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老母鸡的生活逻辑

老母鸡的生活逻辑  作者:张松寿

发表时间: 2019-06-22  分类:随笔  字数:3443  阅读: 267  评论:1条 推荐:4星

老母鸡的生活逻辑呕心沥血育幼雏,待其自立恩义断。看似无情实情浓,王道生存是沧桑。读者啜饮细思忖,情面不留只管怼。骄阳似火,群蝉嘶鸣。我洞开大门,一任穿堂风习习,又移来餐桌,一家人开始吃午饭。见鸡仔、
 


 

呕心沥血育幼雏,

待其自立恩义断。

看似无情实情浓,

王道生存是沧桑。

读者啜饮细思忖,

情面不留只管怼。

 

骄阳似火,群蝉嘶鸣。

我洞开大门,一任穿堂风习习,又移来餐桌,一家人开始吃午饭。见鸡仔、老母鸡鹄立旁边,我夹了根土豆丝顺势抛过去,老母鸡慌不跌地抢了去。之后,它转身劈头狠啄鸡仔,鸡仔打一激灵蹦跳起来,逃之夭夭……

“它怎么与孩子反目成仇呢?”我很是纳闷,“前段日子,它对它们的照料可谓无微不至呀!”

 

二十一天的孵化,小鸡终于破壳而出了。毛茸茸的身躯,绿豆大小的眼睛,剔透的喙,唧唧地鸣叫。有的从老母鸡的羽翼里探出脑袋,明眸善睐……对这个崭新的世界充满无尽的好奇!

两天后,老母鸡离了窝,带领着鸡仔们开始四处觅食。它们四下里乱窜,稍有不慎就会被老母鸡踩到,所以它小心翼翼地挪移着,辗转行进,瞻前顾后。

我抛撒些小米,老母鸡“更——”,散漫的鸡仔们联翩围来。见它们吃得香甜、尽兴、愉悦,它退在旁边站岗。鸡仔见长了,我们就撒糁粒喂食。见到块大的,它用喙啄着,就着水泥板研碎,再吐到地上。有时不等它抛出,有馋嘴的鸡仔腾起直接从喙里攫取,它从不舍得吃。鸡仔们欢快地啄着,它依然扭动着脑袋,竭诚地守护。当瞧见有异物蹑手蹑脚过来,不等它们染指,它立即振翅扑过去,吓得它们退避三舍。再后来,当拿小麦掺玉米喂食,鸡仔们只拣麦子吃,老母鸡只吃玉米。有先例在前,纵然别的鸡垂涎三尺,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鸡有自己的语言。当老母鸡舒缓的“更——更——更”叫着,鸡仔们便肆无忌惮地徜徉一院;当老母鸡高调的一声“更——”,鸡仔们旋即围拢过来,争抢啄食;当老母鸡“更~”的一声长唳,鸡仔们仿佛点了穴道似的顷刻间鸦雀无声,静候警情的解除。

老母鸡有强烈的领地意识。这个领地以它为中心向外延伸,并随着它的移动而变换,就像舞台上映照演员的特写灯一样。它不允许任何异类贸然闯入,一有发现,便立刻遭遇攻击。

不光挑战异类,老母鸡平素不断创造着和谐的生活氛围。鸡仔们走累了,它张开翼翅,半蹲身子,供他们藏匿、休憩。此时,鸡仔们有的伸出脑袋,有的啄老母鸡的喙逗乐,有的梳理着老母鸡的羽毛,有的悠悠然立在老母鸡的脊背上,还有的伸着长长的脖颈,肃然对视着,脖羽抖擞,伺机打斗。打雷了,老母鸡召集鸡仔们,或在泡桐、蓖麻肥硕的叶子下面,或在柴草垛边,或在屋檐下……尽快找地方避雨。

捍卫鸡仔是老母鸡与生俱来的,遭遇敌人,它不顾一切,誓死搏击。

刚孵出的小鸡,绒球似的,紧随着母亲,形影不离。此时,有一种长着细长、尖厉红喙和长长尾巴的山雀,幽灵一般,轻轻落在枝桠上,小眼滴溜溜打着转,觊觎着地下的美味。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稍有疏漏,它便箭一般俯冲下来,掳掠小鸡。听到尖叫,母鸡腾空跃起,嘶叫着,扎煞着羽毛,雨点一般猛啄,骇得山雀松了猎物,仓皇逃窜。从此,山雀只有倚踞枝头,徒有羡鱼之情了。——“弱女为母胆气豪”,人与动物一样!

