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三十、卖环城公路

三十、卖环城公路  作者:春江青苇

发表时间: 2019-06-21  分类:长篇  字数:14924  阅读: 202  评论:0条 推荐:0星

 

 

和曼丹妮从一个科级人员,一下升到正县级官员,刘传能从一介平民,转眼升为副县级官员,这两件事在前江反映不小,可以说是一次震动。都说和曼丹妮和刘传能是前江的黑马,有的人说何止是黑马,是黑客。

有的人知道刘传能和张大才是孤儿院里的弟兄,是张大才提携他的,这么一说多数人倒也就理解,当年的难兄难弟,现在一个当了大官,另一个沾点光也是人之常情,张大才这人还算不错,自己发达了,还记着弟兄情分。再说,刘传能这人本身也不错。

至于和曼丹妮,大家就猜不透了,有人说她舅舅是省里的大人物,有人说她姑父是国家大员,有人说她在和国家某某人的儿子谈恋爱,有人说她是和珅后代……也有人说他是汪亨君的情妇,也有人说她是张大才的小蜜。女人嘛,飞黄腾达很可能有男人和她缠在一起。不管别人说什么,反正和曼丹妮听不到,她的处长当得稳稳当当的。

刘传能倒是听到个别和他关系不错的人在他面前直接说张大才对他很关心,言下之意没有张大才他刘传能当不了官。他觉得人家说得没错,他并不怪人家议论他,因为他有思想准备,明摆着的事,不让人家说是不可能的。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好防,就是人的嘴巴难防。他觉得还是他过去教书好,只要把学生带好了,谁也说不到他。可是,现在只能有人家去说了。

一天,刘传能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李天明给他打来了电话,李天明告诉刘传能,他看到了刘传能的任命文件,此前也听人说了,他问刘传能家是不是安顿下来了,要不要他帮着做点什么事。刘传能告诉李天明他的家已搬到市里来了,房子也有了,一家三口都来了。李天明说晚上他和唐小雨设家宴请刘传能一家人吃饭,刘传能愉快地答应了。

两家人见面后,彼此都异常高兴,李天明忙着沏茶倒水,唐小雨忙着烧饭。

饭菜上桌以后,两家六个人相聚一堂,其乐融融,李天明举起酒杯说:“我们能在市里团聚很不容易,我们四个大人把这杯喜庆酒干了,两个孩子,你们随便!”

刘传能带头干了杯中酒,他没想到李天明对他调到市里来是这么高兴,他既激动又感动。

李天明喝完杯中酒,意味深长地说:“真没想到啊,我们这些人居然成了城市里的人,当年只是想能活下来就算是万幸,现在还活得不错,应该高兴。”

唐小雨说:“对,应该高兴,我们这些做老婆孩子的人,跟着你们也感到幸福!”

刘传能眼睛湿润了,站起身,举起杯,拉着刘小玲说:“来,我们敬大哥、大嫂一杯!”

四个人动情地干了一杯。

唐小雨说:“现在就老二一家还在农村。”

李天明说:“老二在农村也不错,他生活也很好,并不苦,他过着自食其力的安稳日子,很好,他没错。人各有各的活法,怎么活着如意就怎么活。”

刘传能说:“我本来觉得教书也不错,并不想来,三哥和三嫂,还有小玲都说为了孩子也应该来,我就来了。其实儿子以后教个书,或是当个医生,也有衣食饭碗。”

唐小雨说:“你们来了确实没错,城里生活条件比乡下好的多,现在的人都在追求享受,你们也来享受,享受。”

李天明说:“老小啊,等你们搞稳定了,我们把老二一家接来,我们四家人团聚,团聚。”

吃过饭,刘小玲帮着唐小雨把碗盏杯盘洗好后,又喝了一会茶,看了一会电视,刘传能一家才离去。

张大才把刘传能夫妇调到了市里,不仅是为了能多一双为他收集反映的耳朵,也了却了他一直诚心要帮助刘传能的心愿。同时,他还在想着杨修水,看来杨修水一家只能在农村了,杨修水是他们弟兄四人中最实在、最讲情分的人,他安于命运,凭双手挣饭吃,虽然与他们分开了,但他也许日子过得最踏实。他敬佩杨修水,也羡慕杨修水。

