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戏精”

“戏精”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 2019-06-20  分类:散文  字数:1697  阅读: 185  评论:0条 推荐:4星

表叔在一家工地打工,辛苦了大半年,工资却被老板恶意拖欠,便去找当乡长的外甥。刚见面时,外甥还是满脸堆笑,一口一个舅。可当听了来意,笑意顿时凝固:我还有个会议!鬼才信呢!眼看是吃响午饭的时候,开个屁会
 

表叔在一家工地打工,辛苦了大半年,工资却被老板恶意拖欠,便去找当乡长的外甥。刚见面时,外甥还是满脸堆笑,一口一个舅。可当听了来意,笑意顿时凝固:我还有个会议!

鬼才信呢!眼看是吃响午饭的时候,开个屁会。表叔气哼哼地扭头走了,他心里很清楚:外甥给他下的是逐客令!

闷了一肚子气,表叔是逢人就说,外甥就是个“戏精”。眼下只是个乡长,要是当了县长、市长?乖乖,恐怕是连他爹娘都不认了吧!

“戏精”,百度释义中是对那些德高望重,形态风流,演戏惟妙惟肖,演什么像什么的老演员一种称谓,也称“老戏骨”。但在老家那块儿,多是指一个很装、很会给自己加戏、超级作秀的人。

生活中到处可见“戏精”。老舍先生在他的小说《不成问题的问题》中,曾对戏精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书中的主人公丁务源就是个集数种演技于一身的“戏精之王”。作为树华农场的主任,他是一枚什么责都不负的负责人。从耕种到养殖,每一样都……不会,但他会演戏啊!

在树华农场公司一群八卦精、甩锅精等人的造势下,从来不谈感情、不聊八卦、不懂讨好的尤主任,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手打理好的农场落入丁务源之手。果树上结的果子,是往年的三倍之多,这份功劳当然也算在了丁务源头上……

小说中的尤大兴被挤兑走了,但还有下一个农场等着他。而那些由戏精组成的坐吃山空的树华农场又能维持多久?那个只会说“不成问题”的戏精丁主任,他职业生涯又能走到哪里呢?

难道真的只有变成戏精,才能升职加薪?书中没有明说,但也似乎给了一个答案。尤其是当前社会,给自己的生活加戏已经成了一种潮流,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文化,没有人能够不落入这个套路之中。

生活中到处可见“戏精”。之前,曾在一家公司打过工,就发现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演戏,平时串门聊天,工作拖拖拉拉,一旦老板出现的时间,那就是他们最忙碌的表演时间。他们会匆忙关掉上一秒还看得津津有味的视频,开始忙着给客户打电话、写方案,忙着发现小问题当中的小问题的小问题……当然了,这类戏精其充量也就是办公室里戏精。

还有更精于表演的,对待领导低头哈腰、对待同事疯狂排挤、对待下属冷若冰霜,他们最擅长扮演崇拜者的角色,崇拜公司,崇拜老板,连上司放了个屁,他都会说“真香”,或慷慨激昂,或楚楚动人,将拍马屁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深入人心。

早些年单位来了个新领导,有晚上到办公室读书看报的习惯。消息传出,就有那么几个人晚上踩着点来“陪读”,在办公室耍手机、打游戏,玩到半夜再发一条短信:“我加班,我快乐!”

上司喜戏打球,就天天当“三陪”。也不管打的好与孬,反正是一句一个“好球”,直夸领导是“心花怒放”。想想也是,那领导也是人呀,也喜欢被人夸……这都是啥玩意儿!或许,这就像“萝卜白菜,各有喜爱”吧!

人生如戏,在生活中需要不需要这样的“戏精”呢?自然,每个人的想法与看法都是不尽相同的。听了安子的话,我也释怀了!

(2019年6月20日完稿)


编辑点评:
对《“戏精”》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