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游记 > 鹤鸣九皋(一)

鹤鸣九皋(一)  作者:孟会

发表时间: 2019-07-12  分类:游记  字数:6930  阅读: 611  评论:0条 推荐:4星

提起“鹤鸣九皋”,在豫西嵩县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不仅当地有座九皋山,而且还是上古时期一处优美的生态自然景观,是“嵩县八大景”之一,并位居“嵩县八大景”之首。
 


提起“鹤鸣九皋”,在豫西嵩县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不仅当地有座九皋山,而且还是上古时期一处优美的生态自然景观,是“嵩县八大景”之一,并位居“嵩县八大景”之首。

“鹤鸣九皋”出自《诗经•小雅•鹤鸣》“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名句。单就字面意解释而言,则为:群鹤争鸣于九皋山一带,它的声音上天都能听到,响彻云天,传遍天下。

这种解释,既符合史实,又符合《诗经》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与远古时期的神话传说又能互为印证,是为“鹤鸣九皋”的本意。

《诗经》本身就是一部山水田园诗,从“关关雎鸠”到“交交黄鸟”,从“燕燕于飞”到“鹤鸣于九皋”,一部《诗经》充满了鸟语花香,展现的是一副山水田园画卷。

相传远古时期,洛阳龙门以南、豫西嵩县境内九皋山一带为汪洋一片,名曰“五洋江”,大禹治水,打开龙门口,闪出“五洋江”,水落石出,显山露水,现出九皋山。这里地域辽阔,水域开阔,碧野无垠,碧波荡漾,清澈洁净,水美草肥,是“湿地之神”——鹤的乐园,水生植物的嫩芽、种子、水生昆虫、软体动物和鱼类为其提供充足的食物。

这里常有祥鹤云集,群鹤争鸣,时而水中沐浴,时而戏水打闹,时而翩然起舞,时而振翅高飞,过着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鹤乃仙灵之鸟,通达人性,善解人意,忠诚而友爱地拿人类当朋友,不计较人类的喧哗,也不理会人类的打扰,依然风度翩翩,闲庭信步,走近自己的领地,在人群不远处,戏水打闹,翩翩起舞,引吭高歌,美丽而优雅地挥动着双翅,摆动着舞姿,跳一曲深情的“鹤之舞”,向人类真挚友善地展示着友好。

绰绰神姿,婷婷仙骨,头镶一点朱砂。

清霜素羽洁无瑕。

居浅泽,闲庭信步;出深谷,展翼齐霞。

堪可谓,当今儒雅,绝代风华。

古人笔下的鹤,头顶红冠,修颈长腿,矫健多姿,形态飘逸,步履轻盈,步形规正,大儒大雅,风姿卓韵,无与伦比。

鹤的种类很多,人们所说的鹤一般是指丹顶鹤,即传说中的“仙鹤”,因头顶有“红肉冠”而得名,玉羽霜毛一点红,显得典雅而华贵,是生活在沼泽或浅水地带的一种大型涉禽。

鹤,体型修长健硕,以喙、颈、腿“三长”著称,直立时可达一米多高。体态高雅飘逸,通体羽白如玉,颈部和飞羽后端黑色点缀,黑白相间,显得清雅高贵。鹤有遨游太空的飞翔能力,善于遨游飞翔,双翅轻舒慢展,神态悠然自得。叫声高亢嘹亮,父鸣子和,声传数里。 

鹤,喜欢结群生活。筑巢在周边环水的芦苇和荒草中,隐藏在杂草丛生的沼泽地里。常成对或成家族群和小群活动,一般由数只或数十只家族群结成较大的群体。有时集群多达40——50只,甚至上百只。但活动时仍在一定区域内分散成小群或家族群活动。夜间多栖息于四周环水的浅滩上或苇塘边,彼此仍按家族群分散栖息。觅食地和夜栖地一般较为固定,通常亮天后,各家族群陆续飞到觅食地觅食,彼此仍保持一定距离。中午时多集中在滩边休息,相互追逐、打闹并不断鸣叫。晚上又陆续飞回夜栖地过夜或留在觅食地过夜。无论觅食或休息时,常有1只成年鹤专门负责放哨,特别警觉,不断抬头四外张望,当发现危险时则发出“ko-lo-lo-”的叫声,鸣叫时头颈向上伸直,仰向天空。当危险迫近时,则腾空飞翔,飞翔时头脚前后伸直,两翅鼓动缓慢,排成“一”字或“V”字形。