这天晚上,张大才顺道下车到刘传能家看了一下,觉得刘传能的家安顿的还不错,他喝了一杯茶,和刘传能夫妇说了一会话,就告辞了。

当长大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有个陌生的男子坐在他家的客厅里。那男子见了张大才,立即站起身,递给张大才一支香烟,张大才摇摇手,表示他不抽烟。

张大才坐下,示意站起来的男子也坐下。

男子坐下后,从高档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张大才说:“我叫金二,突然来访有些冒昧,这封信是一位省领导让我交给你的。”

张大才接过信擦开,先看末尾的落款,写信人是省人大的主要领导。信的内容是介绍金二来买前江市的环城公路经营权,请张大才给予支持,并说公路作为公共设施,改革势在必行,迟改不如早改,早改早主动。

张大才看完信,脸上露出微笑,默默地看着金二,只见金二一身名牌,长头发披到脖子下面,油光发亮,其中间杂着染了部分棕色。刀条脸,尖鼻子,小眼睛闪着迷离的光。神态机敏,既捉摸不透,又有一点痞子模样。

金二发现张大才在审视他,就慢悠悠地递给张大才一张名片。张大才看到名片上全是英文,就笑了笑。

金二说:“张市长,那是背面,请看正面。”

张大才翻过名片,只见名片上写着:环球投资公司欧洲公司住中国总代表、法国华商工会副会长、经济学博士、慈善家:金二。其他是电话号码、传真号码、电子邮箱地址、办公地址之类。

张大才又望望金二,又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金二说:“张市长,我们总公司的董事会主席上次访华,在上海与这位写信的省人大主要领导进行了会晤,省人大主要领导欢迎我们总公司到贵省来投资兴业,特别提到了前江市和张市长本人,说前江发展很快,说张市长很开放,很够朋友。所以我们董事会主席就指示我一定要在前江有所作为,我就看中了你们的环城公路。我及时向贵省人大的领导进行了汇报,他十分支持,并说这是他亲自为招商引资做的一件实事。于是,他就欣然给你写信。”

张大才说:“金先生,你的意思我基本明白了,省领导的指示我也领会。就是公路怎么卖呢?我们这里尚无先例,容我考虑,考虑。”

“对,对!这么大的事你当然要考虑。”金二慢条斯理地说,“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些情况。中国出让公路已有先例,媒体报道过,我就不多说了。公路出让,就是出让它在一定年限内的经营权,你们已把路修好了,我们买过来,由我们经营若干年。”

“哦,我们好不容易修了公路,把它卖掉?”张大才有些犹豫地说,“这种改革,有些人可能尚不理解,工作可能不大好做。”

金二说:“应该好理解,你们的公路不是贷款修的吗?出让给我们以后,资金就能及时回收,不仅不需要负债,还会盈利,这不就加快资金周转了吗?盈利部分还能用来投入别的项目建设。对于你们来说,既赚了钱,又引进了外企、外资,是一举几得的大好事。我们不是非要投资你们的环城公路,而是我们的董事会主席为了兑现对贵省人大主要领导的承诺!”

张大才说:“这件事我知道了,我把它当做一件大事来对待,感谢你们对前江的关爱。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以后我们找个时间接着聊,好吗?”

