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九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07-29  分类:长篇  字数:1412  阅读: 320  评论:0条 推荐:0星

 

大娘娘歉视王国华,以示不恭然后说:“咱西县一般的堤段,为了省料又省时,一层土,一层玉米高粱竿,层层都压实。怕雨冲刷表面种草,堤上不许放牛羊,每十五米种棵树,常年僱值守。草堤工本五分之一于砖堤,工期只有三分之一。”

“低洼处,积成塘,良田占,费税难?” 赵纯朴边看小本边问道。大娘娘答说:“因疏浚湖塘需开渠,占用非淹户粮田,历来广召拒,县衙也无法。俺儿宋文虎,强修疏渠传为匪,至今仍有憾。人争水,人斗人,县与县,因水战,请许号山局长来讲吧。” 许号山立即接过话:“号山想对赵副县长来倾诉。

”不想让我听?还,还倾诉?要把心中藏着的话,全部统统讲出吧?难道我李成义当县长,你建设局长怀才难展?所以灰心失意了?” 李成义瞪眼气呼呼质问许号山。

赵纯朴原在省公路局长的任上,烦惯这种大炮筒,占理自觉比天大,顾事不顾人,不睬及其他,谓之官场‘大叫驴‘。毕竟老熟于官场,谁的话也不去接,也不能够接。他问大娘娘:“听说堤边竖了碑,这是咋回事?” 找了个假问题转,转移了方向,冲突没爆发。 大娘娘说:“昭告民众以期不忘。”

“是哪年?”

“光绪二十七年立,但事出头年。二十六年秋初,大雨七日洪水决堤,洼地积潦汪洋一片。灾民自救放水归河。渠经临县起争斗,均死伤。西县知县杨某,与临力争始终难同,无奈禀明府。后知府亲率两县同勘,拟定排渠之地收官。朝廷奏准后,赐名‘同仁渠’,两县境内所占之地租捐永免。俺家祖上为感皇恩特立此碑,此后若干年,修祚没有断。此渠功德无量啊。”

“有意思,长学问。请再讲,纯朴恭听。” 赵纯朴斜眼李成义,见他右掌撑头,胖脸愁眉不展,正朝别处独闷气。便又轻笑说:“请县长讲?”

李成义头不转,眼不看,摆手表示不想讲。 赵纯朴问许号山:“你得罪县长了,应该悔过吧?咱们同衙共事,不该一团和气?”

“俺没半点想得罪县长,只想找人一吐为快。不过李县长,遇事打太极拳,不知他为难啥?”

“看看看?还得罪。打太极,和稀泥,那是县长讲和睦,那是难取舍,困难重重啊?算了算了!你政治操切不成熟。”

李成义愤道:“哼,哼哼哼!”

“大娘娘还是你来说。” 赵纯朴起身给李成义和许号山分别续上水,示意大娘娘加水,见她摆头,才又坐下。


编辑点评:
对《第八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