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七十章 没有结局的结局(大结局)

第七十章 没有结局的结局(大结局)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19-06-19  分类:长篇  字数:6018  阅读: 174  评论:0条 推荐:0星

 

牛永成不断从宴会厅出来到门口催促于雨朋,说里面的长辈们都问几遍了,新郎新娘怎么还没开始敬酒呢,要再拖拖拉拉酒宴就快结束了。

秦婉玲和梁晓芸又去杨洋、黄雯、Evie房间找了一次,还是一无所获!

“四哥,不好了!有人说看到杨洋嫂穿着新娘服装和两个女人一起坐快艇走了!”莫小兰匆匆忙忙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说。

于雨朋脑子瞬间乱了,因为事前没有任何征兆,甚至没有听到杨洋说过半句不对劲的话。

“小胡,小胡,快,快给我弄船!”于雨朋急切地喊,又看身后的两个新娘,“婉玲,晓芸你们安抚好咱爸妈他们!”

急匆匆跟着胡小泉往外走,刚几步迎面碰到季维斯。这时季维斯已经哭得憔悴不堪,凄怆的身形摇摇欲坠!

“老五,你这是咋了?”于雨朋心里不由得又是忽悠一下,伸手抱住摇摇欲坠的季维斯,大声叫,“大哥,三哥,快帮忙!”

“呜呜……四哥,真的,呜呜……真的出事情了!呜呜……”季维斯哭着说着,伤悲的眼泪不住地往下流着,肩膀也在抽动,颤抖着双手把刚刚收到的传真资料递给于雨朋,“杨洋,呜呜……嫂子得的,是肝癌!而且,已经,错过了,呜呜……最佳,治疗期!呜呜呜呜……”

“啊!”于雨朋脑袋“嗡”的一下,只觉眼前一黑“噗通”栽倒!

旁边的人七手八脚又是掐人中,又是揉气海,都喊乱了。

大约十几分钟后,于雨朋终于长出一口气,睁开眼睛,看看旁边泪流满面的季维斯、秦婉玲,拉着龚兴龙的手站了起来,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倒下,当前的环境下他必须坚强。

“大哥,你和嫂子负责带着婉玲、晓芸安抚咱爸咱妈他们!千万不能告诉他们出什么事儿,就说我有急事——”于雨朋清醒了一下头脑,拉着龚兴龙说,却被梁晓芸打断了。

“朋,找洋洋姐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这是咱们家的大事儿,我必须一起去!”梁晓芸坚定地说,就如同她在警队发号施令一样,不容置辩。

“雨朋,我也必须去!咱们三个一起去,不找到她不回家!”秦婉玲瞪着迷离的大眼睛,眼珠一转不转地盯着丈夫。

“好!听你们的,咱们夫妻同心!一起去找洋洋!小胡,快去我房间拿挎包和手机!”于雨朋重重地点点头,又看向莫小兰,“六妹,你带着孩子跟大哥大嫂一起稳住宾客们,按原计划吃喝玩乐,该干嘛干嘛,该送谁去哪不变!绝不能让大家察觉这次的事!二姐,你马上联系各地分公司的领导,把杨洋三个人的照片发出去,让他们迅速私下查找附近的医院、酒店,看有没有她们的消息。再有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实情,就说我们四个提前去欧洲度蜜月了!三哥回去跟三嫂好好照顾爸妈跟孩子们,家里的事就得靠你们两口了!老五,晓蕙就快生了,你最好多抽时间陪陪她,还有看能不能通过你的关系,找各地的名医,把洋洋的情况大致说说,看有没有机会治好她的病!”

“于哥,快艇来了!”胡小泉迅速跑到于雨朋跟前,把包和手机交给他,“咱们可以直接去沙巴机场!”

“好!快扶你嫂子上快船!”于雨朋拉着秦婉玲和梁晓芸手,几步走到栈道旁边的船跟前,看着泪眼迷离的龚兴龙和牛永成,又看看其他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大声说:“大哥,三哥,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要沉着冷静!多跟二姐商量!走!”