遇到天敌,它竭力搏斗,毫不畏惧。一天中午,我在厨房备餐,听到尖叫,就飕地窜出直奔房后,但见老母鸡猛啄一只尺来长的黄鼠狼,它上窜下跳,与之搏杀。最后硬是把淌血的小鸡从死神口里救了出来。黄鼠狼乃鸡的天敌,但哺育生命的母鸡何以爆发如此惊人的胆量,怎能不让人感慨万端呢?

日子一天天过去,鸡仔们一天天长大。尾巴出来了,翮羽也强健劲拔了,而且放肆、张狂得很:飞上柴堆,飞上电瓶车,屹立在摩托车的后视镜上,翘立在墙头上,从丈来高的土堰上飞落下来,甚至飞上房顶……哪儿高往哪儿飞。

一星期以来,天麻麻亮,老母鸡就领着孩子就没了踪影。在上地的途中,我看到它们在坂坡树林里流窜觅食。正午时分,太阳炙烤着大地,它就领它们回来,躲在窑洞里纳凉。“莫非它在即将分道扬镳时教会孩子们谋生的本领?”

渐渐地,它开始啄鸡仔了,今天,它便彻头彻尾地斩断了瓜葛。

“昨天就开始下蛋了。再说它也得保全自己!”看着我沉思的神情,细心的妻子解释。

“是啊,两个月的透支,是该为延续生命而割爱了。”

 

记得最早版电视剧《一剪梅》的片头里,总有一母鸡领着一群鸡仔觅食的镜头。那时我很狐疑,不得其解,现在恍然大悟了:它与母亲养育子女毫无二致!

悠悠五千年,华夏民族生生不息,华夏文明薪火相传、彪炳世界。其中,尤其母爱,它因无私、博大、崇高而永远焕发着璀璨的魅力,广为世代传颂。但是,在物欲横流、时代转轨的当下,不少母亲无限放大了爱,泛滥成溺爱。生养、教育且不说,单是婚姻,得几乎担负全额的彩礼、轿车以及住房;后来,又不得不包揽养育、教育孙辈。唉,一辈子沦为任人差遣的丫头,一辈了沦为儿女的附庸,而年轻妈妈只降低为简单的生孩子——母亲基本上是骨子里情愿,透支全部乃至生命也在所不惜,虽然有为形势所迫的因素——真是可歌、可泣、可悲!如此以来,不仅给下一代的成长带来了很多致命的负面影响,而且迟滞了社会的发展。这一事实不可小觑!

老母鸡的生活逻辑给我们带来了全新的理念,咱们试想一下吧:哺育两个月,就与孩子们决绝,而且如此彻底。这样,它可以恢复透支的身体,从而步入正轨;对鸡仔来说,他们不得不奔波、觅食、谋生了。假如我们母亲也在此时狠心断奶,不也既为保全身体提供了可能,又能倒逼孩子们自强不息了吗?尤其是避免了母亲的越主代庖而理性地使年轻妈妈实现了正确的角色归位,使她们在与骨肉耳鬓厮磨的过程中培养了比金子还贵的䑛犊之情、母子之情,同时也为家庭健康发展缔造了固若金汤的防火墙。

如果天下母亲人人敢于理性狠心割舍,日子久了便形成习惯、社会风尚;同时,年轻人也不得不培养敢于担当的勇气与魄力,从而筚路蓝缕、锐意进取。这样,既解放了风烛残年的父辈们勉力肩负的沉重枷锁,又可使年轻人得以全方位的锻炼,尽可能释放正能量。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让我们费神思考一下老母鸡的生活逻辑吧!各位读者,你们说呢?


编辑点评:
对《老母鸡的生活逻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