉风吹来,衬衫已经湿透,贴在后背上,望着蓝天上悠远的白云,我们抹去额头上浸出的汗水,内心有一种成就感。当我们把割的草装满了提篮,一看时间还早,大家便像往常一样开始了快乐的游戏活动。有时候我们跑到水库岸边捡石片、瓦片蹲下来打水漂,欣赏那层层的涟漪;有时候我们躲到桥下、树下阴凉处打牌(扑克),即使争得面红耳赤也不会善甘罢休;有时候也做诸如:捉迷藏、踢毽子、跳方格、玩石子、跳大绳的游戏,真是活动一项接着一项,可谓乐此不疲无休无止,有时候玩兴正浓,早已经忘记了时间,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日落西山,天上星光点点,当我们乘着夜色走向回家的路程,母亲早已在村头一遍一遍呼唤着我的乳名,焦急的迎接着我们,见面还没有顾上训斥责骂,便心疼地把提篮拿在了自己手里,牵着我的手回家了。夏天割草,我们最怕遇到蛇,往往一不小心,“嗖”的一声从草丛里溜出一条蛇来,花花绿绿弯弯曲曲,吐着长长的舌信儿,煞是吓人。有时候也会遇到马蜂,那马蜂“嗡”地一声,密密麻麻地飞了起来,如同轰战机一样争相向我们进攻袭击,大家一看情况不妙,吓得抱头鼠窜心悸肉跳。有时候在割草的时候一不小心,也会割到手指,顿时鲜血直流疼痛万分。大家知道后,赶紧围拢过来,采用最土的办法,找来青青菜,掐下几片叶子,捏出汁液后敷在伤口处,不一会儿鲜血就止住了。当然在那割草的岁月里,我们也会惊喜不断。有时候遇到一堆熟透香甜可口的麻包蛋、野葡萄,打一顿牙祭;有时候,也会跑到庄稼地里找来玉米杆解馋,有的像甘蔗那样甜,至今回味难忘;有时候也会遇到一窝云雀蛋儿,或鹌鹑蛋儿,带回家让母亲帮着煮熟后吃点野味。最重要的是我们会挖到很多野菜,像荠菜、人青菜,麦苗菜、灰灰菜、马齿苋等。此时我会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提篮一角,回到家里拿出来交给母亲,母亲戴上老花镜,择净洗好,变着花样,给我们烙咸食、蒸干粮,做菜汤,改善了我们的童年生活。一个假期下来,我们割的草还真不少,在家中已经堆成了一小垛,有时候家禽吃不掉,我们会把它晒起来晾干,等到冬天的时候家禽慢慢食用。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之间割草的经历已经过了四十年了。我想现在的孩子,可能永远也无法理解我们那一辈人的童年生活。 虽说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再也不用像过去那样割草了。但是作为时代的印记,它却磨练了我的意志,锻炼了我的体魄,让我不怕吃苦,敢于正视困难,更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美好的幸福生活。


编辑点评:
对《割草的岁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