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1章 前世渊源

第1章 前世渊源  作者:辛言

发表时间: 2019-05-23  分类:长篇  字数:3620  阅读: 916  评论:0条 推荐:0星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莫言不报,时刻未到。

  

  ——《楞严经》

  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太上感应篇》

  以上是,佛道两家教化众生的警世良言。

  

  话说东晋年间,在长江南岸紫金山的北麓之间有个村叫吉祥村。吉祥村原先不叫吉祥村而叫古樟村,只因村里有棵古樟树,古樟树枝繁叶茂,蔽日参天,树干四五个人才能抱得过,据村里的老人讲,这棵树的树龄已不下千年。古樟村后来改称吉祥村,缘于村里有户江姓人家,江家财资颇丰,良田百顷。然而江家早先并不是这样,跟大多数的村民相同,一家人的生计就靠几亩稻田。

  

  那年,村里有人捕到一只巨鼋,大如磨盘,看背壳上的环纹不下五百年。这只巨鼋已然不凡,知道接下来就要成为人们饭桌上的餐食,流着泪向人乞怜。当时江家的祖上也在跟前,见巨鼋有难心生悲悯,拿出家中的大部积蓄买后放生,当夜,巨鼋衔着颗鹅卵大的宝珠前来报恩。江家得到宝珠没有私藏,而是将其献给了当朝皇帝,皇帝赏给江家一大笔钱,江家由此发达。

  

  发达后的江家乐善好施,到了老爷江仁这代,更成为江家行事立世的准则。江仁有一子叫江成,生的一表人才,自小饱读诗书通晓音律。江仁有个嗜好就是喜欢品茶,有天茶断了,让儿子到石桥镇去买,在一家叫“文记茶庄”的铺子里,江成遇到了这家的小姐文玉。倾慕文玉的美貌,江成回去犯了相思,看着儿子日渐消瘦,江仁便托村里的媒婆兼巫婆姚二姑到文家提亲。姚二姑四十多岁的年纪,高颧骨,薄嘴唇,天生的擅长保媒拉纤,而且还能让仙家附体,常给得了外症的人跳个大神。由于江家是这一带有名的乡绅,文玉对江成也已倾心,江、文两家很快定了婚期,当然,姚二姑也拿到了江家不菲的酬金——足够她过后半生的用度。

  

  成亲后,江成和文玉相敬如宾,可一晃几年过去,文玉的肚子始终没有梦兰(怀孕)。江成他娘一向信佛,手里的念珠大部分时间不离,初一、十五更是不忘了敬香,她让儿媳跟她一起诵佛,祈求佛陀菩萨送给他们江家一个孙儿。转年三月的一天,江家来了个讨米的妇人,手里提着个灰布袋。妇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身形佝偻面目肮脏,唯有眼神看着精芒。江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但凡有穷苦之人上门,都给拿上三升白米,哪知这妇人的布袋十分奇异,三升米倒入踪迹皆无,一点没有鼓胀的样子。下人赶紧禀报,当时江仁不在,江成和文玉出来看个究竟。

  

  江成又让人拿来六升白米,倒进后仍同消失了一般,知道遇上了异人,文玉小心地问妇人想讨多少米,妇人说她不贪,只要把她的这个布袋装满就中。江成和文玉认为有数才行,否则照现在的给法,就是把他们家的米都清了仓怕也不够,他们江家上下人等以后只能去喝西北风。看江成和文玉发窘,妇人不再刁难,说文玉看上去面容端庄心地和善,手持念珠应该是一个向佛之人,说着,掏出一个黄澄澄的果子递给文玉。文玉问这不是石榴么,妇人答凡人叫它石榴,佛家则称它为吉祥果,言毕笑容一敛,活生生地在他们面前消失。

  

  回到内宅,文玉看着石榴却不敢吃,且不说那个妇人是多么的怪异和肮脏,就是这不明不白的东西怎好说吃就吃了呢,万一吃下后再有什么不妥。恰巧婆婆进来,怪文玉为啥忘了给神佛菩萨们上香,文玉忽然想到,那个妇人的眼神颇像佛堂里供奉着的送子观音。江成娘闻言让文玉赶紧把石榴吃了,文玉剥开尝了一口,顿觉酸甜宜口满嘴生津,很快就把整个石榴吃下。几天后文玉身子发沉精神慵懒,躺在床上不想起来,往后都是如此。江成以为妻子病了,命人去请郎中,郎中把过脉后,起身向江家人道喜,说少夫人已有孕在身。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文玉怀胎到第十个月时却没生,一直等到第十八个月,也就是第二年的仲秋,江家的孙儿这才降生。这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几只喜鹊在江家的庭院里叫个不停,叫的好不喜庆,这时文玉喊起了肚子疼。令人惊诧的是,伴随着江家孙儿的出生,西边的天空聚起了祥云,祥云中幻化出佛陀及众弟子的金身,个个宝相端庄浮着普度一切众生。当时,不少村民都目睹到这一神奇,无不朝西边的天空叩拜,古樟村此后被更名为吉祥村。

