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05-23  分类:长篇  字数:4130  阅读: 953  评论:0条 推荐:0星

 

此时欧阳春兰说:“是啊是啊,如今俺成老太婆了,哎?妓院那些妖精们,没给你生几个娃?算白去,白瞎刘家种子了。” 瞪了他一眼。 刘团长干笑道:“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欧阳春兰又故意说:“为老刘家能传宗接代,你就应该再去去,多去去!” 刘团长难堪道:“窑子怎么行?没后也不能那样。” 就听门外喊‘报告!’ 

瘦高个的李副官掀帘进来说:“县学堂的老师们,要召集学生开大会,还送来了柬。” 刘团长气说:“正在吃饭,不能过会儿?” 又一想不对,问:“县学堂?本团长属武,他们是文的,怎么请起我来了?”

“不是请,是劝柬。”

“怎么写的?”

李副官念:“西县驻军团长,我校定于今日午后在城中十字口开声讨大会,敬请放了孟校长,并请刘汉辉先生莅临。县学堂全体师生。民国二十……”

停,停停停!声讨大会?想声讨谁?十字口不就是县衙?李县长这只老王八叫召开的?哎呀呀,这可不是个好会,不去不去!”

“还有专函。”

“念。”

李副官就念。

“太文了,不懂啊,是啥意思你明说。”

“县教育局呈的,讲了许多大理由,要求放校长孟敬秋。”

“不放,没事滚出去。”

“还有。”

“怎么还有?老子吃饱有要事,不听了,滚蛋吧!”

“李县长亲去省里告团长。”

刘团长一愣,眼珠直打转,猛拍桌子骂:“他妈的!” 李副官吓得退一步,弱微微地说:“坐着马车出城了。” 刘团长去凑近死盯李副官,晃着脑袋问:“啊?你这狗日的,最重要的最后说,你咋知道去告我?常来往?” 李副官打个立正俯视道:“报告团长,是他本人对守城卫兵叫嚣的。属下认为十字口大会最重要。”

“敢回嘴,老子我分不出轻重?是地地道道的草包?”

“团长非常地英明,属下才是大草包。”

“真心话?”

“团长的确英明盖世!”

“心里想着团长爱放狗屁吧?”

“团长超过玉皇大帝!”

“行了行了,别捧上天,立即备马。我亲自把他堵回来。”

李副官看团长,又看欧阳春兰,老半天无话。 刘团长就问:“你看她干嘛?” 李副官还是不说话。 刘团长问:“嗯?春兰?” 欧阳春兰淡淡的说:“你们给老娘滚出去。” 刘团长拉着李副官出了门就问:“现在可以说了吗?” 李副官赔笑脸问:“团长想过没?县长为啥去?”

“不用多细想,他狗日的去省里,耗子哭猫呗。”

“不一定,说不定想等你追,去求他回来,让大家看看团长理亏他赢了。告团长的信,早就暗送了。”

“你知道?”

“咦?咱也写信告了他。”

“嗯,像是这么回事情。可是不去拦?他下不了台就真去。”

“属下有一计,叫他去不成也回不来。”

“杀了?这不行,追究出来上面就把老子杀了。”

“抓!”

“也不行,总得放,私抓县长要犯法。”

李副官就笑。

“笑个屁!你想挖坑埋老子?”

李副官凑近说:“让刘连副扮成土匪去,他打县长都见了,不出事则罢,出事就说他干的,反正这小子总惹事。” 李副官有心除掉老对头。 刘团长想想说:“对呀很对呀!怎么没想找人顶?我很喜欢他,有点舍不得,是我派他打县长,重换个人去?” 李副官听了心一颤,更想借事除了这位不把自己放眼里的刘连副,因而故作沉重说:“实在没有更好的,刘连副他很忠心,换个别人不放心,这是很机密的事,就得派他去。” 刘团长犹豫一会儿说:“世道实在不好混,不能娘们般心肠,只能很同意。” 就朝猪圈那边去。 李副官忙拦住说:“不能留下蛛丝马迹,从现在起不再见面我布置。” 心里说:“看我怎么整治他,也让旁人知道知道,副官是官,更加是官。” 刘团长说:“哎呀呀,把他搭进去,也许活不成,还是见见吧。” 李副官听后忌恨说:“团长回屋,我悄悄带来。” 刘团长点头:“主意甚好。”

李副官到猪圈,故作惊讶大声问:“刘连副作为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竟和肥猪关一起?” 刘连副不屑的歪嘴说:“呸!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的东西!” 李副官吩咐:“这几个带走,找间背静的屋关。刘连副就交给我,狗东西敢吓老百姓,更加令人可恨的,是当众痛揍李县长,团长命令毙了他。” 说完走去蹲身瞧,见刘连副装睡不理人,于是大声问:“谁给松的绑?” 掏出手枪说:“来几个人,结实捆上!”

几个兵就过来捆。

刘连副破口大骂道:“婊子养的杂种副官!团长不会枪毙我,你假传圣旨?我要当面见团长。” 李副官阴沉地笑说:“你这地痞二流子兵早该毙,团长不想再见你。记住记牢靠,见了阎王告他,你从猪圈奔去的,因为很想下辈变猪,可以只吃食。” 说完起来飞起一脚,用雪亮的长靴狠踢刘连副胸口,然后又一脚,再一脚,踢得副官的军帽掉了,分头散了。

顺子就笑:“嚯,狠,瓷实,嘿嘿嘿!” 李副官问:“怎么没把他们押走?” 等到猪圈没别人,李副官收枪蹲身说:“刘连副,委屈了,刚才小弟故意做戏给人看,团长想你了,马上要见你。” 刘连副睁大眼睛惊喜问:“真的真的?团长他老人家想我了?” 喜出泪水来,呜呜地哭道:“李副官,我要告诉咱团长,属下一点不委屈,团长在戏园当众扇的狠巴掌,那是万不得已呀,我实心实意不委屈!生是团长人,死是团长鬼,一切行动实打实的服团长。他老人家事前要我那样做,我半点儿没对外人讲,我是忠心耿耿的。虽被关在猪圈里,但是真的不心酸,我不错怪他老人家,决不乱讲他老人家。对对对,应该把我毙了算了,我胡思乱想对不起团长,啊啊啊……!” 大哭起来。

李副官见他伤心就笑,等他哭个够,心说这是哭他自个儿。后来见他没完没了就吼道:“没完了?不去就算球!我去告诉团长,你说毙了算了。” 刘连副突然不哭了,扭来扭去站不起来急得说:“李副官,快!快来扶一把,咱俩这就去!” 李副官说:“刘团长讲,戏还没演完,你还得接着往下演,知道吗?” 刘连副哭求道:“不行啊李副官,这戏真的演不了,就算演完了行吗?另外换个人来演,行不行啊李副官?请替我说句好话吧!” 李副官拍打刘连副的脸蛋问:“你平常不是一口一句团长是你的亲戚,你还朝我吐口水,现在而今眼目下,用得着我了?” 刘连副嘶喊大声求:“用得着用得着,你也唾我这个杂种的臭脸,我是真的不想死!” 李副官凑近准确唾他,又唾了一口。 刘连副难受地笑问:“这回行了吧?” 李副官瞅着刘连副脸上的唾沫,心满意足地笑了:“嘻嘻呵呵哈哈哈!还有件事你听着,去见团长不能让人看见了,要把你的头蒙上。”

“啊!你耍我?这不还是要毙嘛!”

李副官不再想罗嗦,去饲料屋里拿麻袋,把刘连副上身罩好说:“别出声,咱去见团长。”


编辑点评:
对《第七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