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短篇小说 > 茧

  作者:凉月廿七

发表时间: 2019-06-22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5977  阅读: 311  评论:0条 推荐:4星

她这一眼就能望得到头的人生,也着实让人懊恼。她有什么把握,能让一个男人几十年如一日地待她?当有一天他厌倦了她,她是真的会束手无策的。想到这里,盛夏的天气里蔡小贝竟止不住打了个寒噤。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大概就是在某一个瞬间忽然发现自己的人生一眼可以望得到头。

大概是那天看的一部爱情电影太过感人,蔡小贝抹完眼泪之后,忽而联想到了自己。今年已经二十七岁的蔡小贝,在这个夏天过完之后就将披上婚纱,成为一名再寻常不过的家庭主妇;接着她会生孩子,身材走样;再接着会遭遇七年之痒——男人有点本事的就会出轨,没本事的天天对着一张日渐衰老的脸也会生厌;然后他们的孩子会长大,离开家,而蔡小贝甚至一眼就望见了自己孤独终老的宿命。

没有过轰轰烈烈感人肺腑的爱情,就这么平庸而乏味地过完自己的一生,这不是她想要的。在她还是个少女的时候,对爱情的构想可绝不是如此的。

记得大学语文老师讲起《红楼梦》的时候,曾经无比痛心地说过:“有很多人痛惜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悲剧,可人家在十几岁的时候就遇到了一生的知己,这些可惜人家的人,可能活了一辈子也遇不到一个懂自己的人。这样的人才最可悲,轮不到他们来怜惜别人。”

蔡小贝当时还心存侥幸地觉得,自己一定会是那少数的能遇上知己的那部分人。可生活的琐碎和庸常很快使她明白,自己这一生,怕是也遇不到那种怦然心动的时刻了。

所以后来的蔡小贝,会在看爱情电影的时候无比痛恨那些帅气忧郁的男主角——这么好的男人只可望而不可亵玩,真的是太痛苦了!蔡小贝一度觉得自己是有着偶像剧女主角的命,却过着中年大妈般的乏味生活。她清楚地听到,自己心里面有什么东西碎得一塌糊涂。

直到二十五岁那年,蔡小贝都还是个母胎单身。

其实她要是主动一点,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但她性格天生就别扭,越是面对喜欢的人越是忍不住对他冷淡,止不住地假正经。所以蔡小贝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好闺蜜和自己暗恋了三年的男生出双入对,看着自己暧昧了好一段时间的男同事被对面办公室里新来的小秘书撬走,也看着自己心水了好久的健身教练被其他的妖艳贱货勾引走。也有男生朦朦胧胧地跟她示过好,但她一稍微冷下去,他们也就作罢,或许大多都是一时的荷尔蒙冲动。

后来蔡小贝自己也急了,眼看着身边的同学好友一个个都陆陆续续步入婚姻的殿堂,自己却永远都是形单影只,她终于忍不住腆着脸央长辈们给她介绍对象了。

和陆子轩就是这么认识的。他比她大两岁,在国企上班,工作稳定性格温和也无不良嗜好,见了几次面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蔡小贝两只眼睛一闭,心说就他了,多少人不都这么凑凑合合地也过了一辈子么,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的。

就这么处了快两年,陆子轩每天接她下班,周末带她出去逛街看电影,偶尔会一起出去旅行。也开始有女同事明明暗暗地表达羡慕之意,都说蔡小贝命好,言语间甚至有着淡淡的妒嫉。

陆子轩自然是极好的,永远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他也很少不规矩,顶多拉拉手,抱抱她。有天晚上他开车送她回家,在她家楼下昏黄的路灯下,她忽然觉得气氛很好想吻他,但他并没有要主动吻她的意思,她兴味索然之余又隐隐觉得耻辱。她对他来说就没有一丝吸引力么?忽而她又觉得自己下贱,她这般急不可耐的样子,倒像是一个欲女了。

虽然这样想着,蔡小贝还是期待着陆子轩能有些什么更进一步的举动来。她甚至故意挑那些有裸露镜头或者床戏的电影和他一起看,偌大的影院里漆黑一片,陆子轩完全可以暂时撇下他谦谦君子的风度,但她望向他的脸,只有一片漠然。

两个人一起出去旅行的时候也是很好的可以发生点什么的机会,但陆子轩每次也都很有风度地订两间房,并且很有礼貌地绝不会在深夜敲开她的房门;哪怕遇到只能同住一间房的情况,他也客气地自己裹了被褥睡地上,而且一倒下就发出均匀的鼾声。

