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短篇小说 > 受害者

受害者  作者:魏铁庄

发表时间: 2019-07-29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4762  阅读: 473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一天渐渐黑了下来,只听见车窗外呼啸的北风,在不停地拍打着急驶中轿车的玻璃。车内放着“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的歌曲。王振林在专心地驾驶,妻子爱珍上身斜靠在椅背上,两眼微闭地欣赏着音乐。车子的速度不是很快
 

   一  

天渐渐黑了下来,只听见车窗外呼啸的北风,在不停地拍打着急驶中轿车的玻璃。车内放着“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的歌曲。王振林在专心地驾驶,妻子爱珍上身斜靠在椅背上,两眼微闭地欣赏着音乐。车子的速度不是很快,因为再有十几分钟就能到家了,年关时节,图个平安顺心。王振林在山高县物资局副局长的位子上,稳稳地坐了十年。不出意外的话,过罢年有望坐上物资局的第一把交椅。上礼拜三,在省城同学会上,听说张局长要到市城市管理局当局长。今年不足四十岁的王振林和张局长混得亲兄弟似的。张局长家的大事小情王振林都了然于胸,安排得井井有条,紊而不乱。更让张局放心的是,局里的人员安排,物资调配,上情下达,基层声音振林都会让张局点头称赞。昨天,张局让振林今天上午去他一趟有要事相商,不然振林也早回家准备过年了。

隧道内,顶上两排吊灯呈弓样把隧道内点缀得灯火通明。一个急刹车,刺耳地橡皮磨擦着水泥路面干躁的“滋滋”声冲入正在昏昏欲睡状态下的爱珍的耳朵中,她睁开惺松的双眼。爱珍说:“咋会事?”振林用右手的中指指了指自己的车前。爱珍说,下去看看!爱珍是个急性子。她边说边要打开车门,被振林的右胳膊拦住了。爱珍说,你咋不让下车呢?振林朝前方瞅了瞅说:对面来车了。两道强光直冲车内的振林和爱珍。过了片刻,他们两人才又恢复了视觉,慢慢地打开车门朝车前十余米外走去。一辆电动车,斜斜地躺在右道上,车上的挡风板的塑料碎片,开花似的散落一地,电动车大灯的光柱打在隧道上方,机器依然轰轰作响,尽管声音不大。电动车的左前方一米处,倒了一个老汉,年令要有六十五岁以上,他头部紧靠路沿,脸部上纵横地在淌着血。电动车右后方倒着一个妇女,看穿的衣服也像五十六岁了。在特殊情况下,振林冷静振定,他已从爱珍的表情中看出女人的胆怯,爱珍没有了平日里的强势。振林对爱珍说:“不要怕,你在这稍等,我到隧道外报警,救人要紧。”

20分钟后,山南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赶到了,医生和护士以专业的精干技术给两个老人做了紧急处理后,将两个老人拉走了……

                           二

正月初一。振林正和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午饭时,他家的大铁门发出刺耳的咣咣咣声。开门,映入振林眼中的是,门外有四个小伙子,个个都是凶神恶煞样。在最前边的小伙子,肚子大大的,额上发际高高的,声音高八度样怒气冲冲地问道:“你就是王振林?妈那个比,你让我们找了几天?你开车碰死人,掏两千块就行了,这两天还把手机也关机了!”

振林一听,赶紧说道:“兄弟,你听我说。那两个老人,真不是我碰倒的。你们可以去公安机关问个明白。”

这时,中间有个个子高高的,且瘦瘦的样子,说话稍有结巴。他断断续续地说道:“不是你,哪――哪――是谁?不――是――你,你为啥报警?不――是――你,你为啥还掏钱?”

“真不是我!我是处于那时情况紧急,两个老人身上一无手机,二无身份证,医生们让我去办个入院手续。”

“你妈那个比,说得比唱的还好听。不是你碰的,你会去?你的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进水啦?”

“哥,不和他说了,打!”那个冲在前面的肚子大大的小伙子,手起棍落,只听霹雳哗啦,振林家正屋客厅墙上的大屏电视碎成几片,玻璃渣子落在长方型的不锈钢盘子里,两物撞击,发出极不好听的声音。

“住手!”铿锵有力地一声,震住所有在场的人。众人回首,只见门口站了两个公安民警。

“你们跟我们到所里走一趟。”

                           三

山南县龙潭乡派出所座落在龙潭乡的西北角,是一座坐北朝南的五间头平房,主房的左边是一座三间的平房,紧挨着是一个大门,双门是不锈钢材质,在阳光的照耀下,煜煜生辉。大门的上方有一个略低于墙面的长方型墙面牌子,底色白色的,“执法为民”几个大字在底色映衬下,格外醒目。主房的右边紧靠主房的地方有一棵大柏树,树下有一个乒乓球台,靠乒乓球台外是一个车库。

