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游记 > 鹤鸣九皋2

鹤鸣九皋2  作者:孟会

发表时间: 2019-07-12  分类:游记  字数:6980  阅读: 494  评论:0条 推荐:4星

九皋山能在2500多年前脱颖而出,载入《诗经》,源于九皋山一带的生态自然美景。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

鱼潜在渊,或在于渚。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萚。

它山之石,可以为错。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

鱼在于渚,或潜在渊。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谷。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这首2500多年前的《诗经·小雅·鹤鸣》,为我们描述上古尧时期,洛阳龙门以南、豫西嵩县境内的九皋山一带,碧波万顷、芦苇荡漾,成群结队的仙鹤翱翔在蓝天白云之下,栖息在檀林蔽日的九皋之巅,擒食于“深湖沼泽”之上,与当地樵夫、渔民和睦相处之景象。

《诗经》是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收录自西周初年至春秋大约五百多年的诗歌305首,但写山的并不多。这首赞美九皋山的诗,比李白赞美庐山至少要早一千年,比徐霞客赞美黄山至少要早二千年。用九层天来描绘九皋山的巍峨壮观,无不表达先民们的崇拜仰慕之情。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九皋山因“鹤鸣九皋”闻达天下,“鹤鸣九皋”便成了九皋山的形象代言。

九皋山能在2500多年前脱颖而出,载入《诗经》,源于九皋山一带的生态自然美景。

《诗经》中的另一首《伐檀》:“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也再一次印证了九皋山一带山清水秀、檀林蔽日的“生态景观”。

九皋山从《诗经》中走来,是四季轮转的天地,还是冰与火演奏的乐章?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还是文人墨客的心潮澎湃?再熟悉的景象也变了一副模样,把我们从身边的世界,带到诗的远方,从自然地理,到迥异风光,从遗迹遗存,到传说故事,从人文历史,到诗词歌赋,带给我们的是大自然馈赠的一份厚重礼物。

远古和今天在此链接,历史和现实于此交汇——“中华第一名相”伊尹,“道教至圣”老子,“九皋祖师”殷蛟,“周朝名相”姜太公,汉光武帝刘秀,闯王李自成,唐女皇武则天、大将尉迟公,理学大家程颐、程颢,大诗人李白、白居易、刘禹锡、王昌龄、李德裕、黄甫冉、李颀、钱起、范仲淹、邵康节、李化龙、陈相如等历朝历代各类“明星”云集。上至帝王将相、达官贵人,下至文人墨客、闲云野鹤,或出生于此,或寓居于此,或游历于此,或讲学于此,或悟道于此,或征讨于此,或聘贤于此,或安眠于此。

山巅之上有老子悟道、传道的老君洞和鹤鸣观,山下有程颐、程颢故居“两程故里”和讲学之地伊皋书院,老子悟道、孔子问礼,邵雍演易八卦、二程创立理学,均发生在伊水河畔、九皋山麓,“问鼎中原”、“程门立雪”、“如沐春风”等成语典故均出于此。

其实,九皋山并不遥远。出洛阳市区过龙门,沿洛栾快速通道南行大约50公里,便见伊河东岸,酷似匍匐而卧、展翅欲飞的巨鹤之山,便是万古千秋、诗赋盛名的九皋山,是嵩县、伊川、汝阳三县的界山,洛阳南部第一道天然屏障。据传,周武王定都洛阳,与被称为“天室”的九皋山有关,《史记》中有“武王曰:定天保,依天室……毋远天室”之说。

3000万年前,九皋山地层强烈褶皱、断裂、抬升。300万年前,九皋山主体沿断层再次剧烈抬升,形成了今天山顶海拔930.6米的巨大高差。

站在山巅,古都洛阳、伊阙龙门、嵩县、伊川、汝阳一览无余;富庶之地——伊河川区、嵩县产业园、陆浑灌区尽收眼底;伊水秋声、陆浑春晓、西岩戴雪、曲里温泉、源头活水等悠久自然名胜近在咫尺。山坡之上,陆浑灌渠、洛栾高速犹如两条“银带”飘在鲜花丛中,唯有女皇武则天游览时带来的“映山红”——杜鹃花,争奇斗艳,姹紫嫣红;古老的伊河水携带着九皋山文化、也带着伊河古老文明从山脚下潺潺而过,经龙门过偃师入黄河;尤其是那河南省大型二级水库“陆浑湖”,犹如群山中深邃的眼眸,“画龙点睛”,透着十足灵气。

