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48章 判罚

第48章 判罚  作者:辛言

发表时间: 2019-06-20  分类:长篇  字数:3328  阅读: 262  评论:0条 推荐:0星

 


       余祥成为司马道子王府副管家的消息很快传到彭通的耳朵,彭通知道后甭提多后悔了,暗骂自己眼拙都不如女儿,没看出余祥是个人才。司马道子王爷是什么人,那可不同于一般的王爷,他是当今皇帝的亲叔叔,整个朝廷的军国大事差不多由他一个人做决定,给这样的王爷当管家,那以后……斟酌了斟酌,彭通去征求女儿的意见,当听说余祥走后,女儿仍继续和他有联系,彭通不怒反喜,马上托人向余祥提亲,余祥二话没说便答应。很快,余祥写信禀明了母亲,在征得母亲同意之后,择吉日选良辰,把彭莹娶进了他在司马道子王府的家门。

  

  司马道子看过彭莹后大为诧异,问余祥为何要娶这么一位相貌平常的大龄女子为妻,余祥答患难之恩不敢忘。司马道子很感动,认为余祥是一位忠义之人,过后将余祥招为自己的王府幕僚,参与对朝廷军政事务的谋划,此后余祥开始官运亨通,直至后来被朝廷封为丹阳郡的太守。余祥为官之后,其内心仇视世人的魔性渐渐显露出来,他把他搜刮受贿来的钱财拿出一半来交给他弟弟,让他弟弟以放高利贷的形式,把乡邻的土地大部分给兼并过来,失去田地的乡邻因生活没了依靠只得卖儿卖女,同时沦为有钱人家的奴仆,余祥由此达到了他报复乡邻的目的。对辖下的百姓,余祥通过增加苛捐杂税加重对他们的盘剥,对缴纳不起和不满者,就用酷刑和牢狱来惩治他们。到后来,余祥草菅人命,杀人如麻,视百姓的性命如蝼蚁,直到遇到灵宝被处斩。

  

  余祥的事例再一次证明,世人自私、凌弱以及势利的本性,很容易导致受伤害者心灵的扭曲,受伤害者一旦得势就会报复社会,形成世间彼此伤害的一种因果反应。另外,余祥的事例也说明了一个道理,就是磨难是一个人一生最好的学堂,只要他能够运用的得当。

  

  灵宝问余祥接下来的欲求,余祥答他不敢奢求再托生为人,只求转入到畜生道做牛做马,以赎他生前残暴杀戮的罪业。灵宝说《左转》中讲,“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我佛的宗旨是普度众生,余大人现在能真心悔过,本座心里甚感欣慰,如此下去,余大人今后不但可以开悟成佛,更何况转世托生为人乎……

  

  “说的好!灵尊终究是灵尊,不愧为佛陀座下的灵慧弟子……”

  

  从大殿内出来一众人等,说话的不是别人,竟是在山下遇到的那个猎户,他的左首是那个老者,右首是那个摔伤的老汉,身后跟随的是酆都大帝、十殿阎君等。未及灵宝回答,那个猎户已然显出原形,一位头戴毗卢冠,身披天衣颈环璎珞,手持锡杖的女菩萨出现在跟前,再看她右首旁那个摔伤的老汉,哪还是什么老汉,而是化作她手中的那根锡杖,这位女菩萨不是别人,正是掌管整个幽冥地界的教主——地藏菩萨。姐弟三人起身相迎,余祥伏在地上不敢抬头,大家各施佛礼,那位老者激动道:“灵尊,三年不见,难道忘了为师不成?”灵宝大吃一惊,一把握住老者的手道:“老师,原来是您,恕学生眼拙,没能把您认出来。”谢安说无妨,灵尊现在认出了也不迟。 

  

  原来,事情并非像胖虎想象的那样,地藏菩萨和灵宝的老师谢安不到山下去相迎,而是换了种迎接的方法——试探。第一试,地藏菩萨和她的锡杖化作猎户和老汉,试探灵宝他们的慈悲心肠;第二试,试探灵宝的感知,当然,谢安问的那个问题,已在他心里悬了很久,因此,当灵宝回答后,不但解开了谢安多年的疑惑,也由此恢复了灵宝的佛身;第三试,鉴于余祥的魂魄在孽镜中的虚无,地藏菩萨决定,把对他的判罚交由灵尊来界定。

  

