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我们的烧烤

我们的烧烤  作者:候鸟

发表时间: 2019-07-10  分类:散文  字数:1696  阅读: 187  评论:0条 推荐:4星

包谷棒,红薯,黄豆都用来烧着吃,那是历史,土地承包后讲究吃得体面,吃得营养。
 


       上一篇《吃》讲的是我们少年时代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吃,主要是吃生的,这一次说说吃熟的。现在的人吃得讲究,要吃得新鲜、干净、营养。要吃出品位、档次、身份。还要吃得时髦。就好比早二年流行的烧烤,只要去野外、山林烧着吃好像有档次、有身份。那算什么野味啊,东西都是准备好的,现成的。我们小时候在地里烧出来的那才是野味。几个豆虫,几只蚂蚱,几个蟋蟀,哪怕是用弹弓打下来的麻雀,我们也会随手捡一把柴火,把这些东西扔进去烧烧吃。那是正宗的野味,正宗的烧烤。虽说吃不饱,但吃的是味,吃的是乐趣。这样的吃一般是单独行动,东西少,给别人分享不得。下面再说说多人吃的烧烤。

       烧玉米棒。秋天玉米成熟前,玉米籽用指甲能掐动时,几个人商量,烧玉米棒吃去吧。于是凑队里放工,人都回家,地里几乎没有人时,几个人躲开看包谷的人,钻到包谷地的中间。先是挑选包谷棒,把选定的包谷棒折去上稍,把包谷棒剥去外壳,露出包谷籽,然后从根部折断,这样拿着在火上烧不会烤到手。每人准备好几个包谷棒后,接着准备柴火。柴火是包谷秆上稍的包谷樱子。一切准备就绪就开始点火,把准备好的包谷棒架在火上烤。烧火也需要技术,柴火不能一次放的太多,放多了容易起烟,烟气飘到包谷地上空容易被人发现,放少了烧得慢。包谷棒架在火上要不停地来回转动,等全部烧得金黄,有的包谷籽炸开花就熟了。然后把包谷棒下面的一截包谷杆去掉,几个人边走边啃着香甜的包谷棒子,开心地往家走。

       烧红薯。秋收后,我们这些小孩子们会到生产队收获过的红薯地,用抓钩等工具捡剩在地里的小红薯。捡到红薯后,我们在地里挖个坑,拾上一些柴火放在坑里烧,等明火过后,把红薯埋进去。然后再去干活,干一会儿活,估计红薯也熟了。把红薯扒出来吃,可比现在大街上买的烤红薯吃着有味,有乐趣。

       再后来生产队有了砖瓦窑。每当砖瓦窑开始烧砖瓦时,我们会到红薯地专扒大的白瓤红薯,我们不要红瓤的,红瓤的烧出来只有个甜味,没有白瓤的好吃。然后到窑顶上,把红薯埋进烧热的土里面。估计到时间了,把烧熟的红薯扒出来,吃着又面又香又甜,一个红薯一二斤,吃完也就饱了。现在再也吃不到那样口味的烧红薯。

       烧毛豆。毛豆即黄豆。黄豆有大小籽之分,生产队开始种的是小籽的,后来改种大籽的,最后几年种的是大紫豆。大紫豆产量高,我们也喜欢烧大紫豆吃,大紫豆烧熟后好捡。

       秋天黄豆成熟时,是烧毛豆的季节。烧毛豆也得凑生产队放工以后。几个人分好工,趁看黄豆的人不备,有人薅豆子,有人搂豆叶。豆子和柴火都有了,然后在大路上找一块干净的地方,把豆棵散着立起来,豆叶撒在上面。点着后让它自然燃烧,等火灭豆子也熟了。再把豆子拨拉开,脱下上衣,从上往下扇,让衣服产生的风把灰及没有燃尽的火吹走,留下豆子。接着几个人蹲下身子开始捡烧熟的豆子,边检边吃边往口袋里装,手、嘴、眼都不闲着。捡豆子是枪刀麻利快的事,看谁捡的快。别人看到有烧毛豆的也会赶过来,一旦看到有人来,就顾不得捡了,开始拢堆。也不管脏净,只管连吹带装。等到地上的豆子没有了,每个人也弄得手黑,嘴黑。有人脸上也有黑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边走边吃边相互取笑。

       吃是永远的话题,吃是一个人求得生存最基本的方式。人在饥寒交迫的时候,在生命受到饥饿威胁的时候,不管采取什么手段,使用什么方法,能生存下来成了关键。但愿只为求得生存而吃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但愿全中国不再有贫困人口的目标早日实现。人人不再为吃发愁,每个人都吃得体面,吃得有营养。


编辑点评:
对《我们的烧烤》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