据说鹤的呼吸是体内循环,鼻子对着屁股,气在体内顺着任督二脉循环,所以能够长寿,它们的平均年龄可达60岁,与人类几乎相当。

鹤在漫长的一生中,择一而终,相守一生。一对鹤“夫妻”,从性成熟到自然死亡,将会一起度过数十年,轻易超过人类的金婚,即使“夫妻”一方遭遇不测离世,另一方将终生不嫁或不娶,情笃而不淫,具有很高的德性。

鹤,高雅飘逸的外表,超凡脱俗、出尘超世的气质,健康长寿、飞天的本领,坚贞不渝的品格,既有高尚的道德操守,又有美轮美奂的绝妙舞姿,自古以来,深受人们喜爱。

与鹤有关的成语典故,枚不胜举,数不胜数。“闲云野鹤”,表达自由自在、不沾凡尘的生活,多用来比喻隐士;“鹤立鸡群”,表示独领风骚,与众不同,多用来形容非常优秀的人;“梅妻鹤子”,比喻清高或隐居,形容那些归隐的名士;“鹤鸣之士”,比喻修身洁行为当世称颂之人;“松龄鹤寿”、“鹤寿千年”,寓意延年益寿、健康长寿。支公好鹤、令威华表等成语典故更使人耳熟能详。

“雪羽朱冠芦荡间,百禽谁享寿千年?临池顾影翩翩舞,迎日腾云款款翻。清唳一声传广宇,昂身独立待群仙。寒林寻觅丹砂顶,惊露凌风万里天”;“晚照落汀间,鹤舞金滩。 冰姿傲骨醉翩然。丹顶女娲轻一点,可鉴青天。啼唳向桑田,心臆无铅。知音三两伴余年。 踏月衔云飞去也,天外飞仙”,又足以证明古人亲鹤、爱鹤、吟鹤、咏鹤的浓烈之情。

可见,古往今来,人们对鹤的喜爱与追求,深入骨髓,融入血液,情感浓烈。在2003年国鸟评选活动中,获得500万网民64.92%的选票,击败10种候选对手,遥遥领先,成为唯一的中国国鸟候选鸟。

 鹤,自古以来就是中国文人吟咏不尽的议题,它凝聚了中国古代文人的炽热情感和审美理想,从作为营造意境的衬托之物,逐渐上升到带有浓重美学意蕴的中心主题,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进程。

先秦两汉文学中的鹤,还只是鹤的生物属性本身。

汉以后,鹤具有文学象征寓意,具有人格化、精神化,甚至完全被神化,以鹤为题或以鹤的象征寓意为主题的作品大量增加,催生了咏鹤文学诞生,代表作有曹植的《白鹤赋》。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鹤,已摆脱先秦两汉时作为引子的衬托作用,从营造作品意境变成贯穿全诗的主题,也已具有多层次象征寓意。

隋唐时期,鹤愈加成为文人瞩目的审美对象,仅《全唐诗》中,涉及鹤的诗句就出现了两千多次。鹤在隋唐特别是唐代已经上升为具有浓重美学意味的文学象征寓意。

白居易是历代诗人中写作咏鹤诗句最多的一位,其诗集中有26篇以鹤为题,有106首对鹤有所涉及,其诗歌中的鹤象征寓意,典型地反映了古代文人亲鹤、爱鹤的心态。

苏轼是写鹤的高手,他的很多诗文都赋予鹤多层象征寓意,意蕴丰富,他不仅借鹤以表达高贵幽雅、超凡脱俗、自由自在的心境,更表现了超越现实的痛苦遗世精神。

自《诗经》开始,人们对鹤的象征寓意探索不止,百家争鸣,各有建树,有人说《诗经》是招隐诗鼻祖,《诗经•小雅•鹤鸣》以赋比兴的手法,用鹤、鱼、檀、石比喻在野的贤人,规劝统治者重用那些在野的贤人。

从“托物言志”的诗词创作特点来看,不无道理,诗人常把事物以情感化、人格化,以此寄托美好情感,表达美好愿望。

这一点,早已从《诗经》整理者孔子那里就可以得到印证。孔子概括《诗经》的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先秦诸子在说理论证时,多引用《诗经》里的诗句以增强说服力。