两个只穿衬衣的高个子民警在打乒乓球。只见小小的乒乓球,在二人中间来回穿梭,忽高忽低,他们二人忽而跳跃,忽而奔跑,唯恐失手了,让对方有机可乘,使出杀手剑耒个回马枪,以精堪的球技压倒对手,使对手苦无还手之力。

“高所长,打得好!”一声喝彩,惊醒了酣战之中的两个打球人。他们收拍停战,一齐走向进来的这个人。

“老同学,初五还没过,你可接案子了。”高所长洗过脸后,用雪白的毛巾擦着脸说道。

“还不是大年二十九晚上,在分水岭隧道碰死人的案子。死者家属把王振林告到法院,非讨个公道不可。我来了解一下那天晚上的具体情况。”

高所长给老同学李晓锋倒了一杯开水,用小木勺子弄了点纸筒里碧绿碧绿的茶叶放入玻璃杯中,但见那茶叶遇水,瞬间舒展开来上下舞动,煞是好看。李晓锋坐在高雅杰的对面。

“雅杰,说说那天晚上你们出警情况。”

“我们到现场时,只见医生和护士往救护车上抬人,王振林副局长也在帮忙。等救护车开走后,我们只是在现场拍了几张照片。从现场的情况看,电动车倒地距王副局长的车足有15米。这个案子还在调查之中。如果有新的情况,我立刻告诉你。”

                           四

过了正月初七,朝九晚五的人们都又走上正常轨道,开始了“吃饭上班,下班吃饭”模式生活。县物资局会议室,冷冷清清。王振林瘫坐在沙发上,回想着几天来局里的变化,眼看着一次升职机会,并且是很有希望的,却被这次碰车风波击得七崩八裂,升职的梦想真像孩子玩得肥皂泡一样五彩斑澜,转眼间化为乌有。王振林实实在在地体验了一次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他听到了众人的斥责的声音,看到平日里没有的冷冷的面孔。

男人嘛,敢做敢当,既然碰倒了老人,都要担起应担的责任;不是自己碰倒了老人,干嘛也追到医院去交押金。不是自己干的,为啥还关了两天手机。

王振林越想越气,越想越窝囊。他努力平衡着自己的情绪,悻悻地离开物资局大院,毫无目的地在神马大道上,任南来北往的车辆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任热讽冷潮的目光之剑袭击而来。

                       五

王振林也不知用了多少时间从单位挪到家,他很吃力地上到三楼,用钥匙打开门,往软皮沙发里重重地一挺,倒了下去。三天前,被撞老人的孩子们来到这里,又是哭又是闹,还扬言今天不付款,他们就赖在这里不走,甚至还要把老人的尸体抬到这里。妻子经历了正月初一的怒砸电视,经历了他们来要老人住院费的每一个细节,今天又披麻戴孝的闯入客厅,索要老人的安葬费。妻子领着孩子回娘家了。后来在小区管理处的协调下,由王振林先垫付一个老人住院费和另一个老人的安葬费共计二十万元,待公安机关调查出真相了,再协商双方的细节之事。王振林和爱珍受尽委屈和无奈,为了家庭有个暂时的清静期,他俩人忍气吞声地向亲朋好友借了二十万,由小区管理处的干部交给]对方。

王振林躺在沙发上,思来想去。当天晚上,绕一绕过去,不去打报警电话,不打120,不引火上身,何致于今年春节过个窝窝囊囊,劳民伤财,怪好的升职机会也被搅得乱七八糟,家庭生活也被搅得五烟瘴气。

王振林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浑身上下,前前后后,哪个地方也不得劲,闭上眼睡吧,却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我王振林,没干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老话说: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我的冤屈会大白于天下。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交通肇事案,王振林败诉。王振林赔偿在事故中伤亡老人的安葬费及还在住院老人的一切费用。

                        六

省城日报上以《谁是受害者》为题,专版报道了这场官事审理的全部过程,同时又发了几张相关图片,目的是让大家看后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这个带有共性的问题,像一个石头扔到湖水中,在这社会上掀起一个道德的浪花。一个星期后,报社收到一个读者打来的电话称,王振林才是受害者。《省城日报》成立新闻调查小组到达山高县,在山高县宣传部、公安局、政法委的协调下,见到了这个热心读者。这个热心读者叫杨政刚,和王振林是邻村。高中毕业后到外省上大学了,后来在太原市检查院上班,再到后来娶妻生子不经常回来。前不久他在《省城日报》上看到了王振林肇事案,才想起那天他回家接老母亲返回途中,好像碰见过王振林。为了慎重行事,他将行车记录仪,放了十几遍,确认骑车老人是先摔到的,王振林下车走了七步才到老人跟前……


编辑点评:
对《受害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