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归途

归途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19-07-17  分类:随笔  字数:2428  阅读: 115  评论:0条 推荐:4星

 

站在天桥上,望着数列横卧的火车,心中感叹:像极了蓄势待发的巨龙,一旦腾飞,纵横四海!

落日的余晖,碎金般随意撒播在车顶、铁轨及其远处延伸的车厢和行色匆匆的旅客身上,漾动着希望,播撒着活力。

落日,洛阳!暗合着一个时辰,却隐喻着一种极致的美。当夕阳用瑰丽的色彩来渲染迷人的天象时,有谁不在心中去描绘自己那期许中的幻想呢?何况那极其暧昧又极俱诱惑。

暑期时日,该是“候鸟”迁徙的季节,开心的孩子紧随着大人们也大包小包的扛起行李,快乐的与家人团聚了。社会的聚变,使得家庭的空间无限大了起来,东南西北的离合让亲情动荡不已,人们努力生存的同时,也在经受着心灵的煎熬,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乃至亲朋好友时时刻刻都在分离与团聚中纠结着,每每看到揪心的离别场面,我都忍俊不禁,心中淌泪。

又是归途!尽管明白几天的时辰很短,短到一眨眼就过去了,可真正到了离开的时候心中还是充满失落。家,竟成了客居之处;异乡,倒成了久居之所。本末倒置,既让人可笑,又让人无奈。

第一个登上卧铺车厢,使得自己有充足的空间和时间来放置随身携带的行李。拿出旅途所用物品,便在通道内的临时座椅上坐了下来。悠闲的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流,顺便也平复一下自己的心境。

“要到上海去么?”突然听到有人询问,我禁不住收回愣神,但见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笑眯眯的打着招呼。

“哦,对!您老是?”我不确定的询问,是因为老人家不像有同伴,在这炎炎暑日,自然与叽叽喳喳的一群少年不同是去探亲团聚。

“玩呢!已经出来十几天了!”老人自得的回答。

“一个人?这大热的天?”我愈发的惊异。

“哈哈哈!在西宁的时候当地人也这么说,我来的不是时候,可看到雪山和青海湖,我感觉还是值了!我是广西的,从来没有见到过雪,从南宁到西宁,也算差不多横穿整个中国!”

“您老高寿?”我颇为羡慕老人家行走天涯的豪情,同时也忍不住好奇。

“过七十了!年轻时走南闯北的做生意,临老了还是喜欢到处转转!”他颇为感叹的说。

“特羡慕您的生活方式!”我毫不掩饰自己的向往。

“可不!我的几个老哥们也是这样说,可他们要不是身体不好,要不就是家人拖累,或者是手里缺钱,看到我一年出来几次,甚是眼羡!”

老人是健谈的,述说着自己的故事,也讲演着社会新闻,显得乐观知足,又充溢着幸福。

“一次出去游玩,在火车上遇到一对大学教授夫妇,言谈中不客气的教训我:少年不用功!言外之意是看到我的不着调生活。诚然,人家确实过得好,无论言谈举止抑或衣着打扮,着实高人一等。可这并不意味着我的人生失败,想当年要不是国民党家属的拖累,我也可以上大学,也许和他们一样!可命运就那么奇怪,我也只有做生意这条路了!我儿子倒是上了大学,可在南宁买房不还得我出钱,尽管平时他也人前人后衣冠楚楚,但缺的依然是钱。所以,人的贵贱不在于地位,也不在金钱,而在于自己的价值,于亲人,于社会有用即可!”老人的侃侃而谈令我侧目,我想象着他目前的装扮和那对教授夫妇的对比,自然人家是胜出的。知识分子的那份清冷,大都在文学里被刻画的入木三分。而有钱的知识分子更是骨傲如山,非常人所能及。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环境,做自个开心的事,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自然毫无差别了,毕竟幸福的字眼都是一样的,只是感觉深度不一样,感受的方式也各不相同。

“洛阳有什么好玩的!”老人话题一转,探究的问。

“多了去了!”说及家乡,我如数家珍。虽然好多地方我都是道听途说,不曾真的去过:“耳熟能详的如龙门石窟、关帝庙、白马寺,还有闻名中外的黄河小浪底水库,体现古都色彩的博物馆,而且白云山、鸡冠洞,虽不及你们的桂林山水,可也另有一番韵味……如果你来的巧的话,四月的牡丹花会能让你大饱眼福!”

家乡的美,不仅仅在眼中,也不仅仅在话里,而是生根在心内!故而,说及的时候,方能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气象上有个常识,那就是夕阳的绚丽昭示着来日的艳阳高照,同样家乡洛阳的明天会更加灿烂,更加美好。这与其说是对家乡的祝福,倒不如是对未来的向往。就像对面的老人一样,健健康康的生活,开开心心的游乐!前提则是,努力的蓄积,金钱、知识和情感,如宝藏一样以待用时所需。

火车在归途中有节奏的歌运行着,通向未来,也通向希望!


编辑点评:
对《归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