“好,好,张市长真是痛快!”金二说着站起来,说:“那今天我就告辞了。”

张大才说:“金先生稍坐一下,我打个电话。”

金二复又坐下。

张大才接通了省人大主要领导的电话,省人大主要领导在电话里说,出让公路是全省的重要改革,也是省人大要做的重要工作,他希望张大才克服困难,把这件事搞好,无论是么时候,什么事,改是正确的,不该没有出路。并说他和金二很熟,请张大才放心。张大才说请省领导放心,他会尽力落实好这件事。

张大才打完电话,金二笑笑,告辞了。

一连几天,张大才都在考虑出让环城公路的事,要是把公路买了,他确实怕有人骂他是李鸿章,是汪精卫,是大汉奸,向洋人出卖家业。不卖,省人大的那位主要领导对他压力很大,他掌握着省里的官员选举权和任免权,把他得罪了,也就意味着自己断了升迁的途径。他想来想去还是要按省人大主要领导的意图办。公路是国家的,前途是他自己的。

过了三天,张大才半夜回家,天黑漆漆的,他走到家门口时,看到门前有一个黑影在晃动,吓了他一跳。

“哦,是我。”张大才听到一个似乎熟悉的声音,细细一看,黑影是金二,身上背着一个公文包。

张大才开了门,金二紧跟其后进了他家的客厅。

金二把公文包放到沙发上,递给张大才两封信,说:“张市长,我再把这两封信送给你,时间太晚了,我就不打搅你了,我走了,你好早点休息。”

金二走到门口,张大才喊住他说:“金先生,你的包忘记拿了。”

金二头也不回,说:“那包是送给你的。”

张大才拿着包就走近房间去睡觉,发现包非常沉,打开一看,包里装的全市人民币,有一个小纸条上写着:一百万。

张大才双手一颤,把包扔到了床肚底下。

张大才坐到床上,先拆开一封信,是省人大主要领导写给前江市人大主要领导的,内容是关于出让前江市环城公路的意见,前江市人大主要领导在信上签了字,他表示完全同意,建议请张大才操作。另一封信是省人大主要领导写给汪亨君的,内容同上,汪亨君也签了字,汪亨君积极赞同,请张大才全权落实。

张大才看完两封信,憋住一口气,深呼吸了一下,骂道:“真他妈的滑头,都会做人情,把难题交给了我,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不知这两个臭蝤子收了人家多少钱。”

张大才的话惊醒了赵小翠,赵小翠迷迷蒙蒙地问:“谁又在收人家钱?”

张大才说:“没你的事,你好好地睡觉。”

过了一个多星期,有一天,张大才一上班就来到了汪亨君的办公室。

汪亨君请张大才坐下后,说:“最近全市的形式很好,越来越好,你悠着点,要注意身体,我们是发展中的国家,有干不完的活,你要学会保重,后面的大事多着呢?”

张大才苦笑起来,说:“我的哥哥呀,大事哪在后面呀?”张大才掏出汪亨君批给他的信,叹着气说,“不是大事已经来了吗?我忙得连放屁也没功夫,谈何保重。我本来水平就差,头脑都要爆炸了。”

汪亨君说:“理解,理解,我脱了苦海,你辛苦了。那封信上说的事,是难题,但要办,领导们都是金口玉言,指示我们的事,只有落实,改革是好事,你本来就是改革派,这件事你操办,我鼎力相助,有责任是我们两个人的,有功劳是你的。反正上面有大个子为我们顶着。跟着上级走,不会错,这是我的经验。”

张大才说:“我现在就不知道怎么操办呀!”

汪亨君说:“发挥你的能耐,先在小范围内统一思想,有了思想基础后,说干就干,干了,也就了啦!”

张大才站起身,说:“行,有你这样的话就行,我操办的时候,请你也出面说说话。”

汪亨君说:“行,行!”

当天下午,张大才又来到前江市人大主要领导人的办公室。那位市人大的主要领导人说,省人大主要领导布置的工作,他们坚决照办,请张大才放心大胆地执行。张大才说事关重大,口说无凭。那位领导人说,市人大可以做个决议。张大才说一言为定,谁也不能失言。

又过了几天,张大才经过充分考虑和周密安排,召开有关副市长及有关部门负责人通气会,请汪亨君和市人大主要负责人参加他们的会,并作指示。

会议有张大才亲自主持,他慎重传达了省人大主要领导关于环城公路改革的指示,以及指示形成的过程,以及这位领导对这项改革的关注和亲自所做的工作。他说看来这项改革势在必行,所以要开这样一个通气会。张大才还说,接到省人大主要领导的指示后,他先后与汪亨君和市人大主要领导进行了研究,他们的意见是统一的,一定要把省人大主要领导的指示落实好。

