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杂记 > 退群之后的思考

退群之后的思考  作者:阳抒云

发表时间: 2019-08-12  分类:杂记  字数:9527  阅读: 364  评论:3条 推荐:3星

 

从一般意义上说,2019年8月10日是普通的一天,和364个其它的一天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但是我自己这天早上退出了两个微信群,回想退群的前前后后,值得记录,值得思考。

我退出的这两个群,都是老家的,一个是本县的作家协会群,一个是本县的历史协会群,进群时是相识的群主把我拉进去的。进这两个群的目的是想及时了解老家的有关信息,同时与为这两个群分享自己得到的有关信息。那个历史群不甚活跃,发言的不多,自己也是偶然进去浏览浏览。前几天忽然有个群名是“涧底孤松”者,发言说马L主义是屁话,中国共C党从一开始就可恨,人民养着共C党,共C党出卖民族和国家的利益,看到这样的发言,让我惊愕!我即反问对方,这一观点的根据是什么。对方说,马L主义就是流氓无赖,共C党的创始人就是出卖国家的罪人,是让蒙G分裂出去的祸首等等。我反驳说,先去学学马列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学学中国近代史再来卖弄吧。此时我稍有了解的另外一个群友发言说,和我辩论的对方是研究国际关系的博士,我的知识有局限性,言外之意是对方的观点是正确的,应该接受。在此期间,对方发了显然是网聊粘贴过来的大量污蔑抹黑马L主义共C党的信息。我即说,博士是自己所学领域的博士,不是所有领域的博士,马L主义和中国共C党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不是谁想否定就否定的了的,也不是谁想抹黑就能抹黑的。对方在理屈词穷的情况下,说他不是博士,只是想考博士。我说祝他考博成功,用知识改变命运,走上社会十年后再来看自己的观点合适不。对方说知识不一定改变命运,但可以拿去换钱。此番争论到此暂停。因为和群主还算熟悉,我就私信群主,说群里有人发一些污蔑马L主义共C党的信息,我觉得他们很过分。其实是想提醒群主加以管理,群主没有回应,当时我想群主可能是不想表露偏袒倾向吧,也没在意。

相隔一两天后,在群主同为一人的另一个本县作家协会群,有群友提及本县著名作家阎L科,我说阎的作品充满负能量,我不喜欢他的作品。不意竟像捅了马蜂窝,以群主为代表的一些群友,接二连三猛烈攻击我,捧那个作家为代表人民监督指导甚至指挥党如何做事的民意英雄,我越阐述我的理由和分析,他们就变本加厉,恨意满满。前一天有其他群友在群里转发了一篇分析批评那个作家的引起争议的长篇小说《炸裂志》的文章,当天早上我看到后,感觉该文作者分析的很深入,就转发了那篇文章,更想不到的是就是转发这么一篇文章,也引起群主大加鞭挞,说我是表面上说别人是充满负能量,但是爱看负能量云云,连篇累牍,不一而足。我质问:别人可以喜欢某个作家,我为什么不可以不喜欢?既然其他群友可以转发某一篇文章,我为什么不可以转发?既然自诩重视民议,标榜民主,追捧不同声音,我为什么不能发出不同声音?

其实在那个历史群里,某些人攻击马L主义,抹黑共C党的言论甚嚣尘上,不但没人反驳,甚至还有人附和的时候;在作家协会群,当我表露不喜欢某一位作家的作品负能量太多,遭到第一轮攻击时,我已经在考虑还有没有留在这两个群里的必要,并分别写了对这两个群感受和发问的两首诗,在不明就里再一次受到攻击的当天早上,我就毅然把我写的两首诗分别发到了那两个群里,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它们。

我发在那个历史协会群里的是:

     感 怀

 

故园有微群,

探讨史之韵,

闲来浏览之,

偶能遇高君。

群内忽有云,

马L属屁话,

共D乃可恨,

惊愕我之心!

污我久信仰,

辱吾党之恩,

本欲冷眼过,

可忍孰不忍。

他人可放言,

难道我无权?

愤起与之论,

互视牛与琴。

生性虽惧争,

亦难当聋人,

碰撞与交流,

获知诸君论。

虽说大千纷,

史事有本真,

捍卫久之志,

岂惧冬或春。 

 

我发在那个作家协会群的是:

吾  问

 

故地有微群,

探究写之本,

偶来浏览之,

常期遇高人。

 

他人言阎君,

我曰不喜认,

几多负能量,

系我曰之因。

 

不意惹蜂窝,

引来庇护人,

视之为豪杰,

拥其喊民音。

 

我亦民之一,

未觉代吾心,

你若欣代你,

你们是同心。

 

你爱我不诟,

我鄙你何恨?

你可放言爱,

我鄙何不允?

 

难道州官地,

不容点灯民?

敢问几之君,

剿我怡你心?

 

既标嗜民议,

排异何起劲?

问君得志否,

缘何嫉击人?

 

我言君来剿,

想拟君斥臣?

朝我发邪火,

助你步青云?

