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八月韭花香

八月韭花香  作者:高谦

发表时间: 2019-08-18  分类:散文  字数:1590  阅读: 425  评论:0条 推荐:4星

又到了八月时节,走进故乡的韭菜地,千朵万朵洁白的韭花迎风怒放,一丛丛、一片片、一道道,一簇簇,近看似银,远看如雪,壮观得让人心驰神往。它独特的香气,引来成群结队的蜜蜂、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这微泛着
 

timg.jpg

又到了八月时节,走进故乡的韭菜地,千朵万朵洁白的韭花迎风怒放,一丛丛、一片片、一道道,一簇簇,近看似银,远看如雪,壮观得让人心驰神往。它独特的香气,引来成群结队的蜜蜂、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这微泛着韭菜的鲜香,又让我想起了味美爽口的韭花酱。

timg (1).jpg

   韭花酱是一种调味品,通常是韭菜花搭配其它配料做成的酱。韭花酱味甘性温,可温肾阳,强腰膝,有活血散淤、除胃热、解药毒的功效。另外韭菜花中的纤维素、蒜素含量较高,对防治便秘有益,还有一定杀菌作用,吃起来味道非常爽口。往昔农村老家,各家各户都要在每年秋天,采摘一些韭菜花腌点咸菜。并用韭菜花做成咸菜酱,我们叫它“韭花儿”。记得小时候,母亲在每年的八月时节,从自家韭菜地里,采摘那些一蓬攒聚在一块的花朵,为我们制作韭花酱吃。通常情况下,母亲把摘来的韭菜花洗干净,在太阳下晾晒好,此外还要准备大量的辣椒,炒上一把芝麻,外带少量食盐。第二天一大早,母亲把它端着到碾子边,先把韭花、辣椒、盐、芝麻等,一一倒上碾盘上摊均匀。然后由哥哥姐姐推动着石磙开始辗轧,在周而复始一圈一圈的滚动中,石磙发出咿咿呀呀有节奏的声响,我站在一旁兴奋地看着这温馨的场景。母亲也没有闲着,她拿把小笤帚,一手扶住磙子架,一手不停地把被磙子压挤到碾盘边缘的韭花扫到里面去。但见一朵朵洁白的韭花在辗轧过后,已经变成了碎碎的韭花泥,不多时碾子上也变成了翠绿色,磙子上也挂着一层厚厚的韭花酱,浓浓的香味弥漫着整条街巷中。我禁不住诱惑,不等母亲开始停下来清理,便拿着早已准备好的馒头,蘸着酱液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那带着咸味、辣味、香味清醇的馨香,真是好吃极了,至今仍在眼前回荡。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农村的机械化全面推广,故乡的石碾逐渐被淘汰了。以后制作韭花酱,母亲只好用蒜臼等工具捣碎,拌上适量食盐、生姜、青椒、料酒等,制作完成后,把捣成泥状的韭花儿装在透明的玻璃瓶中存放。此时不用说吃,你若看上一眼,那透出瓶壁的鲜绿也会惹得口水直流。韭花儿食用从秋天开始,如果足够多的话可以长年食用。吃的时候从瓶中挖一勺放到小碗里,倒上几滴小磨香油一调,可谓韭香四溢。若用筷头稍微蘸一点放入口中,再一咀嚼,一种舒心的香辣从舌根升起,直通鼻窍额头,整个口腔都会泛出浅浅的香辣。吃馒头可以蘸,吃面可以拌。可以做配菜,也可以充主菜,随食随取很是方便。若倒入手工面条的汤锅里,那香气飘荡在满屋都是,必定会赢得大家的交口称赞。 

现在,即使回到故乡再也吃不到正宗的韭花酱了。因为母亲早已到了耄耋之年,再也不能为我们进行制作了。每当想起韭花酱,就会想起故乡,想起母亲,想起儿时那艰苦带着温馨的岁月,或许那唇齿生香梦萦神绕回味悠长的韭花酱只能在记忆中追寻吧!


编辑点评:
对《八月韭花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