接着张大才就请与会人员发言。大家的发言虽然不是完全一致,总体上是支持的,张大才心里有了底。

大家发言后,张大才就请市人大主要领导作指示,市人大主要领导说:“这件事说白了,是省人大主要领导亲自交办的任务,希望大家能识大体,顾大局,齐心协力把这件事办好。我们人大坚决支持,而且,不仅仅是支持,还要以我们的方式依法参与,也就是我们人大,最终要为这项积极的改革做出决议。我不想多说,我要看大家的行动。”

市人大主要领导一说完,张大才带头鼓起掌来。最后他请汪亨君提要求。

汪亨君说:“这件事,这件事嘛,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进行下去,不管大家持什么意见,都只有进行下去。有省领导撑腰,我们怕什么?反正我是不怕,我不怕,大家又怕什么?啊,就这么说吧,一切有政府主持办。这样的改革,是省领导对我们的关心,重视,是我市道路建设、发展的机遇。我们把死钱变成活钱,这就是经营城市,这就是新理念。不要一说城市道路建设,就想到大把,大把地砸钱,而是要挣钱、赚钱,把债务变成利润。这个道理并不复杂,它会给我们带来发展,带来思想开放。因此,钞票自然就来啦!哎,大家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当然是,肯定是。外国大老板钱多的是,他们钱多得胀口袋,多得磨得屁股发痒,他们要来前江投资,我们为什么不给他投,给他投嘛,鼓励他投。再说,他们也不是随便投,这次他们把钱投到前江来,主要是看省领导的面子,省领导的面子重要,省领导肯给我们面子,就是给我们机遇。所以,所以我们就要善于抓住机遇。这也告诉我们,什么是机遇,领导重视就是机遇,外商光顾就是机遇。我们,我们一定要抓住机遇。说到底,我们要减负,要扩城,就要多方寻求资金,欢迎各方面来前江投资,把这次出让环城公路当做减负扩城的重要内容,希望在座的,都能尽一份力量,不获全胜,决不罢休!”

汪亨君讲了一大堆,谁也没听清他说了一些什么,但大家都明白,他说来说去,就是不卖掉环城公路绝不罢休。他说过以后,张大才又带头鼓掌。

张大才清清嗓子说:“刚才两位领导做了坚定不移的重要指示,态度极其明了,要求我们不折不扣地把环城公路出让工作做好。他们比我站得高,看得远。一开始我的态度并不积极,也不太乐意。通过这次会议,我听了以上两位领导的指示,思想有所进步,我作为政府的主要负责人,必须带头执行他们的重要讲话精神,我赞同他们的意见,并根据他们的委托,做好我应该做的工作。我再说几点意见,改革没有现成的模式,大家都在摸索,我们出让环城公路经营权这件事只做不对外说,等到做好了再说也不迟。这次会议之后,大家没有传达任务,暂时对这件事要保密。希望我们市人大早点做出决议,市人大的决议一下,我们就立即行动。最后请大家以实际行动贯彻落实好以上两位领导的指示,好好地打个漂亮仗。好,现在散会。”

开过通气会后,张大才如释负重,现在出让环城公路没有他个人责任了,是集体的决定,而且他巧妙地向大家告示,他本来不同意卖环城公路,是别人要卖的,他只是执行者。他没想到,那个市人大主要领导和汪亨君态度是那么坚决,不知道金二给他们送了多少钱,他们竟是那么不遗余力。因此,他觉得他收金二的钱,也不为过。

张大才说他等市人大做过决议再行动,他说那样的话实际是一箭三雕,一是说他尊重人大,人大作决议他才行动;二是说卖环城公路是人大的主张;三是说他只不过是被动的执行者。这样,市民要骂也只能骂市人大。

