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50章 重逢

第50章 重逢  作者:辛言

发表时间: 2019-06-21  分类:长篇  字数:3482  阅读: 282  评论:0条 推荐:0星

 


      江仁的身体已参加不了这种场合,江成和文玉在席宴开始前露了一面,希望受邀的乡亲们尽情食饮。除了灵宝,根生在这些男童伴中的体貌最好,但岁月的流逝和劳作的艰辛,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灵宝在问过他家的情况后又问到他姐,根生答他姐现在生活的很好,每次回娘家时都会提到灵宝。来福告诉灵宝,他儿子和根生的女儿已经有了婚约,不久他和根生就要结为儿女亲家。灵宝叮嘱,成亲之时一定不能忘了告诉他这个当叔伯的,届时他会送上一份贺礼。有水仙出嫁时的贺礼为榜,根生和来福喜得不知说什么好,知道灵宝的这份的贺礼也将不菲。

  

  露脸的事到啥时候都少不了臭屁狗,看根生和来福跟灵宝谈兴甚浓,问灵宝这些年在外当官了没有。胖虎最喜欢有人问这个话题,说当然当了,而且当的是太守,让灵宝把那道圣旨拿出来给大家瞧瞧。圣旨递到根生等人的手,认字的和不认字的手都在抖,灵宝解释,他这个太守是前朝的,而且总共当了不到三天。臭屁狗从小对当官就想往,在他的意识里,只要当了官就能得到所有,吃穿不说了,貌美的女子可以随便娶。无奈臭屁狗家穷人也长得丑,最后娶了一个身材矮胖相貌平庸的女子,总算解决了他的子嗣问题。臭屁狗问灵宝为啥不当了,灵宝回他对当官不感兴趣,只是在路过丹阳城的时候,因看不惯那的郡守父子俩残忍,就给朝廷写了一封书信,朝廷知道后,下旨处斩了那对郡守父子,然后任命他为新的郡守,而他要西去不能留下任职。

  

  灵宝的话如蜻蜓点水,但对这些人的震撼却不小,水仙在惊讶的同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脑子里生起——让程溪认灵宝为干爹。灵宝呆住了,他没想到水仙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怎么,公子不愿意?”水仙有些失望。灵宝讲他不是不愿意,他是没想到,还有,这事怎么也得征求一下程溪的想法。水仙说程溪从小就听她这个当娘的话,对她的话从来不敢违拗,而且在她的说教下,灵宝公子一直是程溪心目中追求的样板。说完,水仙唤过儿子,让程溪朝灵宝行了这认亲礼。

  

  次日,灵宝想去石桥镇,胖虎要跟着,灵宝应许,让胖虎赶上他家的车马。

  

  石桥镇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人口比以前多了不少,店铺也比以前繁盛。昨天,文玉告诉灵宝他的外公和外婆都已不在,表妹娇儿出家在离镇不远的修业寺里。由于表妹的事,灵宝不知见了舅舅他们说什么,索性不见了。拦住一个路人问镇上最大的寿材铺在哪儿,对方为灵宝指了一个方向,胖虎吓了一跳问:“哥,去棺材铺干啥,咱家又没死人?”灵宝说现在是没死,不过明早寅时,爷爷他老人家会离世。胖虎问灵宝是咋知道的,灵宝答知道就是知道,让胖虎不必多问。

  

  马车在一家棺材铺前停下,看得出,这是一家规模较大的棺材铺。棺材铺的格局是前店后坊,店里摆放着十几口不同材质的棺木;后坊是加工制作棺木的地方,里面传出锯子和刨子的声响。另行订制已经来不及了,灵宝交给掌柜一饼银子说不用找了,选了一口材质上乘的棺木,让明天上午送到吉祥村的江家。定购完棺木,灵宝问修业寺怎么走,掌柜说顺着街路往西,出了镇子往北拐,便看见西北处的山坡上有座寺院。

  

  到了修业寺门前,灵宝让胖虎在外面等,他去去就来。

  

  进到寺里,一个十多岁的小僧尼上前问讯,灵宝向其打听这儿可有位清慈师父,小僧尼说有,问灵宝是清慈的什么人,灵宝答清慈师父是他的表妹,而他是她的兄长。“兄长?”小僧尼半天转不过劲,带着灵宝绕过大殿,来到一处禅房跟前,让灵宝稍等片刻她去喊清慈师父。

  

