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从即日起,戒酒一个月

从即日起,戒酒一个月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 2019-08-13  分类:散文  字数:3346  阅读: 150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不喝不喝又喝了,喝着喝着又多了就在昨天晚上,和兵立哥一块,尽管兜里还揣着药片儿,又多了。拉又拉不走,拖又拖不动,看着晃晃悠悠叽叽歪歪的我,妻子气得照着屁股就给了两脚,“老李呀,长点记性吧!”“喝
 

 

不喝不喝又喝了,喝着喝着又多了……

就在昨天晚上,和兵立哥一块,尽管兜里还揣着药片儿,又多了。拉又拉不走,拖又拖不动,看着晃晃悠悠叽叽歪歪的我,妻子气得照着屁股就给了两脚,“老李呀,长点记性吧!”

 “喝不喝酒是人和野兽最大的区别”,这话是兵立哥说的,起初还以为这是他痛定思痛的反思,谁知没隔个半袋烟功夫,就发现是一句玩笑话:烟,照抽不误,吞云吐雾赛似神仙;酒,当然是白酒了,每每一见,眉开眼笑,伸开巴掌,就五七六八地吆喝起来,气势颇为雄壮。此刻大概早把头天喝多磕的头破血流的事儿抛到九霄云外了吧。

兵立哥大我两岁,性格豪爽,耿直仗义,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嘴一张,头一仰,甚是利落。常挂嘴边的一句话:“吸一辈子烟,烧一辈子手;喝一辈子酒,出一辈子丑。”

又是一个周末,兵立哥打来电话,邀我一起去回趟老家,车就在楼下。说实在话,我是真“怕”他,和他一块儿就没啥“好果子”,要么是他倒,要么就是我晕,这都成了多年“不变”。

俗话说“酒坏君子,水坏路,神仙也吃不了酒的够! ”大凡的男人都会沾点酒的,只不过是喝酒量气和把握火候因人而异。我也爱喝点酒,但属于“逢酒必醉”之人。由此,气得妻子捣着我的鼻子尖:“活脱脱‘酒疯子’”。

那天,我有些心有余悸地问他,“回去喝酒不?”

不喝!

真的不喝?

真的不喝!骗你是小狗。

……

见他又信誉旦旦,又实在拗不过,就下了楼。临出门,妻子还叮嘱“少喝酒,多吃菜”。兵立哥听了,更是拍着胸脯说:“放心吧,今儿回去有事,保证不喝一滴酒”。

爱喝酒的人说“不喝酒”,鬼才信呢。车子路过一个集镇,兵立哥一瞧见路旁有家卤肉店,就十急八慌地停车去买了一兜子肘子肉,边付账还边给老家里的表哥打电话“一块儿坐坐……”结果,可想而知,是一滴酒不喝,喝的可是一瓶酒呀!

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喝酒还是跟着兵立哥学的。我俩是同乡,又一个车皮拉去的同年兵,在连队睡的是铺挨铺。新兵连结束后,他分到了北京,我留在了湖南。后来,又都回到了洛阳工作,一路走来,喝了多少场酒,不记得,但清楚的是没有一场保持清醒的。说出来都丢人的,因为喝酒,我俩在马路边上睡过,还丢过自行车,丢过裤腰带……最丢人的“醉酒”是在他的婚礼上。

兵立哥结婚了,在老家里办事,我们几个战友去帮忙端盘子刷碗当跑堂。等客人走后,他神秘地从床底下整出了一箱“特供”白酒,说是多年的存货要酬劳一下大家。

要知道,那时我们喝的都十来块钱的酒,这种带着“特供”字样的通常是招呼“贵宾”的。一听说有好酒,我们个个是连走路都带着风。殊不知,迎接的将是翻江倒海的痛苦时光。

俗话说的好,“饮酒可成仙”。在酒精的刺激下,我们是推杯换盏觥筹交错,说话的分贝也提高许多,就连德高望众的老叔,也和我们一起光着膀子称兄道弟的吆喝起:“哥俩好呀,六六顺呀……”当然了,就不再追究是酒醉了人,还是人骗了酒,总之,很快酒劲儿就上来了。我和兵立哥相互掺扶着,身体也不受控制了,嘴里念念有词,嘟嘟囔囔。没走出家门,就一头栽下台阶,实实的摔在地上。记不清说了什么,醒来的时候,我俩是在村卫生所里躺着……瞧瞧,这都是啥事呀!

酒,虽说热烈香醇,是“精神之液,灵魂之饮”。有人说,白酒喝的是热烈,啤酒喝的是豪爽,红酒喝的是情调。喝酒有喝酒的不同,感觉也有感觉的不同。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欧阳公喝的不是酒,是文化。“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东坡先生喝出的是人生的激情豪迈。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大诗人王维喝出的是送别好友的悲凉。“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诗仙李白喝出的是人生中无可奈何的孤独。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曹公孟德喝出的是对人生无限的感慨。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三变先生喝出的是对红颜知己无比的眷念。

……

而让我说“酒是鬼孙,谁喝谁晕”。喝酒的人自然是话多,“只管说,不管听”是醉酒之人最率真的一面。失意者借酒浇愁发泄不满;得意者兴高采烈、得意忘形;醉酒者酒后失言,胡言乱语,颠三倒四;喝高者纵论天下,指点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人人都争先恐后地说,敢说的说了,不敢说的也敢说了,平时爱说的说了,平时不爱说的也说了,都在说,就是没有一个人在听。醒来后,个个都后悔呀!

人在酒场上最大的优点就是不长记性,“烟无益处,酒宜少喝”,这是先人们早已总结出来的养生之道,但一遇到了酒,全都忘了。诸多酒场上,最醉人的酒是喝朋友间的酒,没有功利,没有压力,喝起酒来见人心、见人性、见人情、见人品,感觉也总是自然、亲切、更身心投入、更无所顾忌。常常是老伙计们一见面,话还没说上两句,就是“感情深一口闷,感情厚喝不够;宁可胃上烂个洞,不叫感情裂条缝”,端起酒杯先干为敬,接着小杯换成中杯,中杯换大杯……“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乖乖,这样喝酒不醉才怪呢!

不过,还有一种酒也是挺醉人的,那就是工作中应酬喝的酒。熟悉的还好说些,但和不熟悉的人在一块喝,大家说的都是一些言不由衷、不着边际的话,明明是谁都不想参与但又不得不参与,一个个都不想喝,可一个个还得撑个面子去喝,喝少了显得不热情,还得编着各种理由端着杯子去劝酒,要不咋会有“若想把客人喝好,先把自己撂倒”,殊不知,酒一喝完,第二天谁也不认识谁,这种喝酒就和“瞎子摸像”差不多。

醒酒后才知醉酒的痛苦。酒,让我如今落下个胃肠疾病,多少沾点酒,肚子就要死要活地发胀。每次喝完酒回到家,躺在床上也不停地发誓:酒不是什么好玩意,今后必须戒,一定戒。可一上酒场,又经不起“只喝一杯”的诱惑,那铿锵有力的誓言早让酒味给吹得是东倒西歪,沉淀多年的酒气又一次让自己把持不住了。于是,一杯杯、一盏盏,又醉了。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从即日起,戒酒一个月,下个月再怼!


编辑点评:
对《从即日起,戒酒一个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