话音方落,几人急忙上快艇。一艘银白色快艇像离玄之箭,在木屋中间穿梭着过去,左摆右晃几下,尾端泛起白色的浪花,向着广阔的海平面飞驰而去,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沙巴机场大屏幕前,四个人站着仔细看,航班班次表里,三个小时以内共飞走了七个航班,南非、雅加达、斯里兰卡、温哥华、台北都可以暂时排除,可能性较大的是吉隆坡和香港。吉隆坡是最近的大港口,最有利于转机到世界各地!香港的可能性最大,因为Evie是港大的博士,再加上杨洋的病之前就在香港医治。于是他们决定选最快去香港的方法,就是乘坐一班路经新加坡到的德黑兰的飞机,再从新加坡转机到香港,预计午夜前能到赤鱲角机场。

深夜,于雨朋一行四人刚出闸口,就被小薛的助理彭程认出,带他们离开机场,一路上汇报着他们查到的情况。从下午接到小薛的通知,他们就到了跟港大有联系几个大型医院问过,都没有杨洋的名字出现,也没有看到相像的人。有人专门跑遍了域多利皇后街的小区,拿着Evie照片问过各个门口保安,有一个保安认出了她,却说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她进出。

没有杨洋的行踪,可以说一筹莫展,于雨朋焦虑地看着车窗外,眼睛布满了血丝。

“朋,咱们分开找吧?”梁晓芸忽然拉着于雨朋的手说,他的手已经冰凉冰凉,从早上到现在没有吃喝过东西呢!梁晓芸心疼的不得了,此时却又没别的办法安慰他,“你跟婉玲姐和司机到玛丽医院再仔细找一遍,我跟彭副总去南区找陈警司,看能不能通过警方查到洋洋姐的消息!”

“也好!你要注意安全,随时打电话给我!”于雨朋觉得梁晓芸说的有道理,现在是任何方法都要尝试,说完看着一旁的彭程。

“于董放心,我负责照顾好老板娘!”彭程心领神会,他对司机说,“阿远,老板和大老板娘现在就交给你,出事情了我拆你骨头!留意前面有没的士拦停一辆。”

“是,程哥放心好了,包在阿远身上。”阿远答应的非常干脆。自从梁晓芸、曹小虎上次在机场出事以后,在香港公司的人都必须经过精挑细选,他们私下发誓不让老板在港九再有差池,所以接到小薛通知后已经安排了几十个人在老板要去的地方等着。

天色微明的时候,于雨朋拉着秦婉玲的手从玛丽医院里面往出走,旁边紧跟着司机阿远,身后十几米外有十多个年轻人不远不近地跟着。

梁晓芸和彭程在医院大门口站在,老远看到于雨朋冲他们摆手。

一夜过去了,没有丝毫进展,彭程建议大家先到附近餐厅吃点东西,边吃边等陈警司那边的消息,现在只有那么一点希望了。

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陈警司打来了电话。他告诉梁晓芸,根据机场提供的资料,二十四小时以内,往来香港机场的所有旅客名单中,没有一个叫YangYang的瑞士籍女人,叫Evie的女人共有九个,年龄接近的只有一个,但她是和丈夫孩子来港度假,证明杨洋她们三人没有来过香港,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

大家陷入沉默,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大希望的香港都没有,她们会去哪里呢?世界这么大!

“朋,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再不行就只有满世界找她们了!”梁晓芸忽然站了起来,于雨朋和秦婉玲也站起来看着她,都希望这次是根稳妥的救命稻草!

“芸妹快说,无论如何咱们也绝不能放弃!就算找遍全世界也得找到她们!”秦婉玲紧张地说,握紧于雨朋的手有些颤抖,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她们三姐妹相处的如同一个人。

“这样,我马上打电话,跟洛城市局的闫鹏程联系,让他以公安的名义监控洋洋姐和黄雯名下的银行账户,只要有存取款就能查到具体地址。等一下再让陈警司他们这边也调出Evie账户信息,只要任何一个有消息,咱就立刻赶过去在附近找!”梁晓芸认真地说。

“嗯,就这么办!”于雨朋望着窗外说。

梁晓芸走到窗边开始打电话,表情相当严峻,说话简洁有力度。

秦婉玲看着一夜间憔悴的于雨朋,心里有股难言的悲苦,她伸出柔软的手轻轻舒展他眉宇间扭结的皱纹,幽幽地说:“朋,要不然咱再去洋洋妹子上次出走时待过的地方找找?”