尽管张大才把一切设计好了,他还是不放心,怕省长马培不知道卖前江环城公路的事,以后他对省政府不好说,甚至要得罪马培。他悄悄地一个人来到马培的办公室,专程向马培汇报出让前江环城公路的事。

张大才一汇报完,马培说:“这件事我知道,省人大主要领导跟我通过气,金二也向我汇报了,我同意,你们就操作吧!符合大方向,是一种引进外资的方式,没问题。很好,大才呀,你很慎重,向我汇报一次也是对的。正因为你工作粗中有细,脑瓜子好使,我才看重你。好,好!你又给全省减负扩城提供了新鲜经验。”

张大才至此算是把方方面面的工作都做到位了。但他就是不行动,也不给金二回话,他要让金二围着他的屁股转。

果然不错,金二急得到处打听消息,因为张大才要大家保密,金二无法得到可靠的消息,他只好去找省人大的主要领导。那个领导就给张大才打电话,张大才说省领导的指示他们正在认真贯彻落实,请金二跟他联系。

金二找到张大才,张大才问金二打算出多少钱买他们的环城公路,金二说还没具体考虑,张大才就说金二他们不诚心买,要不怎么连出什么价码也没考虑。金二一再向张大才说对不起,他们抓紧测算,然后再报价,他会抓紧给张大才回话的。

张大才成立了一个环城公路估价组,由他的秘书欧阳卿任组长,估价组计算出环城公路直接投资为一亿两千万元人民币,未来十年收费纯效益在一亿五千万元人民币以上。张大才听过汇报后,就解散了估价组,并叫欧阳卿宣布一条纪律,谁要是把估价情况泄露出去,就拿谁试问,直至追究刑事责任。

过了五六天,金二来到张大才的办公室,他告诉张大才,他们打算出资两亿四千万元人民币购买前江环城公路。

张大才听了笑笑,不置可否。

金二却高兴地说:“张市长,你默认啦!”

张大才不愉快地说:“嘿嘿,嘿嘿,金大先生,嘿嘿,你好大的口气,你以为我们的环城公路是乡间小道啊!你们是闹着玩吧,还是当前江人不识数?“

金二说:“对不起,张市长,我这不是初步报个价吗?也许我们测算不准,我们慢慢商量嘛!”

张大才一声不吭,看着金二,突然微笑起来。

金二小眼睛盯着张大才滴溜溜地转,他被张大才笑糊涂了,不知张大才的葫芦里装着什么药,他是第一次遇到像张大才这样既明朗又含蓄的人,凭他的预感,觉得张大才不好忽悠。

金二是江湖上的一条鲢鱼,奸猾狡诈成性,他说出的两亿四千万人民币报价是初探张大才,这个初探显然没探出眉目,他决定再探张大才。于是他说:“张市长,这样吧,我们再增加一千万元,这是我们老板给我的底数。”

张大才又笑了笑,还是不说话。

金二有些懵了,开始抓耳挠腮,他也沉默了,拿起茶杯低头吮吸着。

过了许久,金二觉得张大才态度过于冷漠,可能他们相互之间的考虑差距较大,他想第三次探探张大才的内在想法,于是他咬咬牙,挺起腰说:“张市长,我从来自己没做过主,这次我就做个主,我们再增加五百万元!”

张大才不再笑了,摇摇手说:“不要再往下说了,再说你可能还要再增加五十万元。金先生,看来你们还没考虑成熟,今天就谈到这里,下次我们找个时间再说吧!”

金二站起身,故意显得心情沉重,压力很大,与张大才握了一下手就告辞了。

过了三天,金二摸准张大才在省里开会,他连夜冒雨驱车来到张大才家,丢给赵小翠一个小信封,什么也没说就礼貌地告辞了。

赵小翠拆开信封一看,里面一个存折,存折上有四百万元钱,存折上写着赵小翠的名字。另外还有一个小纸条,小纸条上写着存折的密码。张大才回到家后,赵小翠把存折拿给张大才看,张大才看过存折又交给了赵小翠,说:“你把它放好了。”

又是一个风雨的夜晚,张大才家难得没有来人,张大才也难得有空看一次电视。他正和赵小翠一起坐在客厅里,兴高采烈地看着电视上的小品节目,忽然门铃响了,他骂道:“臭蝤子,真是半夜鬼敲门!”

