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问渠斋话

问渠斋话  作者:道不远人

发表时间: 2019-08-20  分类:记事  字数:1391  阅读: 271  评论:0条 推荐:4星

  问渠斋,顺子收藏之雅舍,设分店于寻山所。  已亥遁月,暑风清微,菡萏娇红。群友结伴云集,贺问渠斋新店开张。  问渠斋掩映在绿树红瓦之中。院外石墙环护,绿树荫蔽,甬路相衔。院内古旧石槽里铜钱草正是盛时,陶
 

寰俊鍥剧墖_20190820140645.jpg  问渠斋,顺子收藏之雅舍,设分店于寻山所。

  已亥遁月, 暑风清微,菡萏娇红。群友结伴云集,贺问渠斋新店开张。

  问渠斋掩映在绿树红瓦之中。院外石墙环护,绿树荫蔽,甬路相衔。院内古旧石槽里铜钱草正是盛时,陶缸里的睡莲花润如玉。清风徐来,微花低吟。一只被铁链栓住的大狗不时传来汪汪的叫声。动静相偕,为小院增添了生机。斋内字画、瓷器、玉器、文玩、文房清供等文物杂陈,古意盎然。斋主顺姐,温婉端庄,眉间柔而有定,眼光犀利,所收藏品其历史均历历罗列于胸中。至身斋中,如入时光逆旅, 透过藏品似是与历史对话。众群友每见一物,感时怀古,讶异之情溢于言表。

  墙东南一隅,张洗徵先生书写的一幅竖式中堂和一幅楹联吸引我目光。张洗瀓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五体皆攻, 师古,却不拘泥于古,尤以独具个性的行楷、行隶在本土书坛影响深远, 为众书家所景仰。此中堂和楹联正是人称“洗瀓体”的行楷。取颜之风骨,融合篆隶笔意,行笔洒脱,力透纸背,熔古铸今,自成风范。结体端庄,稳如磐石却不失灵动。上世纪70-80年代,洗瀓先生为本地众多知名的商场、大楼、名胜古迹等书写过店招或牌匾。后人学其者众,得形似却输其神韵,至今无人能出其右,可见先生功力之深厚。

  我亦是先生笔法的受益者。1990年左右,荣成市修立村碑,碑文正是洗瀓先生用行楷所书。为了学得先生的笔意,我与同学于深夜至制碑的工厂,用白纸铺陈于碑上,用铅笔一点点擦拭,拓得”墨迹”,事后描摹,用了几个夜晚的时间,将碑文全拓下来,装订成册,不时揣摩。1992年”四我杯”全国书法篆刻大赛上,我的书法作品获奖。今睹物思人,倍感先生可亲可敬,惜先生已经驾鹤西去,斯人远矣……

  嘉宴初启, 文史群友各扬所长。洗、切、穿、烤、煮、烹分工明确。门板相接为桌,置于闲置工棚下,虽无风亭水榭之清幽,却独具乡村野宅之雅趣。席间,英气横空,欢意浓甘,一咏一觞,足以畅述幽情,实乃亨嘉之会。会长桥梁(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理事、药剂师)自带久泡药酒,熬制轻身不老之神饮供诸友品尝,并宣布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荣成分会学习基地落成。

  古代文人隐士多择山而居,傍水而栖。盖因猿声鸟啼在耳,山光水色夺目矣。问渠斋远离尘嚣,隐于海风吹浪,气候宜人的寻山, 坐拥庭院,把酒临风,闲论岁月,实为养素之丘园也。

  余尝闻古之雅集多丝竹并奏,吟风弄月,诗文相和。今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荣成分会学习基地落于此,可谓收藏与文史完美契合。余仰慕座上鸿儒,均怀材抱器,辞赋史论,逸气殊健。酒酣耳热之时,或吟诵成文,或弹筝鼓缶,令人醉。

  问渠斋,虽处乡野,然有古玩可赏,有诗书可读,有佳茗可品,更有文史群友共谈笑,是为雅集之所。


编辑点评:
对《问渠斋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