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审查 5

审查 5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9-06-23  分类:长篇  字数:3378  阅读: 381  评论:0条 推荐:0星

 

5

   

回到岳父的四合院时,夜已深了。

自从赵大烈被贬到贵州省的铝厂任总经理之后。

自从赵大烈被贬到贵州省的铝厂任总经理之后,原先伺候他们的服务员也跟着没了。冯长辛老实巴交地走进他们夫妻用的东院。丹青的寝室的灯还亮着,好象有人,他俩分居有日子了,如果就这样回自己的屋子里去,自然用不着和丹青照面。可一想到陆一心被弄到大包钢铁公司去的事儿,心里怎么也不想回原先的书房后被隔开成了自己的寝室里去。

悄然地推开丹青的房门,见丹青身着毛衣,正在清理皮箱。

“鬼头鬼脑的做什么呀!”

丹青瞥了冯一眼,继续清理她的东西。

“怎么,明天您还要去上海?”

冯在沙发上坐下,得意地翘起二郎腿。

“是的。我不在的时候,请你不要随便进入我的房间。”

丹青没好气地言道,一边想要盖上涨得鼓鼓囊囊的皮箱,可怎么也盖不上。于是弯腰用力挤压,无意间从V字形领口露出了里面晃动着的丰满的双乳。丹青有着雪绢没有的成熟的艳体。

冯长辛从沙发上起身,一帮手,箱子马上就盖上了。

“谢谢!”

丹青道了声谢,刚要离去,冯突然伸出双手,想要搂抱她。

“干什么呀——!你?”

丹青灵巧地躲避了过去,收势不及的冯一个狗吃屎扒在了床上。

“您,还有事儿吗?”

“干嘛这么绝情,是不是心里正有事儿担心着呢?”

“是的!高炉的耐火砖又出了问题,能不叫人担心么!”

“算了吧,只怕是为陆一心的处分在担心吧?”

冯不无讥讽地言道。

“陆一心的处分?他到底又怎么啦?”

“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陆一心在日本期间违反外事纪律,泄露机密文件,有里通外国之嫌疑。在重工业部审查期间,又提不出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证据,怎么能再让他和日本人混在一起呢?现如今已经到了内蒙古的大草原罗。听人说那儿有一家大包钢铁公司,很不错的哟。”

丹青一直紧盯着长辛脸上的表情。

“从宝华钢铁厂的指挥部把陆一心拿下来,这处分是什么时候决定的?”

“到现在您还不知道?真叫人难以置信。”

冷笑般言道。

“那么,您这么早就知道了对陆一心的处分,那又是从谁哪儿听来的消息呢?”

丹青反问道。

“……这个嘛,说的人多着呢。”

冯长辛有点儿后悔言多有失,看了看手表,装作突然想起了有事儿要做的样子,匆匆地退出了房间。

 

丹青早就知道了陆一心被处分的事,当检验立代表团返回上海之后的第五天,全体成员中只有陆一心被叫回到北京去了。而且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不久便传出了陆一心在日期间严重违反外事纪律,正在接收政治审查的小道消息。但是,不管他怎么样受怀疑,与丈夫冯长辛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啊?!

利用回北京参加中国设计学会的会议的机会,装着替父亲赵大烈办事的样子,特意找到鲍书记,从他那儿得到了党委会的决定。

那么,冯又是从谁那儿得知党委会的内部情报的呢——冯长辛是从国家计委派去上海指挥部的。如果不是同一单位,处分内容至少要几个星期之后才能听到。不仅如此,能够这么快就知道对陆一心的处分,除非是同党委会成员有着特殊的关系的人。

下放到内蒙古的大包钢铁公司,对陆一心的处罚也太残酷了!想着想着,泪水怎么也止不住地溢了出来。丹青扑倒在床上,放声痛哭起来。

 

星期天下午,陆一心来到熙熙攘攘的北京车站,迎接从长春乡下来的养父母。

“爸爸,火车会不会又晚点呀?”

一起来的女儿,缠着陆一心问道。燕燕已经是二年级的小学生了。由于平时和父亲在一起的机会少,所以只要是和陆一心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格外的高兴。

“爸爸去打听一下,你就坐在这儿,别乱动!”

陆一心把自己的坐位让给燕燕坐好,然后上问讯处去了。果真,火车要晚点四十分钟才能进站。

回到女儿身旁时,见她正跟一个同年龄的小孩玩耍,便去了小店买了盒香烟。站在可以望见站台的窗口独自抽起烟来。

火车的汽笛声,呼哧呼哧吐出白色蒸气发出的声音,车辆联接时发出的金属的撞击声,在他耳边回响,激荡。

对陆一心来说北京站可说是他命运起伏颠簸极具讽刺意义的地方。十一年前,当他从内蒙古的劳改所被释放归来时,做梦也没想到父亲陆德志会在车站迎接他。父子俩相拥相抱,在站内的长椅上度过了难忘的一夜。而这次,当他不得不去内蒙古钢铁厂“支援祖国边疆建设”时,反过来轮到他来北京站迎接尚蒙在鼓里,对他受处分的事一无所知的养父母。

陆一心又回想起了昨天在党委会上保卫司长和他的顶头上司杨司长所说的那些话。

 

 


编辑点评:
对《审查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