“哦——”这一句话提醒了于雨朋,他不禁想到了上次的“忘情谷”相会,同时还想到她上次出走时的留书,她希望他珍爱身边的女人,她希望看到俊朗飘逸、战无不胜的“狼哥哥”!

“婉玲,笑一笑!”于雨朋忽然微笑着看着秦婉玲,眉宇间的英气再度涌现,“我的女人应该是开开心心度过每一天,对吗?”

“瞧你说的,这时候我怎么笑得出来?”秦婉玲看到于雨朋脸上表情刹那间转变,精神为之一振,却实在笑不出来。

“芸,笑一个,咱家晓芸笑起来,那可是倾国倾城!”于雨朋又笑着逗刚坐下的梁晓芸。

梁晓芸腼腆地站起来,在他鼻子上刮了一下,拿起手机往旁边走几步又打电话去了。

“彭总,先帮我们把酒店定了,咱们去酒店好好地泡个澡,晚上到避风塘美美吃一顿!”于雨朋状态已经完全恢复,爽朗地对彭程说:“对了,帮我们几个订明天直飞或转飞合肥的机票,后天去淮南转转。”

几天后的傍晚,于雨朋一行四人走出“忘情谷”,谷里早已经被人开发成旅游景点,人是不少,唯独没有杨洋她们的踪迹,就连以前那个简易房都已经没了踪影。

时间一天天在过去,于雨朋、秦婉玲、梁晓芸仍在四处寻找。

杨洋的不告而别再次让于雨朋陷入痛苦中,尽管他表面很轻松,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难以控制的情绪就跳出来反复折磨他。如今痛苦的人多了,秦婉玲和梁晓芸再也没时间陪父母聊天了,偶尔给孩子们打个电话亲昵一下。龚兴龙、刘云等人也十分揪心,大家担心的不止是杨洋的行踪,还有她身上的疾病,她可能随时都要承受病变的痛苦。更令人们揪心的还有她腹中的胎儿,会给母子俩带来什么样的痛楚,会不会受母亲病情的影响!

最初几个月里,杨洋的银行卡取过四次钱,于雨朋收到消息后即刻带着秦婉玲和梁晓芸飞过去,遗憾的是次次都扑空,之后那张卡再没有使用过。

季维斯没有跟大家打招呼,也没等看他的孩子出生,草率地跟徐晓蕙领了结婚证,又把她托付给了小薛,背起行囊走了,他要到世界各地大医院寻找杨洋。徐晓蕙当然明白他不是为了寻找四嫂这么单纯,可她也明白,硬留住他也没用,他心里怕是再容不进第二个女人了。

转眼间两年过去了,为了配合找寻杨洋,“Free bar”自由吧已经开遍了世界各个地区,却没有一个员工看到或听到过她们的消息。龚兴龙的地产部再次打出了寻找“羊妹妹”的广告,“羊妹妹,我们的“心房”(新房)需要你!”的广告牌随处可见。

于雨朋带着秦婉玲和梁晓芸又寻找了好几年,后来他们也没了消息。

偶尔市面上还有关于他们的谣传,曾有人在马六甲的一个叫做“Free bar”的酒吧里,见过于雨朋夫妇在悠闲地喝酒;也有人说在波尔多河畔的红酒庄园里,见过他们陪几个孩子荡秋千。

当然,这些都是没经证实的谣传,就连在任的新洛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于承业,也从未在公共场合提及过父母的消息。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又是很多年过去了,于雨朋夫妇已经淡出人们的生活。只有洛城晚报的连载专栏里,一篇连载文学《爱我你怕了吗》,还在娓娓叙述着他和她们的爱情故事。

洛城的初春又无声无息地来了,微风依然是带着那么点凉意,尽管四外的绿叶新枝逐渐茂盛,一束束浅粉的杏花笑得正嫣,玉兰早已爬满枝头,牡丹探起一支支小骨朵,风里夹杂着各种花香草香。显然又是一个冬去春来,又是个充满希望的季节……

                

(全书完)


编辑点评:
对《第七十章 没有结局的结局(大结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