 

君若愤当下,

何因问你心,

莫仿叶公好,

慎与人争纷。

 

生性虽惧争,

岂甘当哑人,

维我言自由,

岂惧冬或春。

 

知己千杯少,

不投半句分,

既然无乐趣,

择时弃此群!

 

己弃或被踢,

悠然淡泊心,

不欺不被欺,

依然我之魂!

 

放弃那两个群之后,有那两个群的朋友加我为好友,表达对我放弃该群的支持。我把以上两首诗发到我的朋友圈里后,有很多朋友同样表示支持我。

这两天我在思考,批评甚至咒骂马L主义共C党毛泽东社会主义的和强烈强调民主的,可能是有这么两种人,一种是真心拥护者恨铁不成钢,希望它变得更好。对这类好心人,希望他们能够采用更加合适的方式方法。另一种是仇恨它甚至妄想推翻它,所以就不惜余力的诅咒丑化抹黑它。对这类人,就应该针锋相对。

让我疑惑的是,那些极端标榜自诩为强调民主者,他们自己可以恣意汪洋肆意嚣张的散布,对马L主义毛泽东思想共C党社会主义极力恶毒攻击,甚至是诅咒谩骂的信息,为什么容不得别人提出异议呢?细思极恐,原来这类人是为了打着民主的幌子,披着民主的外衣兜售自己的主张,并不是真正喜欢民主,在他们还无权无势的时候都这么独裁霸道,这类人如果主政一方甚至整个国度的时候,会霸道独裁成什么样子可想而知。走笔至此,想起我写的另一首诗:

            

赞歌与人话

 

”不为君王唱赞歌,

只为苍生说人话”

多少人标榜

多少人推崇

你可知道郭衣洞?

 

你真想

还是假想说人话,

还是为说而说

你确定你会说人话吗

你认为人们会认可你说的是人话吗

你真能说对吗

你真能说好吗

 

什么是赞歌

你是真心唱

还是你需要唱

又或想拿唱换点什么

君王愿听你唱吗

你真能唱对吗

你真能唱好吗

 

赞歌和人话

难道天然对立

或许可以兼得兼好

 

不管是赞歌还是人话

都需要说唱人出类拔萃

否则

你什么也不是

只能望着赞歌

或人话的项背兴叹

 

努力吧

不管是唱赞歌

还是说人话

不管是为了君王还是百姓

抑或为了

你自己

 

永远期冀

人话是人话

歌唱乃心音。

当此文形成后,准备发到我已在上面发出了70多篇文字的SAO花网时,捣鼓了很长时间也无法投稿,忽然想起这个网主和我退出的那两个微信群的群主是同一位,非常猥琐小人的猜想,是不是那一位网主设置了禁止我投稿呢?如果是那样,我就不是小人,也不猥琐。但愿不是那样!

好在现在资讯发达,可以发表文字的途径很多。





————————————————————————

编辑点评:

 如果说之前在群内的争论,是观点之争,看了你这篇文章后,简直有些鄙视你的为人了。

1.造谣生事

你攻击“涧底孤松”的那些话,基本上属于故意或理解能力低导致的造谣。比如你说涧底孤松说“人民养着共C党,共C党出卖民族和国家的利益”,他的原话如下:

1.jpg

看清楚了,涧底孤松这里并没有否定共产党的领导,首先肯定地说共产党必须是中国和中国人、中华民族的的共产党,后面说的是假设,“如果……”,他的观点是象李大钊、陈独秀那样分大力支持苏联分裂中国列蒙古,与汉奸无疑。——这话到你口里怎么成了“人民养着共C党,共C党出卖民族和国家的利益”这样一顶大帽子了呢?

你说你给群主反映后群主不作为,事实是,群主在你8月6号反映后的当天晚上,就对群内讨论政治内容进行的制止,此后涧底孤松停止发言。群主认为,作为一名学者,涧底孤松的所有发言中并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对共产党一直是支持的态度(如上发言抓图)。而且他在群主出面制止后,即停止相关讨论,故不应因此将其清理出群。

2.jpg


 你与群主的争论,发生在作协群,争论的焦点是从你对阎连科的批评引起,争论文学作品应不应该反映社会负面问题,这纯粹是文学的争鸣。你跟别人在另一个群的政治争论,群主不但未参与,还进行了制止,与在作协群的这场文学争论有毛关系?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不要混淆视听,妄扣帽子。你这顶反党大帽子,群主奉还。

你是自己主动退出两个群的,群主从未提出过让你退群或说过这类的话。你在扫花网一时无法投稿,可能是你自己网络,也可能是扫花网的一时故障导致。在作协群内,群主是正常和你讨论,没有鼓动别人参与,个别人对你的反驳,也只是不同意你的观点的正常争鸣,你在两个群内,并未受到有组织的围攻和迫害,200多个群友可作证明。群主也是普通人,有时候也会脑子一热,参与群内的辩论,辩论时也是普通群友一个,群主的观点,同样会面对多人反驳,但其从未因此动用群主权利踢过一个人。所以,你说群主专制这个锅,群主也不背。


2.先空着,

编辑点评:
对《退群之后的思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