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49章 返阳

第49章 返阳  作者:辛言

发表时间: 2019-06-21  分类:长篇  字数:3532  阅读: 135  评论:0条 推荐:0星

 


       繁星耀眼,新月如钩,夜色中的栖霞村和灵觉寺仍是那么的熟悉。胖虎拔腿就跑,灵宝从后面把他叫住,说他们已是二十五年没回家,而且还是临走时的模样,这样突然去见,说不定会把他们的娘给吓死。胖虎一想可不是咋的,问灵宝咋办,灵宝说他们先去见舅舅,舅舅是出家人,估计他能理解他们现在的情况。

  

  一阵敲门,灵觉寺的旁门闪出一个年轻的值更和尚,这个和尚显然没见过他们,问他们夜里投寺找谁,胖虎嚷嚷说要见他们的舅舅,他们舅舅的法号叫谨行。值更和尚惊讶,因为谨行和尚现在是灵觉寺的住持,有关住持的外甥和外甥女出行多年没归他略知一些。可是,看这几个人的面目如此的年轻,怎么说也和住持的外甥和外甥女不搭,值更和尚满脸狐疑,让灵宝他们稍等,寺门“咣当”一声又关上了。

  

  时间不长,寺门被重新打开,走出一位身着袈裟手持捻珠的古稀和尚,后面跟着那个值更和尚。老和尚须眉皆白形似古松,定睛观看,不是凤霞和胖虎的舅舅谨行和尚又是哪个。“你们是……”作为佛门弟子的谨行和尚,对一般的奇异之事早已见怪不怪,然而二十五年过去,他的外甥、外甥女和那位神异公子一点没变地回来,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事实上,近一个月过去,正值青春年少的灵宝三人不能说一点变化没有。首先,这三人的身体都长高了;其次,灵宝看着比以前更英伟挺拔,凤霞看着比以前更俊美迷人,而胖虎看着比以前成熟结实了不少。

  

  “舅舅,你咋不认识我们了?我是你的外甥胖虎啊!”胖虎使劲地摇着谨行和尚的一只胳膊。“认识!认识!胖虎,你不开言,舅舅我不敢认啊!”谨行和尚将胖虎揽在怀,两行热泪随之滚下来。先前值更的和尚告诉,他的外甥和外甥女回来了,出了寺门一看,门外站着的果然是他的外甥和外甥女,只是他们的容貌一点没变,这让谨行和尚一时不敢相认。凤霞也过来跟舅舅亲近,谨行和尚问这姐弟俩见到他们的娘了没有,灵宝答他们没敢冒然地去见。谨行和尚称赞他们做得对,说这些年,他们的娘想他们想得都快疯了,多亏有他在她身边,到现在,她已经不指望他们能回来。回头对那个值更和尚道:“静远,你回去吧,为师要出去一趟。”

  

  有谨行和尚的先行介绍,胖虎娘才没被惊到,娘几个见面后抱头痛哭。哭到最后,胖虎娘问他们这些年都去了哪儿,为何他们的容貌一点都没变。灵宝告诉他们其实哪儿都没去,就是到九子山去礼佛,另外,他们离开的时间也不长,总共也就个把月。 

  

  在栖霞村住了两天,灵宝讲他的爷爷奶奶此时都是耄耋之年的老人,此次回家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因此他必须赶紧返回。凤霞姐弟仍要跟着,胖虎现在是一时一刻也离不开灵宝,凤霞则要去见她那从没谋过面的公婆。对儿子和女儿刚回来就又走,胖虎娘很通达,说这些年她一个人已经习惯了,只要他们姐弟俩活着就行。灵宝向他干娘保证,他和胖虎这次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回来时,胖虎将会给她老人家带回公主身份的儿媳。

  

  三月的江南,花红柳绿,春风吹拂着每个人的脸庞。

  

  路上,胖虎问灵宝为啥不用火云令牌,不然的话他们早到家了。灵宝说国有国法,佛有佛规,大白天的用火云令牌会惊扰了世人,为佛法和佛规所不容。正说着,后面驶来一辆带厢的马车,赶车的是一汉子体壮如牛,马是一匹雄峻的铁青马,马车的华丽非一般的有钱人家可比。“吁——”马车到了跟前,马车夫从车上跳下来:“几位请上车,我家主人让小的送你们一程。”灵宝打量,见此人相貌特别,一双突鼓的眼睛又大又圆,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子后去,腮上的胡须虬曲上弯。以灵宝的慧眼,当即知道了是咋回事,招呼凤霞姐弟俩上车。

  

  马车一路向北,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马车行驶的又快又稳,全不似在山间的土道上。厢内镶珠嵌玉,胖虎正想问马车夫姓氏名谁,他家主人为啥要送他们一程,马车夫这时把车停了下来,告诉吉祥村到了。

  

