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游记 > 一路向西:翻越秦岭

一路向西:翻越秦岭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 2019-07-18  分类:游记  字数:2746  阅读: 291  评论:0条 推荐:4星

2019年7月3日,是个晴朗的日子,有风无雨。携妻儿和好友安子一家,驱车驶离洛阳城一路向西,开启了自驾旅行的美好记忆。因是清晨,高速公路上来往的车辆还不多,在欢快的《带你去旅行》音乐中,车子疾速穿行,如电
 

2019年7月3日,是个晴朗的日子,有风无雨。

携妻儿和好友安子一家,驱车驶离洛阳城一路向西,开启了自驾旅行的美好记忆。

因是清晨,高速公路上来往的车辆还不多,在欢快的《带你去旅行》音乐中,车子疾速穿行,如电似风。

从洛阳出发至成都,秦岭是必经之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对于翻越秦岭,我还是有些发怵。秦岭的险峻,我早有耳闻,也曾听朋友们说过,在这条蜀国古道上,因弯多坡陡路狭,翻车事故屡见不鲜,雨雪阻隔时有发生。路上尽管车子很平衡地行驶着,但心儿仍揪成一团,一遍遍叮咛着,大不了在山中住上一晚,“安全第一,不要考虑速度”。

经过一个上午的疾驰,秦岭切切实实的进入了视野之中。只见两侧山峦逶迤迎客进,树木婆娑扑面来。嶙峋多姿的山崖、陡壁、奇峰、怪石,以及盛夏疯长的草木,谷底奔腾的溪流,匆匆闪动而过,被飞车远远的抛向后边。

秦岭山脉早在先秦时代被称为“南山”或“终南山”。《山海经》中的《南山经》清楚地描述了“南山”的地理概况。从气候上讲,南北气流在此交汇。秦岭以南属亚热带气候,自然条件为南方型,而秦岭以北属暖温带气候,则为北方型。秦岭就象一堵“挡风墙”阻止冬季冷空气南下,拦截夏季东南季风的北上。因而,秦岭也成了中国地理上最重要的南北分界线。上午还是穿着短袖,而此刻又不得不套上外罩,从车窗外飘进来的空气,似乎和夏天无关,夏天又似乎被隔离在峪口之外了。

山,一重又一重;隧道,一个又一个;高架桥,一座又一座。整整一个下午,几乎都一直在秦岭的崇山峻岭中穿行,出了隧道就是高架桥,下了高架桥就进隧道。穿行在这重迭的山间,我耳边也一次次回荡地唐代大诗人韩愈那低沉愤激的声音:“……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早先读这首诗时,还自以为理解了其中含义,但今日在这崇山峻岭中重温,我眼泪都差点儿流出来了。没到过秦岭,又怎能体会1200年前的翻秦岭的艰险呢?

秦岭山脉的突兀、强悍、崎岖、险峻,与以往去过的泰山、庐山的感觉完全不同。虽说“大山里孩子惯看山”,但真切地直面这横亘东西,连绵不绝的秦岭,给我的感觉仍完全是一种“云横秦岭”的险感。

秦岭最高点在太白山,这里最有名的叫六月积雪。瀑布挂在陡峭的岩石上,岩石生长在茂盛的森林间,有险绝高峻的山峦,郁郁葱葱的树木,还有飞流直下的瀑布,将秦岭的险、幽、奇集聚一身,且相对于华山来说,又不至于太过险峻。

走出山谷,蓦然眼前一亮,豁然开朗,啊!原来走出山了。山越来越低,温度立即高了起来,呈现眼前的则是一马平川的关中平原。此时,顿觉心旷神怡。再回望身后的群山,已越来越远了。

这里的山势缓和,不像北边奇险峻秀,放眼眺望,翠碧荡漾的田野,景色迷人,峰连峰,岭接岭,浓雾缭绕,一个个扑面而来的美景仍难以用文字描述,给人仿佛置身于仙境的感觉,只有深入其中的才能读懂。

车速也慢了下来,此时我们也注意到,在云雾缭绕的山峦之间,还或躺或卧着大大小小的村庄,有建在半山腰上的三、两座土坯房,也有几栋楼房的小镇。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生活的?也不知道当远离繁华、远离工业文明,他们是否会感到寂寞,特别是半山腰那几栋土坯房里的人们,又是怎样度过漫漫长夜?别说进一趟城了,即使是上山下山,或许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吧。从他们居住的环境和条件来看,估计都不太富裕,因为一些很陡的斜坡上也都种植着玉米等,显然他们大多是靠务农为生。在缺少耕地的情况下,他们的生活或许更为艰辛不易。

秦岭脚下有一个叫龙潭沟的地方,那是一个绿色和水的世界。传说当初东海龙王的女儿迷恋这里的水和风光,常飞临凡间到此洗浴,因而当地人称这里为龙潭,也称为龙潭泉,是洛河的源头。

洛河,古称雒水,是洛阳的母亲河。因是从小吃着洛河水长大的孩子,很多年前我就曾萌生了到源头去看看的念想。当天下午,在服务区休息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搜索出当地的旅游宣传片,从中来浏览了龙潭沟美景——且不必说满目青山绿照眼,入耳尽闻流泉声,也不必说脚下溪流潺湲,灌木等身,蒿草没人,野花惹眼。单单偶尔从树影林隙间传来几声不知名的小鸟鸣叫,就足于显得谷幽林深,恰似古人“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诗句中描写的人间仙境。在这段不到3分钟的光影中,我的心依然醉了。它让我旅途中所有的疲劳顿时烟消云散,代之为一种对生命的感悟,对灵魂的洗炼,对世俗的超然和洒脱,心中只剩下对自然的敬仰、倾慕、热爱和崇拜。

途中路过一个小县城,这里大多数地方依然保持着原生态,没有随处可见的酒店饭馆、亭楼庙宇,也没有扛着小旗、举着大喇叭的导游,有的是鸟儿的啼鸣和溪水流淌,或风吹过树林的声音,是真正的自然。 小城依山谷而建,因这里栖息着受国家重点保护的大熊猫、朱鹮、金丝猴、娃娃鱼等珍稀物种,所以这一带工业发展受到严格限制,据说是秦岭深处的“香格里拉”。

青山绿水,小桥流水人家,只是那么惊鸿一瞥,我的心便被留下了。但由于要赶路,遗憾的是未能与之近距离接触。以致于车子行驶很远很远了,耳边仍能听到那从石缝中淙淙流过的溪流,如泣如诉、如铃如歌,既像一位风情万种的怨妇在幽幽地哽咽诉说,又像一挂风铃在微风中轻轻地晃动吟唱,使人感到神秘而向往,顿生一饱眼福的满怀期待。我想,将来如果有条件了,每年能在这里小住几天,远离喧嚣,岂不快哉!

一路走一路惊叹一路感慨。或许生活就需要一些遗憾,唯留遗憾,才有想念!想到此,心中也就多了一些释然。


编辑点评:
对《一路向西:翻越秦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