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3章 出行

第3章 出行  作者:辛言

发表时间: 2019-05-23  分类:长篇  字数:3498  阅读: 1005  评论:0条 推荐:0星

 

 

     说完,活死人一手托着灵宝的后脑勺,一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在灵宝的眉心和两个耳后各点了一下,点过之后,灵宝顿感天地清明,听觉异常,似能看到和听到以前不能感知到的事物。灵宝问老师这是作何,活死人让灵宝无需多问,过后他自然会知道。


  这天灵宝仰望星夜,发现夜空中不时有虚幻的影子飘过,仔细一看,原来是手持令牌牵拉铁索的阴差,引着已死之人的魂魄西去。被铁索套着的人有男有女,神态服饰各异,真的是黄泉路上不分老少和贵贱。被阴差带走的人大多哭声惨厉,从他们的哭声,知道他们对阳间的事还放心不下,或者还有什么人让他们挂念。灵宝恍悟,明白了白天老师在他眉心和耳后点的那几下的用意——老师给他开了天耳和天目。


  光阴似箭,一晃三年过去。这天,活死人说灵宝学业已成他该告辞,江家人不舍让他再教授几年,活死人讲三年期限已满,他得回幽冥地府向地藏菩萨交旨。临走活死人告诉江家,他姓谢名安,以前曾担任过本朝的尚书宰相,死后因才华出众处事公平,地藏菩萨请他担任幽冥地府里的通判一职。


  不啻于大晴的天响了一个霹雳,活死人的话让江家人十分震惊。对谢安凡是上点年纪的人都知道,此人生前是本朝的尚书仆射,辅助晋孝武帝总揽朝政。


  谢安,字安石,其祖父谢衡是西晋著名的大儒,曾担任过博士祭酒、太子太傅等重要官职。谢安出身名门望族,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是当时在风度、操守和礼仪上俱佳的名士。谢安死前的头两年,前秦的苻坚率领百万大军南下,准备一举灭掉东晋。面对强敌,谢安以征讨大都督的身份指挥军队迎战,他派自己的弟弟、侄儿和儿子等人带领八万晋军抵抗,最后在淝水一战中大破前秦的军队。谢安死后,后人称他为“东山贤人”和“江左第一风流丞相”。


  谢安已死去多年,死时年近古稀,现在这个活死人不过四十几岁,他怎么能是谢安?谢安解释,他此次奉地藏菩萨的法旨教灵宝读书,来时借用一个将死之人的尸身,借尸还魂到的江家。灵宝流下惜别的眼泪,谢安抚着他的头道:“不必难过,今后你我还有相见的时候。”灵宝问谢安他今后该做些什么,谢安告诉他过后自然会得到神佛菩萨们的启示,只要按照启示去做就是。言毕,谢安化作一股轻风走了,剩下江家人站在那儿发愣。


  谢安走后,灵宝每天一个人读书习字,吹箫抚琴,并从独院里出来。下人们这才知道小公子原来没死,而是躲在东套院里读书。虽然知道了此事,但江仁仍不让往外透露,所以,吉祥村的村民们并不知道灵宝还活着。


  正像谢安说的那样,他走后不久,灵宝经常在夜里做同一个梦,梦里有只彩凤,一个圆滚滚胖乎乎的东西,以及一所寺院。彩凤姿态优美羽毛艳丽,尤其是长了双特别迷人的凤眼。对那个圆滚滚胖乎乎的东西,灵宝努力想看清对方是什么,但梦境却变幻到了别处。变幻了的梦境是一处秀丽的山谷,谷中掩映着一座红墙黛脊的寺院,院中有座高大的阁楼,靠近寺院见匾额上写着灵什么寺。


  灵宝醒来沉思,以他的灵慧认定这是佛陀菩萨给他的启示,猜想佛陀菩萨让他去的大概是一座寺院。可天下的寺院多了,这座寺院应该和那只彩凤以及那个圆滚滚胖乎乎的东西有关,从梦境中的太阳看,寺院在吉祥村的南面,而南面通往晋国的都城——建康。


  知道自己该出行了,这天早上,灵宝正要跟家人说出他的决定,外面传来一阵迎亲的鼓乐。灵宝问是谁家的女子出嫁,丫环说是村里一个叫水仙的女孩。“什么?水仙!”灵宝心里一动,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秀美的身影。在吉祥村,除了他娘文玉,水仙差不多是村里样貌最好的女子,灵宝对她一直有种特殊的情愫。没犹豫,灵宝从家里拿了两个银饼共计一百两,让丫环用红绸子包好交到水仙的手上,算作江家送给她的贺礼。几天后水仙回门到江家答谢,才知道灵宝公子原来没死,不过那时灵宝已经出行,当然这是后话。


