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4章 梦的应验

第4章 梦的应验  作者:辛言

发表时间: 2019-05-24  分类:长篇  字数:3397  阅读: 894  评论:0条 推荐:0星

 

 

     半日后,灵宝到了紫金山麓。紫金山又名钟山,这里气候湿润,植物丰富,远望紫金山,莽如巨龙,气象万千。灵宝极目远眺,忽然,他发现湛蓝的天空有只苍鹰在盘旋,暗忖这只苍鹰会不会盯上了他,听大人们讲,这山里的苍鹰极为凶悍,有时对人也敢攻击。


  灵宝的猜测似乎得到验证,就见那只苍鹰将羽翼一抖俯冲下来,冲的方向正是灵宝停驻的地方。灵宝拾起块石头做武器,然而,苍鹰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一处草丛,在它即将落地的那一刻,草丛里窜起一条白蛇,在苍鹰的腿上狠狠咬了一口。苍鹰很敏捷,锋利的尖喙顺势一啄,白蛇的身子被划开了一道。白蛇被啄了一口不敢恋战,亡命朝着灵宝的这个方向爬去,到了灵宝跟前,不知是吓晕了还是想寻求灵宝的庇护,卧在他的脚下不动了。细看白蛇,见它通体玉白,身上的鳞片细密光滑,一对黑眼睛就像是晶莹剔透的宝石。


  苍鹰飞起二次盘旋。来不及多想,灵宝卸下包裹丢到地上,一手握石一手提萧护卫。对灵宝的干预苍鹰恼怒,啸叫一声朝灵宝扑来,灵宝自知不敌,另外他也不想毁了那支紫竹萧,在掷出石头的那一刻,斜刺里向右跌避。然而灵宝不是牧羊人,掷出的石头没准头,苍鹰巨大的羽翼带着一股劲风掠过,灵宝的人是躲过了,但尖锐的利爪划破了他衣衫的后背。


  好险啊!整个就是千钧一发,灵宝倒地后汗就下来了。


  感觉不能这么和苍鹰对峙,灵宝朝四下寻视,看到右前方有棵樟树,灵宝捧起那条受伤的白蛇到了樟树旁,把它放到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倚着樟树和苍鹰周旋。苍鹰展翅围着树转,弯钩似的尖喙十分吓人,就在这危急时刻,从樟树上“喀喀喇喇”地钻出几根枝条,枝条向下直奔苍鹰而来。苍鹰顿感不妙,振着翅膀向高空飞去,很快没了踪迹。


  灵宝长出了口气,一屁股坐地开始喘息,那些枝条也收回到树上。看着樟树,灵宝纳闷他尚没触摸木符呼唤树灵,这棵樟树便来帮忙。很快灵宝便悟到,就是通过这棵樟树,古樟树灵知道了他的险境,用不着他触摸木符召唤,便驱使眼前的这棵樟树来相助。最让灵宝想不到的是,他现在救的这条白蛇不是普通之蛇,而是长江水系龙王的女儿——龙女。歇了一会儿,灵宝抚着那条白蛇道:“好了,没事了,你可以走了。”对方似听懂了点点蛇头,然后朝溪水的方向蜿蜒爬行,很快就从灵宝的视线中消逝。


  这场人鹰之战耽搁了灵宝的一些路程,已过晌午进到一片谷地。又走了一程,隐约见前面的坡地上有处寺院,寺院下有个村子,村子古朴自然。灵宝朝寺院走来,见寺院的朱漆门上方写着“灵觉寺”三个字,寺院大门紧闭,只有旁边的侧门开着。灵宝饥渴难耐,但没进寺,他知道寺里一向恪守“日中一食,过午不食”的用膳戒律,于是就想到村里转转,看个别人家是否愿意有偿提供。


  村子不大,也就十几户人家,灵宝依着一棵粗大的梧桐树坐下,一边乘凉,一边想着怎么向村民购买食物。唉!在家千般好,出门万事难,难怪家人不放心他出来。想想自己从小便是家里的掌上明珠,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上怕掉了,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爷爷江仁都得想法子去摘。这次到外公和外婆家,全家就像众星捧月一样欢迎他的到来,哪曾想刚出来半日,就沦落到无家可归的地步。


  正想着,忽见远处的树丛里走出一个男孩,男孩袒胸露肚全身只着一件短裤,沾满泥巴的胖手上提着两条黄鳝,鳝鱼用柳条穿过,显然是刚刚被捉到,长长的身子还在不停地扭动。再打量,见男孩弯眉大眼面相端正,胖嘟嘟的脸颊一动现出两个酒窝。咦!莫非梦中梦到的那个圆鼓鼓胖乎乎的东西就是他?嗯,应该是的,梦里的那个寺院有了,现在这个胖男孩也已出现,接下来就该是那个彩凤。胖男孩也看着灵宝,最后,目光落到那支紫竹萧上,不知灵宝拿它做甚,暗思有可能是用来打狗讨饭。


  “哎,胖子,你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吗?”初涉世事,外加不知对方叫啥,灵宝的问话很唐突。胖男孩不快,立眉说他不叫胖子叫虎子,只不过别人都管他叫胖虎。灵宝赶忙道歉,说他打外乡来,现在腹中饥饿,而这附近又没什么客栈,所以,他想找个人家买点东西垫垫。看灵宝道歉,叫胖虎的男孩这才胖脸缓和,眼珠转了转,把手里的鳝鱼一举道:“你想吃东西啊,容易,你把这黄鳝买去好了。”灵宝这个气,心说这个胖男孩缺心眼啊,鳝鱼好吃不假,可我两手空空总不能把它们给生吞了吧?压住气,灵宝问他的那两条鳝鱼想卖多少钱?