时间久了蔡小贝也就算了,兴许陆子轩就是这样性子的人吧,或许他更愿意把这些事名正言顺地留在婚后再做。

两个人定下婚事是在三个月前。没有什么和浪漫沾边的桥段,那天晚饭后陆子轩从怀里掏出个Tiffany的小盒子,打开之后是一枚钻戒,他也没多说什么,取出来就给她套上,甚至都没问她愿不愿意。蔡小贝回想起来,其实自己也是愿意的吧,成年人的世界哪有那么多不切实际的浪漫,一个眼神既然懂了就不必再费事。

二十七岁的蔡小贝就这样把自己托付给了一个认识两年的男人。谈不上有多激动和兴奋,只是觉得水到渠成。看吧,现实里哪有爱你爱得死去活来的忧郁男子,那些缠绵悱恻的故事只不过是商家们精心包装好来赚取人们眼泪和钞票的工具。

这是她的爱情故事,平淡到甚至有些索然。但至少那个将牵起自己手共度余生的人是真真切切的,没有隔着屏幕打下来的柔光照在脸上,他是实实在在的陪伴。

可她这一眼就能望得到头的人生,也着实让人懊恼。她有什么把握,能让一个男人几十年如一日地待她?当有一天他厌倦了她,她是真的会束手无策的。想到这里,盛夏的天气里蔡小贝竟止不住打了个寒噤。

是在大约两个月前认识的沐子琪。是陆子轩带着她认识的,说沐子琪是他发小,光屁股一起玩到大的兄弟,他们结婚时亦请了子琪作伴郎。

那之后他们便常常三人一起出行,本来两个人的约会已快要成了一种例行公事,忽然多了个人进来,倒也觉得新鲜。蔡小贝甚至对每日乏味的约会多了一丝期待。

其实沐子琪都比陆子轩更要懂她、在意她的。她和陆子轩在一起快两年,他却还记不住她一吃虾就过敏,常常带她去吃海鲜;而沐子琪却是一次就记住了,子轩提议吃海鲜的时候他总会找空当给他使眼色,用各种不着痕迹的办法使子轩放弃吃海鲜的决定。她看爱情电影时总要流泪,子轩从来都是漠然的一张脸递给她纸巾擦泪,沐子琪却会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软言相劝她以后少看点这样的电影,免得性子也容易变得伤春悲秋。

诸如此类的小细节,陆子轩不在意的,沐子琪全都替他在意到了。

两个月来蔡小贝甚至依赖沐子琪更多一点,她心底里可耻地觉得自己不能如此,但一见到沐子琪,那点好不容易在心里聚起来的铜墙铁壁又会瞬间轰然倒塌。她觉得自己是爱上沐子琪了。之前对陆子轩根本算不得爱,她只是害怕自己一个人老去,所以恬不知耻地拉着他垫背,即使她不爱他,也好过孤独终老。

有几次她背着子轩和沐子琪见面,心内迫切地希望他们之间能发生点什么,这样她好理直气壮地回去跟陆子轩坦白,也不奢求他会原谅,她只是需要一次坦白的机会。但他们始终没有发生过什么,沐子琪和她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活脱脱是另一个陆子轩,他先前的开朗健谈全都变成了和陆子轩一样的“谦谦风度”,言谈举止俨然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独自一人的时候,蔡小贝也暗暗思忖过——人家沐子琪凭什么为了她就割舍掉自己和陆子轩二十几年的发小情分?她太高看自己了,以为自己足以称得上红颜祸水值得兄弟为她反目成仇?她不禁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冷笑,瞧瞧,长了这么一张平凡无奇的脸,怎么就敢做这种厚颜无耻的梦!

但要嫁给陆子轩,蔡小贝又隐隐地不甘心。她就这么一个一生,怎么能慷慨赠与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她想象得到他们婚后的生活,比现在只会更差吧,陆子轩不喜欢她那一套敏感的性格,她也看不惯他对一切漠然的态度,他们可能连吵架都懒得动嘴,就那么冷冷清清地各自上班下班,回家之后继续冷战,比两个素不相识的房客都不如。

她多不甘心!才二十七岁的年纪,就这么一目了然地望见自己悲凉的人生。可假使她现在提出分手,会不会太晚了一些?他们的婚房都已经快要布置好了,陆子轩和她已经去看过几次,婚礼的请柬也陆陆续续地在派发之中,婚纱照都已经拍好了,就等这个周末去取······她想象得到自己若是提出分手,双方家长将会是怎样的一种歇斯底里。但陆子轩,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想象不出来。其实她比谁都清楚他也不爱她。

