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交公粮的记忆(建国七十周年征文)

交公粮的记忆(建国七十周年征文)  作者:天地粮人

发表时间: 2019-08-19  分类:记事  字数:1143  阅读: 276  评论:0条 推荐:4星

 

  十四岁那年,我第一次随父亲去交公粮。

  粮所在镇政府所在地,离我们村子有3公里距离。一大早,母亲就起床做好了早饭,我和父亲匆匆吃过,乘着天气凉爽,拉上装了小麦的架子车向粮所出发。

  那时候,集体土地刚刚分包到户,农民种粮积极性十分高涨,在“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宣传口号引导下,广大农民对给国家交公粮的态度十分积极:家家户户都将自家当年打下的最好小麦晒干扬净,存放起来。等到村里什么时候通知粮所开始收粮,就立即拉去上交。

  父亲拉的小麦自然也是经过母亲精心整理,我们家里最好的粮食。

  我和父亲来到粮所,本以为会到的最早,岂料,前面交粮的架子车已经一辆挨一辆排成了长龙。粮所工作人员说,今天全镇有两三个行政村的群众要来交粮。离这里远的一个村,不少人两三点钟就拉着粮食往粮所赶了。

  8点钟,粮所的人上班了,交粮的队伍开始慢慢地蠕动起来。

  交粮的人多车多,粮所验粮人员却不紧不慢,对每一袋小麦检验都十分仔细、认真。交粮人要事先将袋子上的口绳解开,检验人员用手抓起麦子,先看看色泽、籽粒饱满度。然后将几粒麦子放进嘴里上咬上一咬,大概是在判断粮食的干湿。末了,再拿起一根探粮杆,从粮袋底部提取一些小麦,看看上下质量是否一致。待检验合格后,才进入过磅、开票程序,最后由交粮人将粮食背进仓库内倒下。

  也有个别不符合质量要求的粮食被直接打回,还有的交粮人被告知,把粮食拉倒粮所后面的空地上通风晾晒。

  轮到我家交粮,已近中午。此时烈日当空,天气热的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父亲将三袋小麦从车上搬到验粮处,已汗流浃背。还好,粮食顺利通过检验,父亲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往仓库送粮时,父亲踩着铺在粮堆上的木板,踉踉跄跄地把麦子一直背到粮堆上部倒下。木板上散落的麦粒走起来非常光滑,父亲一不小心险些跌进麦堆里。

  走出粮所,我问父亲:“今天的麦子人家给咱多少钱?”父亲说:“交公粮是农民给国家应尽的义务,给啥钱?。”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20年多年后,我也成为了一名粮食人。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亲眼见证了农民交公粮的变迁:拉粮食的架子车逐步被机动三轮车或拖拉机替代,仓库入粮也全部实现了机械输送,再也不需要交粮者人搬肩扛出大力了。

  尤其令广大农民高兴的是,2006年,国家一举取消了农业税,上交了两千多年的公粮从那时画上了一个句号,成为了历史。

  农民感谢党的好政策,更为国家的繁荣富强而欢欣鼓舞。

  

  

编辑点评:
对《交公粮的记忆(建国七十周年征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