  

  新生儿鼻正口方,眼长眸明,粉嘟嘟的小脸透着精灵。江成让他爹给孩子起个名,江仁沉吟,说他这个孙儿得来的很不轻松,将来有可能光耀他们江家的门庭,以后就叫灵宝吧。

  这灵宝生来就与众不同,不仅聪慧而且爱问东问西。刚学会说话,一天见公鸡让母鸡“背”着,问公鸡在干啥,丫环答那是为了让母鸡生小鸡,灵宝就问丫环生了多少,丫环讲她怎么会生小鸡,灵宝说她不是也天天老背着他。到了五六岁,这天,两个村民发生争执,一村民说另一村民摘的茄子(当时叫落苏)偷自他家,争了半天也没争出个是非。灵宝上前,将地上的茄子按大小分成两堆,说这些茄子是那个村民偷的。大家问缘由,灵宝答谁家吃茄子都先拣大的摘,摘小的除非不是自家的,那个村民听后只好认栽。

  

  村里的那棵古樟树,在江家正南偏西一点的地方,高大茂密的枝叶就像一把撑开了的巨伞,村里人每当正午或夜里纳凉,都愿到这棵树下闲谈,其他时间这里更是孩子们嬉戏的乐园。十岁那年,灵宝和大家正在古樟树下玩,一个叫根生的男孩被他娘给叫走。根生走后,有个叫水仙的女孩道出内情:根生他姐中了邪,每次犯病不是哭闹就是摔东西,而根生他姐已经许了人,这种病只有本村的姚二姑能治——驱邪。

  

  灵宝听后来了兴致,在他的倡议下,孩子们一窝蜂地到根生家看驱邪。只见姚二姑净手、焚香、盘膝,很快来了位仙家上身,在根生娘的问询下对方打了一个隐谜,说缠着根生姐的那个妖邪,住在桃花县鸡鸣村就走了。仙家走了孩子们不能再留,大家意兴阑珊地往外走,这时,根生家的那只大公鸡伸着脖子打鸣。灵宝心里一动,当下折回身去,果不其然,在根生家的西墙下,一棵桃树旁有个鸡舍。灵宝让根生找张网来,用网将鸡舍门罩住,接着朝里观瞧,赫然见一只大白兔子躲在里面。那兔子发现有人,惊恐地向外奔逃,正好落到网里,它就是缠着根生姐的那个妖邪。这妖邪有些道行,通过根生姐的嘴向灵宝告饶,称灵宝是什么转世灵佛,在得到妖邪不再纠缠根生姐的保证后,本着慈悲为怀灵宝放了它。

  

  转眼又过去两年,灵宝十二了,出脱得是唇红齿白面如傅粉,体态匀称身形挺拔。认为灵宝该读书了,江家托人去请教书先生,哪知先生还没请来,江家却遭受场匪夷所思的“变故”,从而引出该书的后文。

  

  这天,是东晋安帝司马德宗年间(399年)仲夏的一个上午,灵宝像往常一样,在古樟树下和村里的孩子们玩,玩的无非就是“藏猫猫”或“老鹰捉小鸡”。但这天不同,孩子们想换种玩法,玩官军打仗的游戏,玩前需要选一个“将军”当头。孩子中一个圆脸胖乎叫来福的男孩,说灵宝出生时有神佛显灵,那个妖邪也称灵宝什么灵佛,让灵宝露下神通给大家瞧瞧,如果属实就让灵宝做头。他的话得到孩子们一致赞成,灵宝问怎样才算露神通,一个长脸尖下颌,外号叫臭屁狗的男孩指着古樟树,让灵宝求一求看它有啥反应。灵宝心想试试就试试,走到古樟树前跪下双手合十:“樟树爷爷,灵宝给您磕头,您老人家要是会显灵,就显示一下给我们看看。要是不能,要是……”后面的话不知说啥,因为他压根就没指望古樟树能显灵。

  

  看叩了半天头没反应,灵宝站起身来,谁知走不了了。原来就在刚才,一个头戴青丝方巾,身穿缁色长袍的男子到了跟前,该男子眼圈发青面色惨白,看上去像是一个死人。也不知他嘀咕些啥,就见灵宝的脚旁钻出两条根须,根须打着弯将灵宝的两个脚脖子拴牢,好悬没把他拽倒。说时迟那时快,随着灵宝的两条腿被拴牢,脚下的地面“喀喇喇”裂出一道大口子,灵宝两脚悬空只发出了一声“救命”便跌入其中,口子旋即复合一切归于平常。其他孩子醒悟,胆小的撒腿就往家跑,胆大的站在那儿哭嚎,水仙十四心智已成熟,知道当下最要紧的是告诉灵宝家人。

  

  


编辑点评:
对《第1章 前世渊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