不觉间已是周末。

昨天陆子轩就和她说了周末不能陪她去取婚纱照了,只能委屈她自己打车过去,他到公司临时有点事情需要处理。蔡小贝也没多说什么,她向来是很体谅人的,也很少撒娇。

影楼里没什么人,大约是早晨的缘故,蔡小贝很快就取好了照片出来,坐上出租车打算回家。但转念一想,婚纱照难道不应该放在婚房里的么,她话到嘴边又转而向司机报了婚房的地址。

蔡小贝提着婚纱照上了18楼的新家。其实钥匙插进门锁里的时候,她就感觉不对劲了,如果屋子里没人的话,怎么可能门是反锁着的?她又试了几下,门还是从里面反锁着打不开。

蔡小贝一边回忆上次和陆子轩一起过来时的情形,一边翻出来手机里陆子轩的电话号码打算拨过去。

门就在这个时候从里面打开了。蔡小贝惊诧地抬起头,正对上陆子轩那张神色不太自然的脸和半裸着裹着浴袍的身子——她脑子里一刹那间想起了电视剧里狗血的正房抓小三的场景,陆子轩这番匆忙的神色和香艳的打扮让她不得不多想,况且他这一出现,明显证实了昨天推说公司临时有事是在撒谎。

蔡小贝也极不自然地冲陆子轩笑了笑,扬了扬手里拎着地婚纱照,一面就大踏步地走进新家直奔卧室。

床上被单可疑地凌乱着,两只枕头歪歪斜斜地靠在床头,蔡小贝装作不经意地抖了抖被单,明显地感觉到身后的陆子轩紧张了起来。她的眼角正好望见衣柜,那是个立式的大衣柜,她当时和陆子轩逛家具城一眼就相中了买回来的。衣柜门紧闭着,看不出丝毫端倪。

蔡小贝忽而就笑了,自己这还没结婚就开始上演捉奸在床的戏码了么?她一面笑着自己,一面觉得心内有止不住的苍凉。

陆子轩倒是被她的这一笑弄得不知所措了,他有些拘谨地走过去和蔡小贝并肩坐在床沿上,忽然伸手搂住了她压倒在床上,极不自然地去寻她的唇。

蔡小贝的脑子忽然就一片空白,继而一阵厌恶袭来,她大力地推开了压在身上的陆子轩,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地立马起身。

床头柜上手机的震动声缓解了这一刻的尴尬,蔡小贝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是陆子轩的手机,但手机壁纸上,却是沐子琪灿烂的笑脸和赤裸的上身。

蔡小贝的脑袋“轰”地一下,所有的气血瞬间上涌,她抢在慌乱的陆子轩前面拿起他还在震动的手机,仔细看那张照片——沐子琪笑得可真好看,眉毛弯弯,眼睛里好似盛了一汪蜜水。

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向那个巨大的衣柜,恶狠狠地拉开。

还是沐子琪的脸,他果然藏在衣柜里。她猜对了,衣柜里果然是陆子轩金屋藏娇的地方,只是她没想到看到的居然是那张她也曾魂牵梦绕的脸。

所有的一切忽然就明朗了——她想起陆子轩对她的冷淡,想起陆家父母急不可耐准备婚事的样子,想起初次见面时沐子琪神色中的敌意······

她忽而有些站不稳,踉跄着转身去看陆子轩,她想捕捉到他脸上的内疚,抑或是慌乱。但陆子轩只是焦急地越过她的脸,把目光落在沐子琪的身上。

他都不肯多看她一秒钟。

“你们为什么要骗我?”蔡小贝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继而是一种歇斯底里到陌生的尖叫:“他妈的你们这两个不要脸的骗子!”她像一头发狂的母兽,疯狂地撕咬着这个屋子里地一切,她要毁掉这一切,这两个骗取她爱情梦想的可耻的坏蛋。她已经不会爱了,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已经跟爱情无缘了,他们还要残忍地抽掉她最后一丝残存的幻想。

蔡小贝不记得自己那天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她的眼前久久地浮现着婚房里地板上碎掉的水晶吊灯,一片一片的晶亮,仿佛她被揉碎了的心。

第二天醒来,蔡小贝开始疯狂地相亲。


编辑点评:
对《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