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记忆里的斗量衡

记忆里的斗量衡  作者:伏牛狼

发表时间: 2019-07-13  分类:散文  字数:1445  阅读: 222  评论:0条 推荐:4星

五十六岁的我,不敢说早过了知天命,只能说想起了记忆中的“称″。是心里,不想扯远“斗量衡”。  在我的老家,说一个人没丈算,心中没底没数,就叫“没星称”!这可是不一般的褒贬,属于不靠谱,时髦话叫直接拉
 

      五十六岁的我,不敢说早过了知天命,只能说想起了记忆中的“称″。是心里,不想扯远“斗量衡”。

  在我的老家,说一个人没丈算,心中没底没数,就叫“没星称”!这可是不一般的褒贬,属于不靠谱,时髦话叫直接拉黑的。

  很小的时候,常有病,也常到村卫生室看医生。母亲看医生满是虔诚和期待,而我却瞪着小眼睛瞅药柜上的戥子,一种很小的称,司药抓中药用来计量。药剂量小,用得着分钱称,且治病下药关系人命,就格外精确!箍着铜的称杆儿,一簇一簇小点点星星样闪光!这光亮连着健康,一直留在记忆里;后来长大了才明白称无论大小,称杆上的点点都按照星宿确定,且定称的匠人,老称十六两一斤,新称十两一斤,从来分毫不敢闪失,否则要遭天谴的。做生意短斤缺量也是要折寿的!原来一杆称上就有诚信。

  一九六三年出生,刚过了三年自然灾害,挨上忍饥饿的边,知道饿肚子的滋味,实在是吃啥都香甜!冬天喝半甜不咸的稀糊涂饭,止不住饥,更谈不上啥营养;吃顿饱饭就是过年。

  到了九岁就绑两个五升竹篮,上后山挑队下分的红薯,好像支教新疆的父亲还没调回内地,家里没劳力不得不劳动。那时小,还不太懂事儿,也还不知道啥叫劳动光荣!到了十二岁,一九七五年伊河发大水,家也搬了逃水荒。到了初冬,公社要修水毁工程就运来水泥(当时还叫洋灰),用牛皮纸包装,一袋一百斤!自己立那儿也就和车厢差不多高,肩膀刚与车厢平;还不知道能否背得动呢?比我大几岁的也不着啥原因就把水泥砸我肩上,一个晃动差点趴下……好在顶起来迈开腿有了第一次背水泥,有了一个下午劳动资格,有了一元捌角陆分的收入!会挣钱了,把钱交给母亲的自豪无以形容。而她哭了,是见我脊梁上一道一道密密麻麻被牛皮纸划烂的血口子。背着沉重只好不停往上挪,也不至于使水泥掉下来……

  还有麦场到季上分麦子。因为欠工分,那年每人分了十八斤麦!找到写有母亲名子的麦堆,在花红柳绿的纸条摇曳下,自家九十斤的小麦堆,能撑生活多久?一点也不抱怨,因为不顶饭吃。现在想想,真要致敬致谢那曾经的年代,珍惜粮食不是个概念,里面珍藏的感动融入生命,再无法分开了!

  分粮食用称用磅,计量衡器派上用场。看劳力们背起布袋堆积小麦以待交公粮,他们的自得和满足,在轻快脚步里,在流淌的汗水里!

  随着一九八五年分田到户,麦场上的新麦成了大堆,装了满满十五蛇皮袋,吃饱饭成为现实!盛粮食有一斗的柳篮竹篮,有存粮的水泥大缸能气死老鼠……

  斗升斤是计量单位,称出不同年代生活质量;题目中的″斗量衡″应是度量衡!一斗十升四十斤,十斗一石。多收三五斗,是历代耕作农人的现实想法,比真金白银贵重。历来他们都懂黄金白银饥不能食,寒不能衣!但也从不说“上查三代都是农民”的混帐气话,活的清醒,活的有底气。随着时代发展,历史进步,计量越来越精准,生活越来越精致,同走小康路,共谋振兴乡村,是要留住我们血脉里共有共享的乡愁。

  称有定盘星,天平有法码,更精确的量子计量大到无穷大,小可无穷小,是新时代文明标杆!

  写了以上文字,回望度量衡的过往,也更畅想和神往美好未来。忽然,想起收藏各式不同的称来,同类博物,也就自然意蕴厚重!以此纪念“斗量衡”,实在饶有情趣,蛮有意思……

  人生也好,历史也好,难道不都在寻找更有意思么?


编辑点评:
对《记忆里的斗量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