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频道 > 现代诗 > 童年

童年  作者:赵静端

发表时间: 2019-06-04  分类:现代诗  字数:4247  阅读: 759  评论:0条 推荐:5星

 


  

  宋双粉,张德欣,他们是班长

  他们领导着我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刘广兴,张秋升,王丙一

  应该是跟着我玩儿

  或者兴风作浪的小伙伴

  

  杨转红脑袋尖尖的,剃的光头

  小一,小二,我有点害怕他

  很久以后,学过黔之驴之后

  知道了童年的认知有盲点

  其实,半学期不到,我已经不怕他了

  

  老师自己走后,放学后罚我们不许走

  不知道是谁

  在黑板上写下吃屎喝尿四个大字

  我拿起粉笔,填上班主任的名字

  当时叮嘱自己记得回家前要擦黑板

  下午老师让大发雷霆,才赫然发现

  忘记抹去了那些呈堂证供

  

  小学同学的名字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

  包括女同学,包括同桌

  实在想不起来,他和她

  到底有没有,金风玉露一相逢的盛况

  

  王老师和李老师

  都喜欢用指头戳我们的额头

  或者用粉笔头砸那些孩子

  偶尔,还会把粉笔塞到睡觉同学的嘴里

  这当然,必须,肯定包括我

  

  还有几个老师会踹我们,巴掌扇我们

  家长也会说,不听话或考试不好

  该打清打啦

  一个真说,一个真打

  这和周瑜打黄盖,大相径庭

  

  田留倩,张秋贞,郭花枝,王米团

  李五转,都是喜欢我的老师

  他们喜不喜欢我,我真的不知道

  我们当时不知道什么是童年

  说无忧无虑也是自欺欺人

  罗大佑的童年,那时应该还没有写出来

  

  老师把我的课本和小说扔到窗外

  恼羞成怒的样子,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狗拿耗子的样子

  我胆战心惊的样子,多年以后知道

  老师应该是良苦用心的样子

  

  孟岳伟,李志毅,于红宾,赵静端

  还有二个人,一共六个人

  在一个雪夜,跑到罗庄,老孟的老家

  拆了一瓶裸酒,在月亮地上结拜为兄弟

  埋下了一颗友谊的种子

  

  那杯酒,无邪的像月光白

  清澈的也像月光

  后来这帮兄弟壮大到二十个人

  这和GDP相比,其实增长的非常缓慢

  

  坐次排行榜中,我一直是老幺

  直到猪尾巴朱俊峰加入队伍

  龙头原来是张新喜,再后来是王永照

  大海航行靠舵手,他们有时

  玩的是大撒把或者仰摆觉尿尿

  用官方的话来说就是不作为

  

  梁艳光从云南回来时,大概十二三岁

  长的一点也不洋气,就是家里的钱洋气

  听说,他家吃饭放很多油,还有肉

  事实也应该真是那样

  他爸从部队离休,带回来很多钱

  应该是好几个万元户的标准

  当时数学学的差,横竖也算不出

  那些钱到底算不算巨额财富

  

  田红宣,王永慧,刘耀武,王小忠

  宋旦,王虎,李宝钢,李茵绍等等

  应该都算发小

  也是一辈子都绕不过去的人

  朴素的友谊,像北店街的土坷垃

  不光彩夺目也不是黯淡无光

  平平淡淡续写人间的友谊

  

  李振杰,应该是个出类拔萃的孩子

  镇中,小中专,一辈子衣食无忧

  该有的他都有了

  他曾经给我寄过一张明信片,1983年

  我一直珍藏着,那些纯真年代

  

  张念生,小时候和我一直是死党

  伶牙俐齿,长来一地脑嘴

  想和他斗嘴,需要魔高一丈

  捕鱼,捉老鳖,打野架

  我们在一起,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有一年夏天,我和秋升,杨迎喜等人

  剃了光葫芦蛋。一到教室

  就直接被老师提溜到讲台上

  然后,罚站一堆次瓢

  教室外面我们嬉皮笑脸

  不知礼仪廉耻

  