九皋山之巅,平坦开阔,有一座道观“鹤鸣观”,又称祖师庙。

“鹤鸣观”始建于秦,唐贞观年间,大将尉迟公捐资重修,也许是《诗经》被千百年来人们所传送,也许是“鹤鸣九皋,声闻于天”这句旷世名言,上书“鹤鸣宝观”。此后,“鹤鸣观”建了倒,倒了又建,如今已不知建了多少次,也许,只要“鹤鸣九皋”还在流传,这座道观就会永远地保存下去。

如果说“道法自然、清静无为”是道家的道骨仙风,那么,云雾缭绕、仙鹤长鸣、远离“红尘”、如梦如幻的九皋山,便迎合了道家悟道修仙的“痴心妄想”,成为崇尚自然、清静无为的道家“驾鹤成仙”的修炼之地。

关于“鹤鸣观”,还有一段凄美的传说。话说商朝末年,殷纣王被轩辕坟里的狐狸精妲姬所迷惑,鬼迷心窍,荒淫无道,将姜皇后推下摘星楼摔死,并挖其心肝。殷纣王之子殷蛟不满宫廷惨无人道、明争暗斗,逃离朝歌王宫,慕名来到九皋山,结草庐为庵,静心修炼,祈求上天惩恶扬善,后经老子点化得道成仙。据说鹤鸣之声就是殷蛟“驾鹤成仙”的呐喊声幻化而来,后人不仅创作了《鹤鸣》诗歌,还被收录在《诗经》里被后世传送。人们为了纪念他,便在他“驾鹤成仙”的山巅之上建起一座道观“鹤鸣观”,又称祖师庙,殷蛟也被后世尊为“九皋祖师”。

“鹤鸣观”前分布着大小“天池”三眼,水为紫、白、黑三色,四季不涸,水满不溢,被群众成为“龙三眼”,如今遗存尚在,与大禹治水前九皋山一带一片沼泽的传说不谋而合。

西、南两侧悬崖上,“福地洞天”,72洞,洞洞有惊奇,洞洞有奇观。“水帘洞”,泉水清澄,飞泉滴柱,似宝塔,似挂钟、似石柱、似蛟龙,千姿百态,无奇不有,犹如梦幻仙境。“九龙洞”,石壁上九龙盘旋,摇头摆尾,凌空出世。“白云洞”,云雾缭绕,犹如白絮,缠绕山腰,升天化云。“蝙蝠洞”,常有蝙蝠嘻嘻云集,翱翔于天边云际,匍匐于山野之间,扑捉害虫,保护庄稼,被九皋山农称为“九皋农福”。 东侧“大风口”,日日月月刮大风,昼昼夜夜都不停。西侧“避风宫”,一年四季不见风,蜡烛火苗不摆动。

“鹤鸣观”南侧的峭壁上,有老子修身悟道的“老君洞”。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阳。是中国古代伟大哲学家和思想家,世界文化名人、东方三大圣人之首,被誉为“万世师表”的孔子曾拜他为师,自古就有“老子天下第一”的美誉。曾任周朝的“柱下史”(守藏史)。据传,被罢官后曾来到九皋山修炼,后云游四方,著述五千言《道德经》,主张崇尚自然和民本思想,是中国首部完整的哲学著作,被华夏先辈誉为“万经之王”,对我国2000多年思想文化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是全球最受广泛阅读的著作,也是发行量最多的文化名著。