赵小翠开了门,进来的是金二。

张大才见了金二,仍然显得很矜持,连笑也不笑。

赵小翠给金二沏了一杯茶,就进房间去了。

金二觉得张大才不苟言笑,可能是想好了出让环城公路的事。他笑呵呵地说:“张市长,真不好意思,又打搅你了,我今天跟我们的老板通气了,老板骂我不会办事,他叫我一切都听从你的,你就开个尊口吧!”

张大才说:“我说了,你们也不一定能接受。”

金二眼睛一转,心想我已把你喂足了,你还能怎么逼我。他故作谦卑地说:“你说了,万一我们真有难处,就按你的尊意商量嘛!”

张大才说:“别的没什么可多说的,以后你就先和公路管理部门具体商量,先把大体的报价说出个眉目来,你们要是能出价三亿人民币,可能我们双方分歧就比较小。”

这一回金二笑了,他说:“三亿人民币,三亿人民币,好像不算多,和我说的两亿五千五百万元人民币比较接近。可是,可是,我们承诺了风险就比较大,万一收不回来,不就亏本了吗?那老板就要炒我的鱿鱼。尊敬的市长,你要保一保我的饭碗呀!”

张大才问:“你说你们到底能出多少价码?”

“我不是说过了吗?”金二小眼睛眯成了一道钢丝线,说,“两亿五千五百万元人民币。”

张大才说:“那还不是你说了算吗?我说了也是白说呀!”

金二故意冷了好久,只是低头喝茶。

张大才说:“今天谈不成,那就再说吧!”

金二说:“哦,我应该给张市长一个面子,我们在加八十万元人民币。总价为两亿五千五百八十万元人民币,好好,若要发,不离八,我们双方都发,都发!”

金二说过,死死地望着张大才的眼睛,那意思是说,我已经说了我们双方都发,你心里应该很明白,我送给你张大才的钞票总不能白白地扔到水里去啦?就是扔到了水里,也要响一声。你还和我叫什么板。

张大才问金二:“你们真的不能再加啦?”

金二说:“如果我们能加不加,那……那我就是狗!”

张大才诡秘地一笑,说:“那暂时就依了你,两亿五千五百八十万元人民币,只能上升,不能减少。明天你与开发区的诸葛主任去谈,因为环城公路是他们投资的,他们是业主。不过,你千万不能说我答应了你的报价,有什么困难,你再找我。好,我要休息了。”

金二满意地告辞了张大才。

第二天,金二就来到诸葛琵的办公室,说张大才叫他来和诸葛琵具体谈环城公路的事。诸葛琵感到很突然,不知道坏狗日的张大才怎么把这件难办的事推给了她。她几乎没有思想准备。

诸葛琵和金二寒暄了一阵,说她没时间,改日他们再详细商谈。

金二离开了诸葛琵的办公室,心想诸葛琵一定是要在他的头上捞一把,捞就捞吧,谁知道谁在捞谁的呢?

金二走后,诸葛琵就给张大才打电话,问张大才为什么把环城公路这样难办的事推给她。张大才告诉她,不是把难办的事推给她,而是要把好处给她。诸葛琵立即就明白了,问张大才应该怎么办,张大才向她进行了授意,交待她,价码掌握在两亿五千五百万元到两亿六千万元人民币。

这天晚上,金二来到诸葛琵家,送给诸葛琵一只密码箱,什么也没说,扭头就走了。

第二天,诸葛琵给金二打电话,说她正在考虑环城公路的事,拟在近日进行双方谈判,请金二起草一个合同初稿,他们也起草一个合同初稿,然后各自带着合同文本有的放矢地谈判,最后把两个文本的条文内容合并到一起,就成了正是合同文本,再举行签字仪式。金二答应了诸葛琵。诸葛琵交待金二,谈判可能有一些争论,双方都要有耐心、诚心。总归,谈判是会成功的。金二说他十分理解。

