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村前的小石坡

村前的小石坡  作者:周明海

发表时间: 2019-07-31  分类:散文  字数:1671  阅读: 413  评论:0条 推荐:4星

村前的小石坡周明海九皋镇位于嵩县东北部,境内方圆有四十五里白沙破,坡上多为蒿草不长的不毛之地,俗称“光秃子”坡。这些白沙坡为远古海洋沉积岩堆积而成,岩石裸露,土白、石白、山坡白,晴天里站在周围山顶上
 


九皋镇位于嵩县东北部,境内方圆有四十五里白沙破,坡上多为蒿草不长的不毛之地,俗称“光秃子”坡。这些白沙坡为远古海洋沉积岩堆积而成,岩石裸露,土白、石白、山坡白,晴天里站在周围山顶上俯视,犹如冰雪堆积,白茫茫一片。在沉积岩形成过程中,形成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动物形象石,海洋退去后,通过数亿年的风化,终成今天的狮子、猕猴、龟、象等奇石,形象逼真,活灵活现。在九店街东南面有两座山头,形状酷似坐狮,其大小、高低、天然一对,方向都为坐东南向西北,犹如豪门大院门前的两个石狮,被称为奇观。

我家就在石狮东北方向的小山沟里,进入山沟向上观看,沟垴的山坡上,有基本成型的猕猴多个,我老家居住的山村前面有龟形石一处,村人俗称石坡。从对面高处望石坡看,龟盖、龟蹆、龟头、龟脖、龟嘴清晰可见,并且是只活龟,头向小河边爬行饮水的龟。不知是风水先生有意而为,还是怎么的,也不知什么年代,在龟的脖子处安装有石碾一盘,在龟嘴的下面打深井一孔。脖子部分为黄土崖,其它部位全为石头。风水学认为,住龟形地的人长寿,历来我们村长寿之人多多,耄耋老人不断,短命夭折者几乎没有。我家婶子今年95岁,耳不聋,眼不花,生活能够自理,还可以下地拾柴做饭。这只乌龟是我们村的镇村之宝,多少年来护佑着全村的生灵,让村人平安健康。

九皋镇的石坡多为松软的沙石组成,村内龟形石的龟盖部分,却是坚硬如铁、光滑如洗的石头,村民可以在上面晒谷子、芝麻之类的粮食。石坡在那些一贫如洗的年代里,给村民带来了无穷的福利。20世纪60到70年代,村民住房都非常困难,拥挤是普遍现象,没地方住成了最大难题。夏秋时节,石坡就是村民栖息之处,每天晚饭后,男女老少拉领席就来到石坡上露宿,男人一处,女人一处,一防止蚊虫叮咬,二避免家里住房拥挤的窘状,还可以讲故事、天南海北聊,每家来客,主任也会将客人带到石坡与村民一同休息聊天。每年夏天,麦收结束,麦子需要晾晒,石坡就是最好的场所;秋季刨红薯时,生产队就会组织人员,把石坡按照全村人口多少划分成若干小块,然后抓阄让各家小户晒红薯片,晒出的红薯片,即干净又甘甜,出售时价格也会比其它地方的薯片高;每当说书艺人到村里演出时,只要不是寒冷的冬天、雨天,石坡就是说书场;平时村民晾晒被子、衣服都是在石坡上。不知何年何月,在石坡的边缘处,挖出两个大坑聚水让村民使用,一个用于淘粮食、饮牛,一个用于洗衣服、洗澡,多少年村民都能自觉分池使用。

石坡是一道风景线,是村人的精神寄托之处,更是村人的骄傲。站在坡顶,方圆10余里尽收眼底,东望嵩汝分界山-娘娘山,近在咫尺;南观九皋镇与饭坡镇界山-青龙山,清晰可见;西面可以看到嵩县、伊川界山-九皋山;北看老龙寨、石头部落犹如眼前。每年夏季,天上乌云密布时,能否降雨,降的是大雨还是连阴雨,只要站在石坡一望便知;每次雨后,村民会迅速上到石坡,远看彩虹,近观雨情。在石坡,也演绎了不少风花雪月故事,谁家的粮食被暴雨冲走了,谁家的衣服被大风卷丢了,谁洗澡喝污水了,谁与谁怎么怎么了,都会在这里交流,被传送多年。村人走到外地,也会自觉不自觉的夸奖石坡的美丽及好处,让人羡慕不已。

随着时代的发展,20世纪70年代后期,分田到户,村民自己调节农作物种植及收割时间,石坡再也不用生产队划分了;1993年,村民整体搬迁至河边,远离了石坡,加之住宿条件改善宽裕了,家里购置了电风扇、空调,不怕蚊虫叮咬,再也不用到石坡睡觉;过去夏秋时节每到夜晚沸腾的石坡,变得寂寞了,石坡辉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每当我回到村子时,总要抽出时间,到石坡躇立良久,回味石坡的过去,Ade,我儿时的石坡哪里去了?


编辑点评:
对《村前的小石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