  正是插秧的季节,田里波光如镜倒映着蓝天白云,很多村民在插秧农忙。江家的房屋仍旧高大气派,院门前的那棵古樟树叶绿花黄,犹如一把撑开了的巨伞。马车夫赶车走了,灵宝跟凤霞姐弟俩介绍,眼前的这棵古樟树,就是以前曾多次帮助和救过他们的那棵神树,这姐弟俩听后连连朝古樟树打躬说失敬。进了家门,一个纤柔清秀的丫头问他们找谁,灵宝答他是这家的公子,问他的家人是否都还齐全。丫头告诉灵宝,家里现在有老太爷、老爷和夫人三口人,老夫人几年前去世了,老太爷现在很衰老,时常连谁是谁都认不好。

  

  内室里江仁卧榻在床,旁边有丫头在看守。江仁真的很衰老,皱纹密布须发皆白,脸上和手上有不少铜钱大的斑痕,完全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灵宝撩衣跪倒,抚着爷爷那满是蚯蚓般血管的手,江仁睁开眼,苍老的面孔浮出慈祥:“灵宝,是你吗?” 

  

  “爷爷,是我,我回来了!”泪水滑过灵宝的脸膛。

  

  江仁问灵宝这些年都去了哪儿?为啥每次见到他,他都不理爷爷,拽他,他就跑没了影。灵宝听出来了,爷爷误以为和他在梦中相会,哭道:“爷爷!这不是梦,是您孙儿真的回来了!爷爷!……”长这么大灵宝还是头一次这么难过,难过自己仅仅一次出游就见不到了奶奶,和爷爷也到了要诀别的时候——灵宝已算出江仁即将离世的日期。

  

  江成和文玉闻讯赶来,一见面,江成吃了一惊,文玉向后倒退了几步,夫妻俩谁都不敢相信眼前的灵宝就是他们的儿子。不错,这个年少的公子和儿子走时一模一样,可是,二十五年过去,他的容貌怎么一点没变。克制着惊骇文玉问灵宝是谁,灵宝就把他们三人去九子山面佛,回来时按照佛规,将他们返阳的时间,向后推延了二十五年等讲了一遍。讲完,灵宝唤凤霞和胖虎过来,介绍凤霞是他认的干姐姐,也是江家未来的孙媳妇,胖虎是他的干弟弟。

  

  对灵宝最初不归的原因,文玉曾有过猜想,认为灵宝是在逃避他和表妹的婚事。为此,文玉对儿子恨得是咬牙切齿,发狠等灵宝回来要好好地教训他一下。然而一年年过去却不见灵宝回来,文玉对儿子的气也消了,认为只要儿子回来就行。后来的日子,文玉劝侄女不要再等,让娇儿选一个差不多的男人嫁掉算了。谁知娇儿不肯,在自知和表哥的婚事无果的情况下,毅然出家当了僧尼,让文玉那颗原本就不安的心,更加觉得对不住侄女。

  

  知道儿子天生神异,江成和文玉不再怀疑,在对凤霞姐弟赞许了一番之后,吩咐下人置办宴席。然而没等席宴开始,一对母子造访,母亲四旬左右的年纪,发髻梳得利落光滑;儿子十七八岁的年龄,举止文雅透着一股子书生气。虽然过去了二十五年,灵宝一眼在这个母亲身上找到当年水仙的影子,水仙怔住了,秀颜透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没想到她昨晚的那个梦境竟是真的。原来,水仙昨晚在梦中与灵宝相遇,灵宝说他明天就回吉祥村。早上醒来回忆,水仙越想越觉得奇怪,因为梦中的情景是那么的真切,于是决定回吉祥村看看,看看梦境中的事情是否属实。

  

  快三十年后相见,两人讲了各自的经历。灵宝讲他被古樟树灵给拖到地下,然后在活死人的教授下读书……至于他的容貌,只说从九子山回来,时光已然过去了二十五年。

  

  水仙的情况是,她的婆家家境一般,幸亏有灵宝送给她的那两饼银子做底,这两饼银子对灵宝家来说算不得什么,却比水仙男人分家后得到的全部家当都多,因而奠定了水仙在她家的主事地位。随着婚后日子的流逝,水仙的三个儿女相继出世,两个女儿模样俊秀,儿子程溪一表人才。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水仙的丈夫在六年前得肺痨死了。没了丈夫,水仙将全部心思放到儿子身上,虽不宽裕,却拿出钱来供程溪读书。水仙这么做有个原因,就是她夫家是三国时期吴国副都督程普的后人,到她夫家这支现在衰落了,水仙希望儿子长大后能够有学问,到外面某个一官半职重新光耀程家的门楣。

  

  一番叙旧水仙告辞,灵宝哪里肯依,讲水仙母子既然来了,就和他们一起用膳,同时请来村里以前的那些孩童,这些孩童包括根生、臭屁狗和来福等人。从前的童伴们久别重逢,大家在惊异灵宝公子还活着的同时,个个开心极了。

  

  


编辑点评:
对《第49章 返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