这时候,前江市人大关于出让环城公路的决议也出来了,分别发到了有关单位。

谈判的日子到了,诸葛琵一方有市交通局、财政局、建委等部门的大员参加。金二带着一个老头和两个美女来参加谈判。双方走进会议室,就分别提交了十分合同草稿。合同上都写明前江开发区是甲方,金二他们是乙方。

谈判开始,诸葛琵作为东道主,请乙方先说。

金二身旁有个黑皮肤美女向金二咬了一会耳朵,金二点点头,就让黑皮肤美女先说。

黑皮肤美女说甲方提出的出让价格过高,还有他们对着甲方提出的环城公路出让后,乙方要继续使用甲方原有的所有可以使用的人员不理解。

甲方的财政局长,马上说他们提出的出让价格不高,而是对方报价过低。

黑皮肤美女分毫不让,与甲方的财政局长吵了起来,你一刀,我一枪,杀得天昏地暗。接着双方又都有援兵杀进了混战,一场厮拼一直血战了两个多小时。

诸葛琵说:“诸位有些累了,我们休息十五分钟再谈。”

休息后大家归来,诸葛琵说:“我提议我们先易后难,把钱的问题先放一放,先谈谈人员使用问题。”

甲方的交通局长说:“人员问题很好理解,就是我们现有的环城公路收费人员,你们都要接受,在职时工资和福利待遇有你们管,退休后有我们管。”

乙方的老头说:“那些人的工资和福利到底多少?”

甲方的交通局长回答:“不低于前江市事业单位人员的同期待遇,越高越好,能不能更高,由接收方决定。”

由此双方又吵起来,展开了拉锯战。

快到十二点了,金二说:“人员问题是鸡毛蒜皮的事,我们同意甲方的意见。好了,我们肚子饿了,建议大家吃饭,吃过饭休息两个小时再谈。”

大家一致同意。

吃过饭后,恢复了谈判。

甲方的建委主任提出,乙方合同草稿上提出的“出让到期后,双方怎么继续合作,届时再谈”,是强词夺理,应该去掉。

乙方的白皮肤美女说,他们之所以写那样的条款,是他们对前江有好感,愿意永久地与前江合作,请甲方不要有过多的想法,不要小心眼。

闹了好一阵,金二同意去掉关于到期后的条款。

接着双方又为一些鸡零狗碎的事吵来吵去,到了下午四点多,诸葛琵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双方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谈谈价格问题吧。”

乙方的老头说:“我们是万分诚实的,我们写上合同的是最后报价。”

甲方的财政局长头一昂,说:“那我们就白谈了!”

乙方的黑皮肤美女说:“大哥,你好酷吆,我好好佩服你,你就看在我对你的好感上,让两千万人民币。你们家大业大,算什么!”

乙方白皮肤美女接着说:“我好喜欢甲方交通局长和建委主任的风度吔,真是天下少有,人见人爱,你们都抬抬你们的贵手吧!”

一时间,谈判室里天旋地转。

这时候,金二抹抹他的长头发,说:“这样吧,我们加一点,加到两亿五千五百万元人民币。”

甲方财政局长说:“金先生,你是挤牙膏啊!”

金二笑笑,说:“没钱说不起大话啊,还不是诚心支持前江大发展吗?”

诸葛琵觉得基本靠近张大才给她交的底,就说:“金先生,你再考虑一下,我们也做一些让步,我们靠拢,靠拢!”

金二呲呲牙,咧咧嘴,说:“我说一个最后的数字,两亿五千五百八十万元人民币,这是我们都发的吉利数字。”

甲方几个部门负责人都说请金二再加一些。

金二摇摇头,说:“再加,我们就不谈了。”

诸葛琵说:“好,我们同意双方商定的价格为两亿五千五百八十万元人民币。”


编辑点评:
对《三十、卖环城公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