西南侧的山脚下,是扶周灭商名相姜子牙隐居之地——“三清洞”,即姜公庙。姜子牙,姓姜,名尚,字子牙,是中国古代杰出的韬略家、军事家与政治家。相传,姜子牙先祖为舜时贤臣,但到姜子牙时,家道败落,做过上门女婿,杀牛卖肉,开店卖酒,后以卖鱼为生,直到70岁一直无人赏识,曾隐居“三清洞”,潜心修炼,寻求治国之道,才遇到求贤若渴的姬昌侯姬昌(即周文王),于是便有了“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典故。他扶周灭商,建立周朝,为周王朝打下八百年江山基业,成为被后世敬仰的“中国韬略鼻祖”、“千古武圣”。

西侧的“马头崖”高高矗立,刀砍斧劈,酷似马头,一根巨型石柱矗立悬崖峭壁之上。在向人们诉说着,远古时期,龙门以里是汪洋一片的“五洋江”,乡间只有靠船只往来,船到马头崖,拴船在石柱上,美其名曰“拴船桩”。大禹治水,打开龙门口,闪出“五洋江”,“马头崖”高耸入云,“拴船桩”屹立不倒。

“马头崖”北侧沟壑纵横处,有新近开发的AAAA景区“鹤鸣峡”。

与其说“马头崖”隔断了乡邻间的视野,营造了远离“红尘”的清静无为之地,倒不如说它是一座军事壁垒。

相传明朝末年,“闯王”李自成带领农民起义军战至嵩县,九皋山附近的财主大户,把金、银、财宝转移至悬崖洞中。李自成命令义军官兵,在“马头崖”上搭起吊桥,进入石洞,将金、银、财宝分给贫苦农民,赈富济贫。如今,吊桥早已无存,但遗迹仍在。

南侧的悬崖下有个“无底洞”,也叫“银洞”,即刘秀“避难处”,在此也演绎了一段王莽撵刘秀的传奇故事。传说西汉末年,王莽篡位称帝,外戚当权,吏治腐败,汉高祖九世孙、王莽的外孙刘秀揭竿而起,但受到舅舅王莽军追杀,将刘秀义军团团围困在九皋山上,情急万分时刻,刘秀经一老道指点,率义军进入“银洞”,直达南阳,日后发展壮大。刘秀称帝,是为汉武帝,建都洛阳,到九皋山回拜“指点迷津”的老道,当年刘秀遗留下的 “搬倒井”、“记路草”、“拴马桩”至今遗迹仍在。

“鹤鸣观”东面逶迤绵延、群峦叠嶂。群山拱围中藏着一座“石头博物馆”——石头部落。5.43亿年前白垩纪时期,由于冰盖和冰川的创蚀,和冰川融化时流水的冲蚀作用,让岩石有了奇形怪状的构造,塑造了九皋山百变的怪石,天然形成不规则形状,千姿百态、大惊小怪,其后大风继续雕刻着岩石的容貌。

有的化作女子,静坐在缥缈云雾之中;有的从深谷蹿出,挺拔俊秀;有的如古战场的方阵匍匐而卧;有的如低头食草的羊群布满山坡;它们看是独立,其实底部全连在一起,如今仍保持着最原始的古老容颜。

石群——酷似狼虫虎豹、飞禽走兽的象形怪石,漫山遍野、百万余种;石林——有的像石柱,有的像石塔,奇石嶙峋,壁立千仞;石片——石连石、山连山,小如席、大如场,席连席,场连场;石具——石碾、石磨、石牛槽、石猪槽、石香炉、石鸡窝、石蒜具、石桌、石凳、石锅台、石干仗、石枕头、石头床、石碾石磨、石槽石磙、石桌石凳随处可见;石民居——石头房屋、石头步道、石头窑洞、石头庙、石头井、石头窖、石头坝子、石头门楼、石头卫生间、石头下水道等古人留下的“石头建筑”不一而足;更有趣的是石窑石屋,石房石屋比邻而居,石墙石院随形而就,石板小路天然而成。

