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四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07-11  分类:长篇  字数:6261  阅读: 161  评论:0条 推荐:0星

 

押车的连长跑步上前立正敬礼大声说:“驻八里桥保安三团二营一连上尉连长郑树和,特向刘团长报告,货已押到,丝毫未损。” 刘团长边戴白手套边问:“他娘的,啊?啊……?!枪支弹药,不运营房?” 郑连长打个立正挺胸说:“廖团长命令,西县未开抗日誓师大会前不移交,会后面交新任保安团团长。”三团长放屁!谁是新任的团长?你们团长私任的?老子西县有团长,不要谁来重新任,狗日的也任不着。回去告诉龟孙子,我想派兵日他娘!”伸手扇了一耳光。

众哑然,四周静,只有远处狗在叫。

这时谁也没有想到,公认懦弱的赵纯朴,昂首挺胸朝团长去,到前喊:“敢造次!” 团长愣,斜打量,被吼镇住了。

也许来者陌生且怒,几分官相不知底细?许因自古均.人治,官畏上,久已惯,根深蒂固陋反应,身不由己必然怕?也许西县从未有人敢这样?刘团长他转不过,惊讶之中被懵懂?也许自知无理心虚?许是其他的原因?呆头呆脑好一会儿讲不出。

县志记,是时赵纯朴开西县例。此后刘汉辉团长每况愈下,三月后烈,其状惨绝。

 至于赵纯朴为嘛这样?后人分析,他虽然表现懦弱,但非真性格,是人在穷途不得已之谦卑。原先他在局长任,凛凛之态余,自不察,遇突发,油然露?另外李成义县长,那通有关功罪看法,和对赵纯朴之料想,恢复了信心,也恢复点脾气。

当然都是后人推想,多属不知就里妄断。有种猜测说,赵纯朴感觉上司对刘汉辉极度不满,因此敢不屑,有刘团长的调令左证。

都有一点理,信不信由己,毕竟是段西县故人的传说,大可依据个人判断来认定。

那日宋文虎从八里桥镇回杨村,向大娘娘禀报了情况。

大娘娘盘在堂屋里的八仙桌旁太师椅上默良久,低头咕噜吸水烟,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皱眉望着变幻莫测的烟雾说:“重兵押?上心了?官家是大贼,就怕被惦记,绝不是好事。宋家百年积攒到今大限将至!”老泪纵横,哀声叹气。稍顷大娘娘又说:“费尽心机,算不过衙。”

“娘,你把俺说糊涂了。”

“娘这两天要进城,到时自然就明白。”说完挥手让退下。

董道昌随车队回到了西县,盯着县长安排将箱抬进衙,由负责押运的郑连长他布上岗,没用刘团长的兵,心中空落回汤锅铺。

晚饭时,李成义和局长委员为新任副县长接风,地点选在县衙内,自然也请刘团长。酒宴上,李成义将委任状拿出来展看,逐将上司信函递传。信用发黄十行纸,现存西县博物馆。文中间有段讲,西县护堤事关民生,各属万万不可小觑。民先养,而后取,此为牧,求永续。此望慎,不操切。尔等施政亦和谐,绥撫乡民,但免怨怼,以固社稷。过往种种,省府不咎,下不为例。凡西县河堤事,均委副县长赵纯朴代省专问,时时通禀,特此.自收文至发送,不得逾五日民国XXXX 。……。

众传看,各怀思,均不语,扮茫然。

编辑点评:
对《第八十四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