因此,鹤在中国文化中有崇高的地位,具有多重象征寓意,是健康长寿、吉祥富贵、高雅圣洁、忠诚坚贞、清高孤傲的象征,也有神仙意味、隐逸色彩,既有君子之德,又有隐士之风,具有高洁不俗的道德品格,常用来比喻品德高尚的君子、身隐名著的隐士,既表达人们对健康长寿、超凡脱俗、恬淡闲适等生活方式的向往,又寄托人们对志向远大、建功立业、闻名显达等远大理想的追求,代表中国古人的审美价值取向,但有时也有遭遇人生失意、仕途不顺、不受重用的哀怨和长叹。

由此可以看出,鹤的象征寓意,凝聚着中华民族巨大的心理容量和强烈的感情色彩,多层面指向中国人的审美价值,展示丰富的情感信息。

象征长寿飞天的神仙。道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长期占有主导地位。先秦时期诸子百家争鸣,道家之学乃诸家之纲领,有“诸家皆其用,道家则其体”之说。魏晋时期的玄学提出“妙象尽意”论,充分显示人性和天道,仍属道家。唐朝,把道教定为国教,达到鼎盛时期。道教崇尚自然、“天人合一”的“天道观”长期影响人们思想,追求清心寡欲、清静无为、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讲究养生之道,倡导自我调理,保持身心平衡;讲究自身修炼,追求精神升华,达到胸无纤尘之累、身心清澈澄净、逍遥物外、飘飘欲仙之境界;崇尚道法自然、返朴归真,认为人可以经过修炼,灵魂和肉体可以升天,从而达到神仙的境界,长生不死,“与天地同休,与日月同寿”。“孤云将野鹤,岂向人间住”,“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古人认为鹤非等闲之辈,哪能栖息人间?鹤有高雅飘逸的外表、出尘超世的气质、仙风道骨、大儒大雅,又是长生不死的神禽,传说能活1600岁,还有飞天本领,是神仙的化身,有“仙鹤”之称,或直接称其为神仙,成为道家之人的“坐骑”,骑着它可上天与神仙相会,最终修炼成长生不死的神仙,于是便有“驾鹤成仙”或“化鹤成仙”之说。后来人们称德高望重之人逝世为“驾鹤西游”或“驾鹤西去”,意为脱离凡尘痛苦升入仙界天堂成为神仙,有“仙逝”之称。


象征道德高尚的君子。君子是指品德高尚的人,翩然大度,温文儒雅,修德养性,胸怀大志,像天一样顶天立地、坚贞卓绝、坦坦荡荡、干净担当;像地一样仁义道德、谦和尊卑、忠诚奉献、润泽万物,是自古以来中国人追求的理想人格。鹤有世界上最坚贞纯洁的爱情,一旦找到自己的伴侣,便形影相随,彼此相依;一旦结为夫妻,更是不离不弃,相守一生。即使遭遇不测,一方不幸先行离开尘世,另一方会悲痛欲绝,孤独终老,再不会重觅伴侣,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决不“二婚”,或绝食跟随而去。鹤对自然形成的“一夫一妻”制忠诚坚贞,死心塌地,较之有着高度文明和法律约束的人类婚姻所不及。因此,鹤是中国历史上被公认的一等文禽,明清两朝赋予鹤忠贞清正、品德高尚的文化内涵,被称为“一鸟之下,万鸟之上”、仅次于凤凰的“一品鸟”,一品文官的官服上绣有“仙鹤”图案,是仅次于皇家专用的龙凤的重要标识,寓意第一,取其奏对天子之意,并作为高官的象征。鹤有特殊的飞翔能力和飞天本领,能够在广袤的太空飞翔,人们便赋予鹤不同凡响的凌云壮志,常用来比喻修身洁行、胸怀大志的君子。鹤有高雅飘逸、翩然大度的体态,洁白如玉、纯洁清雅的仪表,步履轻盈、从容淡定的气质,胸怀大志、忠诚坚贞的品格,常被人们寓为君子的象征。人们常用鹤比喻高尚的道德,或比喻具有高尚品德的贤能之士,把修身洁行又有声誉的人称为“鹤鸣之士”。“支公好鹤”讲述的就是晋代人支公(支遁,字道林)为官清正廉明,两袖清风,上任时什么也不带,只有两只仙鹤陪伴,用鹤的高风亮节来警示自己。