国画山、刘秀灶、鳄鱼石、青龙湖、祈福池、石屏画廊、石头民居、保安楼遗址、练兵场遗址、老龙寨遗址、万亩高山草原,一石一景,一步一景,俨如一个原生态的石头文化“博物馆”,向人们展示着大山里的“石头文化”,诉说着大山里的“石头传奇”。

置身其中,使人有一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人生三境界顿悟,体悟人生,感悟禅心,凸显石之奇、石之秀、石之俏、石之美、石之神、石之韵、石之意、石之趣。

千年石龟——憨态可掬,纯朴自然,纯洁无瑕,没有你争我夺,没有尔虞我诈,彰显中华文明五千年深厚底蕴。百分之九十的人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事张扬、踏实肯干,默默无闻、劳碌一生,顺其自然、与世无争,一生都处在人生第一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鳄鱼怪石——弱肉强食,巧取豪夺。百分之五的人机关算尽、争强好胜,投机钻营、不择手段,老奸巨猾、口是心非,斗心眼、耍聪明、会算计,看不开、放不下、舍不得,无理强占三分,指桑骂槐、抱怨不公,却停留在人生第二境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石屏画廊——体验的是意境,感悟的是内心。另有百分之五的人大彻大悟,回归自然。笑对世事,笑看人生,任尔红尘滚滚,我自云淡风轻,不计较,不争辩,不欺诈,见怪不怪、坦然面对,波澜不惊、坦坦荡荡,才能步入人生最高境界:“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距“石头部落”3公里处,有一个“天然奇观”——北大坡“千尺崖”。由于冰川运动,在此形成了长达数十里深约千尺的悬崖绝壁“千尺崖”,亿万年的海陆浮沉,岩石便有了断崖式的构造,刀砍斧劈,鬼斧神工。沉积岩、断层、丹霞地貌,大自然塑造的形状,有着与生俱来的浪漫,也许不久后,这里会成为甜蜜回忆的“制造地”。

山是文化之根,文化乃山之魂。抑或是九皋山的瑰丽风光,抑或是《诗经》久负胜名。自《诗经·小雅·鹤鸣》中“鹤鸣九皋,声闻于天”那句开始,在星汉灿烂的人类历史长河中,曾留下不少诗词“明星”的不朽诗篇。

有唐代诗人白居易的《秋游》、王昌龄《送狄宗亨》、黄甫冉的《远山》、钱起的《遇鸣皋隐者》、李颀的《望鸣皋山白云寄洛阳卢主薄》、李德裕的《西玲望鸣皋山》,清代诗人陈相如《九皋山诗集》百余首。

更有唐代刘禹锡 “枕伊背洛得胜地,鸣皋少室来轩檐”的《和牛相公南溪醉歌见寄》,宋代邵雍“安德九皋翁,清泪一洒然”的《和晚秋》、程颢 “隔断红尘三十里,白云红叶两悠悠”的《秋月》,明代李化龙“东风吹动游山城,春尽看山眼更明”的《春日登九皋山游鹤鸣溯遇雨》。

自从有了“鹤鸣九皋,声闻于天”这句旷世名句,“鹤鸣九皋”也就成了九皋山的“形象代言”,于是“鸣皋”一词出现在不少歌咏九皋山的诗词中。

 在众多的诗词“明星”中,要属唐代大诗仙李白更是对九皋山“情有独钟”,曾写下《霜宰下睛皋》、《送岑徵君归鸣皋山》、《鸣皋歌》等不少诗篇。那首《鸣皋歌奉饯从翁清归五崖山居》,更是感受九皋山“青松来风吹古道,绿萝飞花覆烟草。身披翠云裘,袖拂紫烟去”的优美意境,才发出“才雄草圣凌古人,欲卧鸣皋绝世尘”的千古绝唱!

最负盛名的是他那首《鹤鸣九皋》:

昭化呈仙质,长鸣在九皋。

排空散浦泪,映日委霜毛。

万里思廖廊,千山望郁陶。

香风光不见,风积韵弥高。

凤侣攀何及,鸡群思忽劳。

升天如有应,  飞舞出蓬篙。


编辑点评:
对《鹤鸣九皋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