  禅房洁净,地上整齐地放着几只坐禅用的蒲垫,正面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字幅,字幅上写着“持戒”两个质朴遒劲的大字。从他娘的讲述,表妹出家的时间已近二十个年头,表妹的大好青春基本消逝在这里,一想到这儿,灵宝的内心很愧疚。对表妹的出家灵宝一度不解,认为她大可不必这么做,等不到自己选一个好的男人嫁了也是种不错的选择。但灵宝很快就想通了,知道表妹的心里只有他,根本再容不下别的男子。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正唏嘘不已,一个头戴僧帽,面庞俊秀的中年僧尼进来,身后跟着那个小僧尼。“你是表哥?”中年僧尼一眼认出了灵宝,不过在来时的路上,她想象中的表哥应该是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而这位却还是二十几年前的那个年少公子。“不错,表妹,还认得表哥否?”灵宝笑着回应。娇儿原本的想法是在见到灵宝之后,不顾佛门的清规戒律,扑到表哥的怀里痛哭一场,以宣泄她这些年被迫出家的委屈,谁知……娇儿一时不知怎么好。知道娇儿的想法,灵宝讲了他们去九子山的事情,娇儿还好听懂了些,但小僧尼不解,奇怪同辈人中,为啥年龄大的要称年龄小的作兄长。还有这个公子提到什么九子山,他去了之后这时间就发生了变转……实在想不通,小僧尼一扭身去找住持去了。

  

  灵宝问娇儿这些年还好,娇儿反问:“你说呢,表哥。”灵宝说他知道表妹这些年遁入空门皆因他自己,他这次来,就是要知道她今后的想法,如果她能还俗的话,他定会履行他从前的应允。灵宝的想法是,只要娇儿肯还俗,大不了将娇儿和凤霞一同娶。娇儿笑了,笑得凄婉,问她现在的样子,哪还有还俗嫁人的可能。“当然有,表妹,只要你愿意。再说,这也是你姑姑的意思……”灵宝忘情地将娇儿揽在怀里,试图用这种方式,表达他对表妹这些年出家的安抚……

  

  “清慈,你好大的胆,竟敢在佛门圣地与男人家交往,你这样做岂不是败坏我修业寺的清誉?”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呵斥,娇儿像受惊了的小鹿从灵宝的怀里挣脱。

  

  灵宝回头,见一位六七十岁的僧尼到了跟前,身后跟着四五个年纪较轻的弟子,其中包括先前给他引路报信的那个小僧尼。她们个个面沉似水,大有一种兴师问罪的势头,唯有那个小僧尼露出事不关己的面孔。娇儿解释,灵宝是她表哥,今天特意到寺里来看她。“表哥?”老僧尼将灵宝上上下下地打量,确信那个小僧尼的话没错,一个自称是清慈表哥的年少公子来到寺里,怒气道:“胡说!清慈,这个公子看上去比你要小上二十几岁,他怎么会是你的表哥?”老僧尼气娇儿撒谎都不会找理由。

  

  灵宝一笑过去,双手合十施佛礼:“阿弥陀佛,老师父,不知您的法号怎么称呼?”老僧尼回之她法号妙定,是这修业寺里的住持,问灵宝到底是清慈的什么人?妙定压根不信灵宝是娇儿的什么表哥,相反,她觉得灵宝是清慈的儿子还说得过,怀疑清慈在入寺后不久与男人有过私往。

  

  “师父,他真的是弟子的表哥。”娇儿再次启禀。

  

  妙定沉下脸道:“清慈,你欺为师老了不成,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怎么会成为你的表哥?佛门净地戒律森严,不允许有任何辱没佛门的事情发生,你难道忘了字幅上这两个字的含义?”妙定指着墙上“持戒”那两个字质问。清慈刚要分辩,被灵宝用手给制止,竖单掌施佛礼道:“阿弥陀佛,妙定师父,有件事你大概还不了解,就是在下也是一位佛门中人,对这佛理佛法有着一定的悟觉。依在下看,持戒只是我佛弟子修行的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我佛持戒的目的是为了生定,定又生慧,只有慧者才能够持戒。换言之就是,持戒者不一定都有慧,而无慧者永远都成不了佛。”妙定怫然不悦,对灵宝冷冷道:“那依公子之见,就由你们在这清净之地任意妄为罢了?”

  

  “非也,非也,妙定师父误会了。在下的意思是,持戒虽然重要,却不是我佛门弟子修行的根本,我佛门修行贵在修心。在下不才,愿为贵寺的同门们进上一语,望她们早日都能成佛。”灵宝说完提笔蘸墨,在纸上刷刷刷写下了“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十四个飘逸出尘的大字。这十四个字个个力透纸背,妙定默读了片晌,隐隐感到寺里今天来的这位年少公子是一位智者。灵宝跟娇儿告辞,说明晨寅时他爷爷将会辞世,要是娇儿能来的话,就临别送一送他老人家。“什么?爷爷他……”娇儿再问灵宝已走远。妙定问清慈灵宝究竟是何人,清慈直语:“师父,恕弟子冒昧,您老人家参经拜佛了一辈子,如今这真佛到了您跟前,您却不认得……”妙定闻言怔在那儿。

  

  


编辑点评:
对《第50章 重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