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审查 4

审查 4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9-06-12  分类:长篇  字数:3247  阅读: 438  评论:0条 推荐:0星

 

4

   

冯长辛躺在李雪绢的枕头边,刚刚做完床上的“剧烈运动”。点燃一支烟深吸几口,放松放松。

好长时间没来雪绢的宿舍了。从长期的禁欲生活中解放出来的欲望一旦散发出来,能量是相当惊人的。好在可以尽情地贪婪地任意地享受雪绢的身体。

雪绢,人如其名,浑身的肌肤象雪一样的白,象绢一样的细嫩。品味极高。

“离开我四个多月里,连封信都没有。甭定是在日本有了东洋女人?告诉你,我可是吃不得醋的。”

娇腆地数落道。

“日本女人,没劲。光会望着你傻笑,脑子里想的什么,全然不知,没意思极了!也不想想咱囊空如洗,又不会日语,怎能泡得上日本妞呢?你干吃的什么醋?”

说着,伸手揽住了雪绢的腰。

“好啊,你证明给我看,今天就住在这儿别走!反正谁也不会注意到这儿的。”

雪绢的叔父那位美国华侨,继上海之后,他在北京投资的一所大饭店已破土动工。事务所暂时借用中国集团住宅公司的公寓。只要出入时稍加留意,这儿简直成了他俩的二人世界。

冯长辛抚摸着雪娟柔软的躯体:

“不可以的。燕飞今天从上海回北京。”

“提那个女人干嘛!你还不打算离婚呀?”

“心急吃不得热豆腐。那女人要是闻到了你的气味,非脑袋充血不可。她可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的。我可不想让你——我的小宝贝受到任何的伤害!决不允许燕飞动你一根手指头!”

说完,冯长辛钻出羽绒被窝,开始穿衣服。

根据重工业部党委会的决定,陆一心终于从宝华钢铁厂的指挥部消失了。当听说他被调到内蒙古的大包钢铁公司去了之后,冯长辛欣喜若狂。与雪娟的交往更为浓密。不仅是长期禁欲生活的反应,更是自己编织的陷阱大功告成所产生的昂奋,给他的情欲注入了很大的原动力!

“在北京得住几天,她?”

雪娟一边往身上套睡衣,一边问道。

“总有个四、五天吧。不过您放心,我还会要来这儿的。”

“你天天来才好呢。”

雪娟娇声娇气地言道。说完,上浴室去了。

冯长辛取出公文包,确认了一下在日本滞留期间从陆一心的文件夹内偷来的《内部工程表》还在里面之后,用浆糊将信封密封了起来。那是当陆一心来电话给团长请假,说要九点三十分钟之后才能回来后发生的事。冯长辛正是利用这个时间,打开陆一心的皮箱从里面的文件夹内拿出了《内部工程表》。

在日期间,冯长辛平时上街早就留意好了配钥匙的地方。趁一次陆一心没锁抽屉的机会,冯盗走了钥匙。复制了两把。在上海出发的时候,上级宣布团里的重要机密文件,除了仰团长之外,归陆一心一个人保管。无形之中把陆一心抬高到了副团长的地位。当时冯就恨得牙痒痒的,再加上后来得知陆一心和松本耕次的父子关系,原来他有着比自己更大的背景。嫉妒的心理急剧地膨胀起来。每当陆一心不在的时候,他常常翻弄陆一心的东西。看看他到底都保管了一些什么重要文件。当接到陆一心请假的电话的那一刹那,便冒出了恶作剧的念头。于是匆匆离开团长室,赶回自己的房间,打开皮箱和文件夹,取出了最重要的《内部工程表》。考虑到作为同室者肯定要受到怀疑,自己的东西无疑也将要受到检查。于是将《内部工程表》藏在了日本产的裤腰钱包里。而当陆一心向他询问“您,知不知道我的重要文件哪儿去了?”时,则故意大声嚷嚷,一边打开衣箱,将里面的东西乱七八糟地全都翻了出来。意图就在让其它房间里的人都能听见,让其他人都能看到这一幕。以证明他是清白无辜的。

他逼真的演技,蒙住了所有的人。当他装作生气的样子,跑到另外的房间里一个人睡觉的时候,本想一把火将《内部工程表》给烧了的。可又怕烟火被自动灭火报警装置捕捉到,到时候警铃一响,问题就麻烦了。其后的几天里,他一直在想如何处理掉手头的文件,最后总算是想通了,如此要紧的内部文件,烧了岂不可惜!找到对中国内部消息垂涎欲滴的外国企业,肯定可以卖个好价钱。对!就这么办!等风波后去之后,回国时夹在《人民日报》中,顺利地带回了上海。

雪娟从浴室出来了。浑身进口香皂和被热水烫得绯红得肌肤再次激起了冯的欲望。再接再厉,接连二次完成‘攻坚’使命之后,说道:

“这包东西,您可不可以替我保管一下?”

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问道。

“好哇。是不是要紧的东西?”

“当然要紧!可不能放在燕飞住的地方。您还记得上次的事儿吗?我从您这儿拿的外贸部的用过的旧复写纸,我不在家时被燕飞发现了。可不得了了!象公安局的密探一样盘问得我好惨。您说,有什么东西,我还敢往家里放么?”

“那复写纸不是给你练习英语的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雪娟替他抱不平地言道。

“放我这儿好了。这是我的私人书架。抽屉有钥匙的。保证没问题!”

说着,接过冯长辛手中的信封。

冯长辛一把抱起雪娟:

“我爱你!下次等您叔叔来北京或者是上海时,我打算去见他。”

言语中暗示他已有了和她结婚的意思。

惹得雪娟好一阵子狂喜,好容易才摆脱她的纠缠。冯长辛悄然地打开门,确认走廊里无人后,象做贼一样地溜出了房间。

 


编辑点评:
对《审查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