  胖虎的胖脸有了笑意,他这一笑还真像是弥勒现世,伸出四个胖胖的手指说卖四文钱。灵宝摇了摇头,以为灵宝嫌贵胖虎缩回两个指头,灵宝见了仍是摇头,胖虎泄气,问灵宝想出多少钱,灵宝一脸郑重,也伸出四个手指说他出四十文。“啊!——”胖虎惊讶地张大嘴巴,问灵宝说的可是真的,灵宝答他绝不失信,从包裹里数出四十个铜钱递到胖虎的手上。


  四十个铜钱沉甸甸的,幸亏有绳拴住,提着铜钱胖虎把鳝鱼交给灵宝,灵宝不接道:“胖虎兄弟,你看我远道而来,居无定处,这鳝鱼你不会是想让我生吃了吧?在下给了你四十个铜钱,你怎么也得把它们拿回去弄熟了再给我吃。还有,这大热的天我也渴了,你家的凉水总该不会要钱吧?”灵宝不紧不慢,揶揄的口气似乎在启迪一个弱智,对方转过弯来:“好吧,那我就拿回去让我娘炖了,一会儿我再给你送水来。”说完提着铜钱和鳝鱼高兴地往家跑去。


  时间不长那个叫胖虎的男孩出来,让灵宝惊讶的是,他身后多了一个袅娜的女子,女子十五六岁,身着一身靛青色的女子服饰,在这苍翠的山村里显得格外醒目。


  胖虎和那个年少女子到了近前,指着灵宝道:“姐,就是他,让咱们给他弄吃的,铜钱也是他给的。”被胖虎称作姐姐的年少女子长得奇俊,高鼻梁深眼窝,一对凤目乌黑明澈,胸前的菽发裹都裹不住,问灵宝这是从哪儿来,又到哪儿去。灵宝的嗓子愈加干涩,施礼道:“小姐,我是从山那边来的,到这儿是想参拜这的寺院,由于赶路错过了晌饭,所以想先弄点吃的再做打算。”胖虎的姐姐蹙了一下眉道:“别叫我小姐,我们穷人家的孩子当不起。你去寺院做啥,是想出家吗?”灵宝答他并不想出家,他只是到寺院暂住。胖虎的姐姐让灵宝跟他们回去,说这村头野地的怎么吃东西,胖虎也在一旁催促,讲他娘都把鳝鱼焖锅里了。灵宝客气了几句,跟着这姐弟俩往家走去。


  胖虎家在村子的东头,三间破草房,院子是用竹杆和树枝插成的篱笆墙。听到脚步,一位温婉质朴的妇人迎了出来,不用说,她就是这姐弟俩的娘了。屋里收拾的很干净,灵宝走了半天,终于有了个能歇脚的地方。放下包裹坐下,胖虎娘递来一碗清水,灵宝马上喝个痛快。从胖虎娘的口中得知,胖虎的姐姐叫凤霞,让灵宝最终相信,这姐弟俩就是他梦中的彩凤跟胖东西。但灵宝不明白,彩凤也好,胖东西也罢,这姐弟俩跟他有啥关系,难道就为了这一顿饭食?那可是他花了四十文钱买的。这时,就见胖虎娘把那串铜钱还给灵宝,说一顿饭用不了这么多钱,只要不嫌弃家里的粗茶淡饭只管吃就行。灵宝很感动,知道这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女人,把钱推到胖虎娘的手上道:“婶子,这个你要不收,那我就不好意思进膳。”胖虎娘只好收下。


  屋里弥漫着炖鳝鱼的香气,凤霞和她娘又弄了两个小菜,清炒鸡蛋和笋片,灵宝早已饥肠辘辘,放开肚量吃起来。吃着饭,灵宝问大叔怎么没在,胖虎娘淡淡地说胖虎他爹已亡故,是为朝廷打仗死的,灵宝怔了怔没往下问。胖虎娘一边给灵宝夹菜,一边问他到灵觉寺去干什么,灵宝就把他夜里经常梦见寺院的事讲了,但没提彩凤和胖东西。胖虎娘叹口气道:“唉,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出家的。有人出家是因为家里穷,出了家就可以不纳赋税不服徭役,所以想出家的人很多,但寺院一般都不接纳。”灵宝这才知道寺院不是他想进就能进的。


  

  


编辑点评:
对《第4章 梦的应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