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斗笠琐忆

斗笠琐忆  作者:黑玫瑰

发表时间: 2019-05-24  分类:散文  字数:4621  阅读: 896  评论:0条 推荐:4星

竹篾棕丝斗笠是现在农村常见的遮阳蔽雨生活用具,不!它不但是遮阳蔽雨的生活用具,而且是一件艺术品,你看!三角形的斗状面上密密麻麻地编织着五角形的镂空竹网,外层上半部分,贴着几层又细又平的绢纸,绢纸上描
 


竹篾棕丝斗笠是现在农村常见的遮阳蔽雨生活用具,不!它不但是遮阳蔽雨的生活用具,而且是一件艺术品,你看!三角形的斗状面上密密麻麻地编织着五角形的镂空竹网,外层上半部分,贴着几层又细又平的绢纸,绢纸上描绘着花鸟虫鱼、杨柳春风之类工笔画,还着写着简朴而又醒目的吉利词儿:或者是“五谷丰登”,或者是“风调雨顺”,或者是“和谐美好”;下半部分铺垫着红褐发亮的棕丝,这棕丝是从棕树上刮剥下来,经过加工成丝,均匀地散铺上去的,铺垫棕丝,是利用水的张力原理,使大量的水不至于洒漏下来。内层也铺着一层五角形镂空竹网,只是孔儿比外层五角形大得多。

邵阳县斗笠编织发祥地在哪里?现在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上世纪四十年代,五峰铺镇现板桥村下颜家冲居民组有个叫蒋宏杼的人在湘西洪江镇看到苗家人戴着一种竹篾棕丝斗笠,它既能蔽雨,又能遮阳,轻巧便利、美观耐用,便虚心向当地苗胞请教这种斗笠的编织技艺,学成以后回到家乡,再把这种技艺向村里人传授,一传十,十传百,数年时间板桥村附近今仁湾、塘诗、长江、排桥、胡桥几个村的人们也学会了这种技艺,到解放初期,五峰铺镇大部分村的老百姓都会编织斗笠了,现在斗笠编织技艺不但普及到邵阳县许多地方,邻近五峰铺镇的东安、零陵、祁阳、祁东许多人也学会了,所以五峰铺镇是斗笠之乡。

编织斗笠的技艺要经过两道工序,首先要破篾,即把一种叫水竹的竹子破成要织斗笠的篾条,农村常见的楠竹不行,野毛竹也不行。篾条分两种,织斗笠外层的细篾,俗称为面子篾,细得只有一毫米宽,织斗笠里层的篾条叫里子篾,有三毫米宽。一般把整条水竹辟开,剔除最里层,利用两毫米厚外层做破斗笠面用,再把这两毫米厚的外层又撕成两半,内面一半做里子面,外面一半做面子篾。做面子篾的那一半用专用的篾刀破解成四条或两条,再撕成零点五毫米厚的两半,这面子篾就撕成了。技术高操的人破出的面子篾又细又软,油光闪亮,像一绺美女的长发。篾破好后,就织斗笠,织斗笠分织面子和织里子,先织里子,织里子是放在预先制作好的模子上织的,五峰铺人称蒙子。圆形蒙子分五个方向,每一个方向最少织十三条,最多织十八条篾。织得越多,织成的斗笠越精美。织好里子后再在里子上织面子,每一个里子空间上织三条面子篾,现在有的织两条。一般男人破篾,女人织斗笠,过去的大姑娘小媳妇都织斗笠,现在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打工去了,织斗笠的是老年妇女。也有女人破篾、男人织的。笔者年轻时既破过篾,也织过斗笠。只不过是织的速度比女人差远了,手法麻利的女人一天能织四至五个,一般能织三个,而我这个大男人一天只能织一个,至今给村里人还留下笑柄。斗笠织成后,再卖给斗笠加工工厂,经过拆开,铺纸,画图、写字,扎边,打油六道工序加工成斗笠成品,刚加工好的成品斗笠散发出淡淡的桐油纯香,那纯香,香得诱人,才拿在手上,仿佛捧着一只香气四溢的热僈头,一种喜爱之情便油然而生了。

在我的记忆里,斗笠编织曾经是五峰铺人重要的家庭事副业。三四十年前,其他地方的人们为油盐柴米、人情往费的花销犯愁,五峰铺人把用编织斗笠卖了换来的钱到五峰铺镇上大把大把地消费着,给妻子和孩子买布缝新衣服,让她们穿着到处显摆,为自己打两三斤酒,回到家中坐在竹躺椅上慢慢啜饮着,边饮边咂巴着嘴,仿佛在过着神仙般的日子。他们为有这种毫无顾忌的消费而自豪。五峰铺人很少单独一个人在家里织斗笠,大家把织斗笠当作聚会。白天结伴在一户人家堂屋里,晚上,则聚集围坐在另一户人家家里,借着一它松节油的光明,或者一只盏桐油灯豆大的亮光,再后来是在一盏煤油灯下,大家边天南海北地拉扯着家常,边破篾或编织着斗笠。破着篾,编着斗笠,姑娘们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儿,你唱《洪湖水浪打浪》,我唱《红梅赞》,他唱《绣红旗》……最后一起唱起了《九九艳阳天》:

        九九那个艳阳呀天啦哎哎哟,

        十八岁的哥哥呀坐在河边。

        东风吹得那个风车转,

        蚕豆儿花儿香呀麦苗鲜,

        风车呀风车那个伊呀呀地唱,

        小哥哥为什么不开言,

       ……

这场景,这歌声美得醉人,把小姑娘唱得心放怒放了,把小伙子唱得心里痒痒的,把老男人们唱得抓头挠耳,把老女人们唱得合不拢嘴……这乐趣是现时代老妈们跳广场舞无法比拟的,更是卡拉OK和全民K歌无法比拟的。

世间的生活上演着喜剧,也上演着悲剧,编织斗笠也是这样。上世纪七十年代上半叶,割资本主义尾巴,不准农户私自织斗笠,一切由生产队统管。那时人们乱砍乱伐,山上连水竹也没有了,生产队只得派男人从很远的茶陵县割回来,再分到每家每户,男人破篾,女人织斗笠。破篾织斗笠是分了任务的,完不成任务,轻者罚工分,重者要送到大队去批斗。我们这儿有一户人家是从很远很远的城里下放来的,这家的男人叫莫春生,也分到破篾的任务。莫春生有个十九岁的姑娘叫莫丽云,出落得婷婷玉立,瓜子脸,细蛮腰,同样分到了织斗笠的任务。莫春生破出的篾,村里人讥笑是棕丝丝长,棒槌大,而且常常完不成任务,每个月都轮到罚工分,生产队队长几次威胁要把矛盾上交大队。队里有个二十一岁小伙子,名叫李小东,破出的篾不但像美女的长发,而且像从油桶里浸出来一样,闪亮闪亮的。他破篾有神功,别的男人一天只能破十几个斗笠的用篾,他能破出二十几个。莫丽云见队长要把父亲破篾完不成任务的事上交到大队,便请李小东帮父亲破篾。李小东欣然答应,于时莫丽云偷偷地从家里拿出竹子,送到李小东家里,又偷偷从李小东家里拿出破好的篾放到父亲的篾堆里。以后每个月都这样,莫春生感到疑惑,为什么斗笠篾平白无故地多了许多?但搞不清原因。一来二往,时间长了,李小东和莫丽云便有了感情,这种感情越来越深厚,有人还说他们大冬天常常在储藏红薯的地窖里破篾织斗笠,或许在地窖里还干过好事。半年后,李小东托人到莫丽云家中说媒,莫丽云欣然应允,可莫春生两口子断然拒绝,他们认为下放到农村是暂时的,迟早是要回到城里去的。自家的城里妹子怎能嫁给一个耍锄头把的,难道叫好花插在牛屎上。可莫丽云死命要嫁给这个心灵手巧,善良淳朴的农村小伙子。莫春生火了,扇了女儿几耳光。莫丽云一气之下,跑出了屋外,是夜狂风大作,倾盆大雨扯天扯地下到第二天早上七点,村前的潭江水暴涨,滔滔洪水把两岸的稻田全淹了。当夜,莫家人以为女儿跑到李小东家去了,也没去找。第二天才知道,她并没去过李家,而且李小东也离奇地失踪了。这时两家人才急了,急忙四处去寻找,接连找了几天没发现人影子。大约过一星期,下游八十多里外传来消息,说从河里捞出了一男一女两具尸体,莫李两家急忙去认领,但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只是凭穿着和高矮判断是莫丽云和李小东。村里为这两个有情人用楼板打了两副棺材,草草合葬了。下葬后,村里有个老书先生,用白绸写了幅挽联挂在他们坟前的一棵树上,联曰:

        斗笠传美情要唱当代梁祝化彩蝶,

        哀事告慈亲莫把旧世观念害娇儿。

年年岁岁七夕那天,都有人送上崭新的斗笠铺在他们的坟头上,两家父母也哭干了泪水,村里人每次路过两个有情人的坟前,也不由自主地驻足默哀一两分钟。斗换星移,二十多年过去了,一九九八年,突然一辆奔驰小车开到村边,车上下来五个人:一对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女带着两个小后生和一个小姑娘。眼尖的人立马认出来,那不是李小东和莫丽云吗?原来他们并没有殉情。李小东离家找到了莫丽云。两人相约,上广东偷渡到香港,从小意做起,天道酬情,两人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如今已经是个小老板了,这回回来是衣锦还乡的。遗憾的是,两家父母,常常悲情揪心,哀伤过度,四个老人也全部先后离世了,他们逝世前嘱咐村里人,把自己葬在儿女们的坟前,那时信息传递没有现时代迅速,李小东和莫丽云也因为莫丽云父母阻婚,不敢及时联系,就这样耽搁了。夫妻俩追悔不已,便谨具三牲酒礼,带领儿女们来到“自己”和双亲的坟前,跪拜叩哀,祈求老人们在天之灵,来格来享!有好事者又送来一联挂于他们父母的坟前树上,曰:

     斗笠传美情曾唱当代梁祝化彩蝶,

     荣事告慈亲请将新世时代奠亡灵。

 

作者地址:湖南省邵阳县五峰铺镇仁湾村

 

 

         

 

   

 


编辑点评:
对《斗笠琐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