  地藏菩萨执起凤霞的一只手道:“金凤,好俊的女子,跟灵尊在一起,称得上是天生地设的一对!”夸完凤霞又赞胖虎,赞胖虎长得笑眉笑眼貌似弥勒。想到他的前世曾经是一只火龙,因受了地藏菩萨的教化才转世为人,胖虎跪下叩头:“菩萨在上,胖虎给您,不,火龙给您磕头了。没有您的大恩大德,我火龙哪能会托生为人,指定还在水里跟蛤蟆作伴,每天到处捉虫……”说到这儿动情,鼻翼扇动竟然哭了,逗得一众阴神失了以往的威严。地藏菩萨问灵宝是否已界定出对余祥的判罚,灵宝胸有成竹,在一张纸上题写了十六个大字。地藏菩萨观览,见纸上写着: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幡然醒悟,可证菩提。地藏菩萨览罢传示给酆都大帝、十殿阎君及谢安等阴神,这些阴君、阴官们观后无不颔首赞成。 

  

  余祥被带出,大殿内进来些童子,他们在每一位前摆下食案和蒲团,接着,又有些童子托着盛有珍馐美味、玉液琼浆和异果嘉肴的食盘进来——地藏菩萨为灵宝三人准备的仙宴开始了。

  

  地藏菩萨对灵宝给余祥的判罚大加赞成,为此,她决意将幽冥地府里的至宝“业镜”借与灵宝,以助灵尊在东部洲界弘扬佛法,灵宝大喜,因为他深知这块幽冥至宝——业镜的妙用。

  

  说到业镜,先得介绍一下幽冥地府那块神鬼皆知的孽镜。孽镜高一丈,宽十围,凝有天地之灵气,凡是人的魂魄到此,皆可照显出其本来面目。之所以这样,是因人为灵性之物,从生至死一生所做之事心里都明白,正所谓心知肚明。而业镜原为幽冥地界里的一块神石,一次幽冥地界里发生地动,这块神石显露出来并散发出一种绿幽幽的光泽,地藏菩萨得到后用地狱之火将它炼制成一块宝镜。这块业镜的妙用与孽镜不同,孽镜照射出的是人生前其魂魄的罪业,而业镜除了能照射出人生前的罪业以及人死后对其魂魄的判处——或舍此秽土往生净土,或从此秽土堕入无间地狱,更重要的是,它能让尘世间发生过的事幻化成形。

  

  胖虎问黑白无常怎么没来,地藏菩萨示意将黑白无常喊来,黑白无常来了,胖虎说在丹阳城时黑白无常帮了他们大忙,由于匆忙没来得及表示感谢。黑白无常答胖虎客气,日后要是有用他们的时候,就请灵尊施咒召唤他们,胖虎高兴得不行,问黑白无常愿不愿跟他结拜为兄弟,就像当年的刘关张桃园三结义。黑白无常先想推辞,认为这种阴阳间的结拜,纯属于竹竿打月亮——根本就够不着,不过转念一想,拜了也无所谓,因为即便这个胖家伙有事,还有人家灵尊和菩萨做后台。于是乎,黑白无常和胖虎互相敬酒并叩头,就此结义为金兰。

  

  谈着谈着,地藏菩萨将话引到入灭上来。原来,佛和菩萨要现世人间,他们的身份是不能露的,一旦泄露就必须入灭。什么是入灭?入灭就是圆寂或是涅槃,也就是凡人所见到和听到过的佛家弟子坐化的意思。可是这样一来,灵宝要想在东部洲界继续弘扬佛法,那他的元神只能通过六道中的人道再回到凡尘,就像他当初转世投胎到江家一样。好在万事都能变通,变通的方法,就是将灵宝他们回到凡间的时间延迟。知道地藏菩萨的意思,灵宝问他们应该向后推延多少年,地藏菩萨说怎么也得延后五十年。“五十年……”灵宝想他的爷爷奶奶肯定是见不到了,爹娘即便健在也是老态龙钟。看灵宝踌躇谢安进言,认为五十年太长,与其五十年不见得稳妥,倒不如改为五十年的一半——二十五年,因为灵尊现已恢复了佛身,一旦遇到需要回避的场合,只要变化一下面目即可。对谢安的这个建议,灵宝和地藏菩萨皆表示赞同。

  

  该要离去,灵宝他们与幽冥地府里的众阴神们一一道别,到了谢安那儿,灵宝和谢安紧紧相拥道:“老师,学生真舍不得你!”谢安呵呵笑道:“灵尊,老朽其实也舍不得你,只是你有法旨在身,老朽不敢留你。请灵尊放心,但凡有用得着为师的地方,为师定当通融。”地藏菩萨施咒,大殿内现出一个云雾滚涌的时空隧道。灵宝拍拍胖虎的肩膀,一手拉起他的手,一手拉起凤霞的手,一步步朝时空隧道的云洞里走去。

  

  顷刻,灵宝他们就像三颗没有光迹的流星,在看似没有尽头的时空云洞里风驰电掣般地穿行,前面的景物如变幻莫测的万花筒,在他们的前方极速地闪现、掠过和消逝。穿行的时间很短,短暂得让人来不及回味儿,灵宝他们回到了二十五年后的栖霞村。

  

  


编辑点评:
对《第48章 判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