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二章

第二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08-15  分类:长篇  字数:1940  阅读: 196  评论:0条 推荐:0星

 

苏桂兰有点儿糊涂了,呆了一会儿气冲冲出来。到楼梯口听见喊,回头看是孙大志,从屋里探出半个身子招手要她去。进了屋苏桂兰问:“孙大炮,啥事?”孙大志搬来椅子让她坐,小声说:“你别再上当,周大头们巴不得你到处闹,全局知道了才好。”苏桂兰瞪眼问:“上他什么当?”孙大志鼓眼努睛说:“别急,千万别急!你人胖又有高血压,急会出毛病。”苏桂兰更急了,说:“你平时说事一炮一炮放,今天舌头打结了?快说。”孙大志察眼门外轻声说:“告诉你分房黑会咋开的。本来议程有三件,一是决定分房方案,二是新建垃圾堆放场,决定苗处长推荐的选址,三是把我调到技术处。这种例会按说只是走过场,前期工作早做了,只要没有特别情况,表态通过就行了,然后局办出文件。可是啊,可是啊,……,” 苏桂兰不耐烦地打断道:“婆婆妈妈,只听分房。”孙大志说:“正要说呢。可是周大头发言说,苗处长和梁艳梅的作风问题该有结论。这事本归党办管,他为什么在会上突然袭击?一是不满意局里作出不扩大影响的决定,想把人整臭。二是想争当刘老革命空出来的副局长,认为苗清泉是他最大的对手。局里都知道,郑书记推荐他,高局长推荐苗处长。会议改了方向,郑书记周大头他们要给苗处长党内警告,同时取消分房资格。明摆着是整人嘛?”苏桂兰大吃一惊问:“他俩不是早断了吗?”孙大志说:“周大头咬死说没断。”苏桂兰心里堵,半天不说话,孙大志又说啥半句没听清,天旋地转飘忽出去,脚下不稳赶紧扶住过道里的文件柜,眼前模糊影影绰绰,见人过来询问什么,可哪有气力听,腿下一软‘咚’地摔倒,奇怪竟不痛,人像悬在空气中,有数个人头张嘴叫,声音很遥远,使大劲也听不清,最后只好放弃努力,眼睛一闭掉进深渊,一直下落总不到底。

有人惊恐地跑去给医务室打电话,有人要抬。周涛跑来说:“不能乱动,快找坐垫,把头放舒服。孙大志拉开周涛说:“苏大姐有个三长两短,你周大头就是间接杀人,滚!”周涛问:“孙大炮,刚才对她说啥了?”孙大志吼:“说你狗日的,想当副局长,黑整人!”两人在楼道大吵,惊了二楼一楼的,纷纷上来看热闹,一时间大乱。

任红医生从医务室赶来检查后说血压高,要周主任派车把苏桂兰送市二门诊,这是专给市属机关工作人员看病的。孙大志背起苏桂兰下楼往车队跑,任红护着一气跑过篮球场、食堂、澡堂、惊了一路,问怎么了?孙大志气嘘嘘说:“被周大头气昏了。”就有热心肠的过来扶着一块跑。

车队小院冷冷清清,一点动静都没有,孙大志把人背进值班室问:“为什么一辆车都看不见?”值班的老严,放下报纸取花镜说:“最后一辆吉普车,李局坐走了。”又问:“谁呀?怎么了?”侧头来看。任红急问:“没车啦?”老严说:“都去市府听报告了。”孙大志就骂:“他妈的!一人坐一辆,为啥不能一块走?”老严说:“你是局办的,别来问我呀?”这时周涛气喘吁吁的跑来说:“赶紧去食堂,用买菜的车送。” 大家又往食堂跑。

食堂那辆买菜货车正等着,任医生先上驾驶室,大家七手八脚把昏迷不醒的苏桂兰搬上去,关门叫快走。司机发动车,轰几脚油门,发动机的响声很大,车尾冒出浓浓黑烟,“砰砰”两声熄火了。司机又打马达再踩油门,这回黑烟更大了,四周都是柴油味儿,终于‘突突’开动起来。孙大志松口气,累得想吐又呕不出,憋得泪满面,人散尽了还没缓,一人坐在地上难受。

车上大马路,凉风把苏桂兰吹醒了,她望着任红流泪说:“难受,活不了了。” 任红抱着说:“有我在,闭眼别说话,马上就到医院了。”

司机闪双灯,冲红灯,大喊车上有病人,加足油门拍打喇叭朝医院急驶。

周涛回到办公室,先给收发室打电话,通知苏桂兰已送医院,要求调整值班人员。他不看就知道,各办公室正热烈讨论发生的事,他还知道哪些人慷慨激昂,哪些人沉默观望。这是只有一百零四人的二级局,衙门小,多年的经验积累告诉他,遇到这种事,局领导又不在家,最好什么都别做,收集好各种有代表性的说法,等领导回来第一时间去汇报。

他把这事在脑子里面过了三遍。


编辑点评:
对《第二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