  有一年暑假,大家聚在一块玩耍

  突然话题转向我们敬爱的老师

  唾沫星子乱飞,痛陈老师们的滔天罪行

  李振杰也在,骂谁的教风罄竹难书

  杨老温突然短路,忘记带脑子登场

  忘记李振杰的存在,语出惊人

  咬牙切齿直喷李的父亲

  画风突然凝固,鸦雀无声,空气死寂

  

  刘耀武打架不是我的对手

  校园里,奔跑时

  总会绕来绕去,把他拌倒在树坑里

  狼狈不堪。周勇娃应该是个棍子

  但横眉冷对一次之后

  他从来,不缠我的事情

  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摘学校的铃铛这件事,东窗事发前

  应该,绝对是个得意之作

  前因后果,自作自受,这都是正常现象

  人生不得意也须尽欢啊

  你看,不读书,不求甚解

  蹉跎和幸福了我们的童年

  

  冬天的某个凌晨

  杨老温那个笨蛋上磙子上敲早铃时

  一锤子下去,敲在空气上

  被诳掉了下去,弄个狗吃屎

  爬起来就破口大骂

  我靠,你娘那个腿

  你个猪头都没有看铃铛在不在就敲啊

  

  姚拥军和我也是一个班的

  有一次在教室点着蜡烛逗他玩

  不小心,烛火戳在他左眼下面

  那个暗疤和阴影

  一直代表深深的内疚和歉意

  这么多年,在我心头挥之不去

  

  奇怪的是写到现在

  女同学还没有机会登场 

  原谅我,记不起你们的名和姓

  那时,情窦未开,那时山是山水是水

  你们是丑小鸭,我们的干瘪的少年

  赵静,春景,月霞,晓霞,松丽

  张某的妹子忘记叫什么了

  静巧说:哎呦,你知道不

  她一节课一共看了你三十多眼

  

  那些从五七小学流放而来的兄弟

  个个气度不凡,插科打诨的幽默感

  让我们初见世面。李老五,苏老三

  张新军,杨喜军,董红兵……

  这些家伙,在县城

  多年后风生水起,不同凡响

  

  花枝招展的女同学

  一个个像朵花儿,百媚千红

  丽娃,会丽,小冰,素霞,海燕

  城里的月光皎皎如春水

  城里的丫头如此多娇

  北店街的学校,不小心闪了老腰

  

  排球女将,是在收音机里认识的

  郎平,三连冠军,至今记忆深刻

  至今,光宗,照耀着祖国

  山口百惠是真心漂亮啊,清纯可人

  她的倩影,我们百看不厌

  说起来,她占据着整整一代少年的心

  

  那时候,都迷恋武功和少林寺

  梦里能凌波微步和一苇渡江

  易筋经,沙袋,铁砂掌

  童年的标配,就是漫山遍野的疯跑

  从早到晚的挥霍自己的能量

  

  王建亮卖水果时,曾经遇到麻烦

  我用书上学的三脚猫功夫

  三下五除二,收拾了那个地痞

  当时我指点江山的样子应该非常帅

  多年以后,亮哥会给我端一杯酒

  说:兄弟当年真够意思

  

  村后的小山坡上

  没有遇到过仙风道骨的高手

  也没有人说我骨骼清奇

  霍元甲,精武门,万里长城永不倒

  我们一天天长大

  

  放学后,会爬上学校的围墙上

  眺望村落里的炊烟

  鸡犬相闻,村民非常亲近

  然后,学着打坐的样子

  装作会轻工的样子

  盼望着长大,盼望着自由自在的飞翔

  

  寸金难买寸光阴,我们一直半信半疑

  一直挥霍着童年,挥霍着有限的天赋

  空悲切,徒伤悲,对一个孩子来说

  懵懵然若一本天书

  蠢蠢然,不知天高地厚

  

  时间过的真快,春花秋月轻轻一晃

  已经人到中年,已经不惑之年

  偶尔,我会梦到童年

  梦到儿时的伙伴,梦到启蒙我们的老师

  梦到父亲模糊的笑和苛责

  时间轴很乱,乱到

  一直分不清,我置身过去还是现在

   20190601

  


编辑点评:
对《童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