象征乡野山林的隐士。隐士属道家术语,是指退居乡野山林,寻求诗意栖居,安贫乐道,淡名和利,讲气节,求自由,寻求精神超越,是一种清心寡欲、与世无争、崇尚自然、清静无为的人生态度。鹤畅翔于天地之间,栖息于深湖沼泽,远离红尘喧嚣、世俗名利,成为隐士的代名词。鹤时常在佛道两家的玉宇琼台仙境中出现,看着他们烹茶煮酒、琴棋诗画,载着仙人离去,伴着僧人古刹青灯,带着仙家、游僧的逍遥,孤洁的身影隐没在云间水际,告别那些宠溺它们的不知所谓的人,依然清洁到白衣如雪,于大富大贵、繁华艳锦之中了然抽身,不再回望前尘。即使是孤自栖息于水乡泽国之间,也不显颓丧,鸣声一样清越嘹亮,可以直入云外九霄。它们认得钟子期、嵇叔夜、陶渊明、孟浩然、林君复、王冕,因为他们是真隐士;它们认得西汉“商山四皓”,东汉富春江“钓翁”严光,北魏“四隐士”,因为他们无不以各自的行为生动地阐释着“鹤鸣九皋”。“梅妻鹤子”,讲述宋代诗人林逋隐居杭州孤山,以梅为妻,以鹤为子,植梅养鹤、清高自适的故事,人们常以此来比喻归隐的名士。

自《诗经》开始,“鹤鸣九皋”早已有了确切的含义:鹤鸣于湖泽的深处,它的声音很远都能听见,比喻贤士身隐名著。由于“鹤鸣九皋”的寓意不凡,所以被经常加以引用,成为常用成语典故。

打开百度,搜索“鹤鸣九皋”,有关词条763000条,综合起来,有以下几种观点:

闻名显达。“鹤鸣九皋”既有隐于高雅之所,又有发声于不同凡响之处,寓意德才贤能之人虽隐于居所,但志向远大,早已名声在外,闻名天下。有自喻,也有比喻他人,既有表达希望自己闻达于世的愿望,期望得到重用;也有比喻那些志向远大,功成名就之人。

吉祥图案。鹤寓意长寿吉祥,故古人以此作成吉祥图案,“鹤鸣九皋”是吉祥图案之一。“梅妻鹤子”图则寓意清高或隐居。鹤也常和松被画在一起,取名为“松鹤长春”、“鹤寿松龄”;鹤与龟画在一起,其吉祥意义是龟鹤齐龄、龟鹤延年;鹤与鹿、梧桐画在一起,表示“六合同春”。画着众仙拱手仰视寿星驾鹤的吉祥图案,谓之“群仙献寿”。鹤立潮头岩石的吉祥图案,寓意“一品当朝”。仙鹤在云中飞翔的纹图,象征“一品高升”;日出时仙鹤飞翔的纹图,象征“指日高升”。两只鹤向着太阳高飞的图案,其吉祥意义是希望对方高升。鹤、凤、鸳鸯、苍鹭和黄鸽的画,表示人与人之间的五种社会关系。

古琴名曲。琴曲《鹤鸣九皋》与我国古代名曲《高山流水》、《阳关三叠》并称“三大古琴名曲”。《诗经》本身就是乐府诗的前身,其四言五言诗体是为适应编钟之类的打击乐而编写,是用来歌唱的歌词,具有音乐性、韵律的自然性。《诗经》中的《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周人的正声音乐,《颂》是周王室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琴曲《鹤鸣九皋》最早见于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七个儿子朱权于1425年编写的琴谱《神奇秘谱》,是我国最早的古琴名谱,分为志在九霄、翱翔天汉、控翮朝天、声闻于天、翻飞见顶、鹤舞交鸣、声唳太空、出云弄影、旋转九霄、青天白鹤等十段。作品以琴声模拟鹤的鸣叫,用节奏模仿鹤的舞姿,状摹鹤之多、寡、聚、散、起、落、飞、鸣各种状态,营造自然情景中鹤水中嬉戏的场景与氛围。远景中鹤的活泼和唧喳声,表达了对生活的留恋之情;近景中的鹤之舞,既脱俗又有一种非常高洁的情怀。全曲抑扬起伏,空弦音与“走音”的连续对比,声音“慢快、强弱”交替,营造“醉舞飞仙,远离世俗,放诞任性、高歌狂吟”之意境。在 2016(中国)杭州国际琴会暨第三届中国琴会打谱会上,琴曲《鹤鸣九皋》被列入打谱曲目名单。


编辑点评:
对《鹤鸣九皋(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