  灵宝的决定遭到多数家人的反对。爷爷和奶奶认为灵宝的年纪还小,出门再有什么意外;文玉说父母在不远游,何况灵宝还有爷爷奶奶在堂上,再有就是灵宝和她表妹的亲事也该提到日程;只有江成说灵宝十五不小了,他现在出去游历,正好过几年回来婚配。


  借着他爹的话灵宝侃侃道:好男儿应该志在四方,不应该丧志在家里……自古英雄出少年,不出去经历一下风雨,又怎能见得了彩虹?至于他和表妹的亲事,他的年纪还小,过几年再娶也不迟。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寸许长的木符,上面刻着谁也看不懂的符文,向家人托出一个他隐藏了三年的秘密:三年前他被古樟树灵拽到地下,古樟树灵张合着它那黑洞的大嘴给了他这个,说在灵宝有难的时候,只要触摸上面的符文呼唤它的名字即可。听灵宝如是说,他的爷爷奶奶这才放心,文玉也不再反对,只说在出行前,先把他和他表妹的亲事应下。


  出行的行囊很简单,就是一些换洗的衣裳和书籍,其他就是路上所需的用度——江仁给孙儿拿上了足够的盘缠。此外,灵宝随手带着他那支心爱的紫竹萧,看着好不风流倜傥。


  正是酷暑难当的季节。灵宝出门的第一站是石桥镇,文玉的娘家就在镇上。


  石桥镇是一个典型的江南小镇,河道交织,石桥众多,街岸上的树木成荫。灵宝小的时候文玉带他回过几次娘家,后来跟谢安读书再没来过,依照“文记茶庄”的幌子灵宝到了外公外婆家。灵宝跟谢安读书的事没瞒着文家,但三年来灵宝也不曾跟文家人见面,当出脱得身形挺拔、英容俊美的灵宝到来,文家人个个喜不自胜。“啧啧,看我这外孙长的,哪个能比,天生的贵人相!”文玉的爹娘打量起外孙没够,那情景颇像农户家在品相一匹不错的牲畜。文玉的哥哥叫文华,一直跟父母住没分家,灵宝的妗娘端详会儿未来的女婿,一边朝外走一边喊:“娇儿,娇儿,你表哥来了,快出来相见。”很快,一个清丽妩媚的少女含羞走进。


  对表妹灵宝并不陌生。在他七八岁的时候,文家自思灵宝出身灵异,又长得貌伟,就想把文玉哥哥文华的女儿娇儿许给灵宝,来个亲上加亲。看文家女子都很美貌,江仁自然不会反对,而文玉对侄女以后给她做儿媳更是乐意,一手拉着侄女一手拉着灵宝问:“儿子,你喜欢表妹吗?让她以后给你当媳妇,好不好?”灵宝当时还不知道媳妇的含义,问他娘媳妇是干啥的?文玉被问住了,最后道这媳妇嘛,就是以后给他洗衣做饭,同时也是管着他的人。灵宝一听不干了,管我,那怎么行,连爷爷奶奶都不管我,却让这个小丫头子来管我。不行,不行,我不愿意,灵宝的小脑袋直晃,说他不喜欢这个表妹,也不想让她做媳妇。灵宝的话把大家逗笑,文玉娘怪女儿说这么小的孩子,你问他这个干啥,这事还早着呢。文玉朝她娘笑笑,让灵宝带着表妹到外面玩去,时间不长,就听娇儿发出惊恐的喊叫,众人不知发生了什么赶紧出来。


  原来,灵宝对他娘说这个小表妹以后要给他当媳妇,而且还得管着他,心里老大的不愿意,就从树上捉了条绿色的柑橘凤蝶虫对娇儿道:“妹妹,我这有一个好东西,你要吗?”娇儿说要,接过后当即吓得尖叫,小便失禁很快就把裤子给湿透。看侄女被吓成这样文玉气坏了,也不管公婆乐不乐意,拽过灵宝就给了他几下,灵宝还是第一次挨揍,马上大哭起来。经过这么一闹,两家联姻之事搞得不欢而散,事情暂时被搁下,说等两个孩子长大后再议。


  娇儿比灵宝小一岁现年十四,已发育的身体凸凹有致,虽说还不谙男女之事,但知道眼前这个飘逸挺拔的表哥是她未来的夫婿,有了这层关系,娇儿见了灵宝多少有些羞涩。灵宝的上门让文家热闹起来,也喜庆起来,文家摆下盛宴招待外甥这位贵客。娇儿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到外地收茶去了,除此之外文家的人都在。灵宝在文家只待了三天就上路,这三天还是文家极力挽留,娇儿一脸的不舍,灵宝不得不住下。不知为啥,冥冥中,灵宝感觉他和表妹没有任何的夫妻情分。走出去很远,看外公一家还在那儿目送,灵宝挥了挥手,带着一抹伤感走了。


  


编辑点评:
对《 第3章 出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