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情思 > 被风吹过的夏天

被风吹过的夏天  作者:水墨鱼

发表时间: 2019-06-12  分类:情思  字数:2145  阅读: 251  评论:0条 推荐:4星

 

  天边的晚霞还在尽情释放那一抹璀璨,残存的余热已被夏夜习习的凉风所驱逐,一点点减退。呼啦一下,街灯亮了,路灯亮了,还有那次第点亮的万家灯火,这炫彩的霓虹,于黑暗处织一件件华丽的霓裳,让夜色显得妩媚而多情。一桥下段的橡皮坝蓄水,伊河水盈盈然,陡然变宽,一泓碧波倒映着红桥、二桥的灯带,以及旁边建筑物的彩灯,摇曳着柔美而朦胧的光影秀场,蓬勃着这个群山围抱小城的独有魅力。

  新建成的河堤公园,路人三三两两,络绎不绝。习习凉风中,不时夹杂着青草和泥土香味,儿子像一头小鹿快活地奔跑着。不知受什么启发,他又折身回到我身边,好奇地问,“妈妈,你结婚没?”

  “我当然结婚了。”

  “你和谁结婚呢?”

  “你爸呀。”

  “是不是人都得结婚?”

  “嗯。”

  “都和谁结婚?”

  “和一个你喜欢的人。”

  儿子没再问,和女儿打闹着跑开,我却在想,当我们择一人终老的路上,我们会错过哪些人,又要和谁相守一生,冥冥之中命运有了怎样的安排呢?

  毕业季,离别季,也是一个告白的季节。

  那是一个没有月色的夜晚,如同今夜,只有路灯强撑着惺忪的眼眸。校园内那排合欢开得正旺,阔大叶子的玉兰在夜风中呢喃,空气中弥漫着七里香,我和他一前一后走在校园的小路上。

  他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男孩,长得帅气,球技也好。犹记得,当我手腕受伤时,他给我提来一大兜水果;当我为完成一幅画作,而错过吃饭时间,他给我送来美味;当我在清除卫生死角时,他默默拿着笤帚和我协同作战。我那篇被老师读过的作文,他当做手法作业,工工整整地抄写……

  还有那个星期天。闺密突然征求我意见,要不要一块去孟津玩?王铎故居、刘秀坟、黄河滩,原来是他提前做足了功课。一行四人组,孟津的文化之旅,让星期天变得格外充实,但一味执念的我,并没有因此而体谅他的良苦用心。面对他的“破费”,我总是妄图用钱去清算,幼稚地让等价扯平,但却不知道,有的东西还真是金钱无法偿还的。

  那次调座位,我驳了他的面子。不知何时,教室里有了我俩的谈资,也不知班主任许老师有心还是无意,把他调成我同桌时,教室里莫名地起了窃笑。好像仇人相见一样,我据理力争,强烈要求把我调到别处。在数次拒绝他的好意后,又一次这样毅然决然,无知的我,从没有留意他黯淡失望的眼神。

  夜风轻柔,夜色静谧,惬意的场景很是熟悉。暑假,是我在家呆最长的时间。忙碌一天的村民,最喜欢在晚上到麦场去乘凉。老家在武松川的一个村落,顺河沟的夜风,让麦场成了天然纳凉地,每晚都聚了一大群人。妇女们的话题大多家长里短,谁家娃子订婚了,哪个姑娘出嫁了,是常挂在嘴边的话题。每每听到这些,奶奶都在我耳边敲鼓,“珍啊,找婆家可不要找老远,奶奶上了年纪,想去看看你,摸不到你家啊。你那个没良心的姑,一尺三寸我给她养大,就这一个闺女,现在跑恁远,老了还能指望着吗?你外婆闺女倒不少,女大不由娘啊!一个就说工作了,在开封上班没办法,那三个都跑商丘,住一趟闺女家老不容易。你那可怜的婆,老了不是只有你妈在跟前伺候吗?咱找婆家,可不能找恁远啊!”

  “嫁远的闺女苦了娘”,奶奶的话终究不是耳旁风,成了我找对象的信条,毕业后俩个县的距离,已经够远了。想想他的那个纸条:“就要毕业了,也知道一切都不可能,但是有的话,我想亲口对你说。”是啊,离别的行囊已经够沉重了,何苦要让遗憾塞满呢?

  夹竹桃开得正欢。我停了下来,他也停下来。那个不善张扬的男生,鼓足勇气,向我说了很多话,那是情窦初开的少年最真诚的告白;我也向他说了很多,那是青涩女生单一的人生思考:既然看不到未来,何苦要让记忆纠缠?我向他表达歉意,祝福他找到一个好女孩。他却不接受我的歉意,因为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喜欢是他的权利,拒绝也是我的权利。他说明天送我,我说父亲来接。他凄然一笑,“以后要记得,在你年少时光里,有个男生暗恋你三年。”感谢那个痴情男孩的一往情深,青春里的对错有怎样的尺度来裁决呢?真的要别离,那教室,那宿舍,那食堂,那琴房,那老师,那同学,那假山,那花草,以及那和我们相陪相伴的一切,都无限依恋。一切的一切,不都是我们在对的时间里,遇到的最最美好吗?

  原以为分开就会与过去一刀两断,谁曾想,昔日的情谊,同学的点滴,还会如昨日重现,那些一起走过的人,那些一起经历的事,有痴傻,也有疯狂,不管甜蜜也好,伤情也罢,都是青春里最唯美的画面,我们都做着纯粹的自己。

  眼前的一双儿女,拉回二十一年的记忆,我也步入不惑之年。那个腼腆的男生,也已为人夫,为人父,有一个能干的妻子和一双懂事的儿女。人生就是这样曼妙,我们不知道会遇到谁,谁又会在记忆里沉淀。

  雪小禅说,暗恋是朵羞涩的小花,它同样开在每个人心中。是啊,谁的青春不暗恋呢?耳边有歌声响起:“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微风吹过的一瞬间……”凉风扬起发梢,恍惚间,记起那个被风吹过的夏天。

 


编辑点评:
对《被风吹过的夏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