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二十七、白天忙到黑夜

二十七、白天忙到黑夜  作者:春江青苇

发表时间: 2019-05-23  分类:长篇  字数:13482  阅读: 1072  评论:0条 推荐:0星

 


张大才和华鹏的妹妹华梦萦纠缠到一起以后,张大才很讲哥们义气,对华鹏非常好,华鹏的工作他根本就不过问。一个华鹏,引起了其他副市长的思考,觉得张大才这人不是不可交,虽然说不出他是什么味道,只要把他的毛抹顺了,也不是凶神恶煞。所以有的副市长就处处与张大才和平共处,张大才倒也觉得精神轻松。

一天下午,诸葛琵与张大才幽会,两个人相见后有说不完的话,诸葛琵感叹总是家里家外地忙个不停,彼此难得单独相聚一次,见了面真不想分开,并开玩笑说,不知张大才又坑害了几个大嫂、几个无知少女。张大才面对他的第一个老情人也是感慨万千,说他与诸葛琵从水桥那个乡野走来,不觉已到中年,虽然彼此都在步步高升,而共同的欢愉越来越少。两个人说着,说着,都激动起来,相互抱做一团。

缠绵之中,张大才说人的地位高了,听到的真话就少了,连李天明也不和他吵了。他每天前呼后拥,耳边传来的都是一些奉承溢美之词。他问诸葛琵:“我当市长以来,你对我的感觉怎么样?”

诸葛琵直言不讳地说:“你个坏狗日的,虽然揽权力于一身,但缺少气势,也没有什么特色。好像不是当大官干大事的料,弄得连马培也不到前江来了,这不是好势头。说不定你的官位已到尽头了。”

张大才问:“亲爱的,你还想我爬高一点吗?”

“那当然!”诸葛琵说,“能爬就要往上爬,我们的目标不能在前江搁浅。这一生说长也长,说短也短,我们至少要混到省城去,风风光光地度过后半生。”

张大才亲着诸葛琵,说:“你个骚蝤子,一肚子贪婪,没有满足的时候,这辈子无论怎么样,我们都要在一起。为了今后,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诸葛琵想了一阵,说:“你到了这个层次,我是旁观者说话不动脑筋,而真叫我说,也说不明白。就是觉得似乎要摸清上面的精神,迎合上级的意图,制造出其不意的效果,成为典型,引人注目。也就是前江和其他地方比,要有比别人更加突出之处,最好是有过人之处。你现在必须在全省形成重大影响。”

张大才说:“你能不能说得具体一些。”

“哎――”诸葛琵说,“我肚子里也就那么一小杯水,再多也就倒不出来了,无法再说具体。但我相信我的感觉绝对不错。”

张大才说:“你比我有心机,我与你偷情,偷的不仅仅是你的感情,还有你没完没了的馊主意。”

诸葛琵在张大才的大腿上狠命地拧了一下,骂道:“你个坏狗日的,这辈子要是对我忘恩负义,我就回水桥医院,拿一把手术刀,阉了你!”

第二天,张大才躲在办公室里,哪里也没出去,又是看文件,又是翻报纸,摸上面的脉络,苦思冥想,寻找思路,谋划着招数。一天下来,张大才喝下了三开水瓶的水,也不见效果。傍晚下班之前,他看着窗外,夕阳染红了楼群,莽莽一片,觉得自己的法道尚浅,打不开局面。这样下去,他只是一个平庸的凡夫俗子,尽管不甘寂寞,也只能忍受寂寞。他想着诸葛琵的话,惆怅起来,远望着省城的方向,突然心里产生了灵感,何不去找马荇,或许能从马荇的口中了解到一些马培的想法,帮他开出一条道路。

张大才立即接通了马荇的电话,他对马荇说:“亲爱的,我想你了,晚上十点在桃花溪宾馆见好吗?”

这些日子,马荇正渴望着与张大才能有一场欢乐,她说:“我隆重地等待你从天而降,宾馆由我安排。”

张大才说:“我来不及吃晚饭了,你准备一些吃的好吗?”

马荇赶快应承下来。

当晚十点,张大才在桃花溪宾馆门前下了车,他叫驾驶员到前江市住省城的办事处去住,明天早上等他电话。

驾驶员开车走后,张大才接通了马荇的电话,马荇告诉他房间号是7017。

张大才与马荇见了面就是一番亲热,然后两个人在房间里饮酒调情。说话间,张大才说到马省长最近好像很忙。马荇说她老爸最近忙着两件事,一件事是叫想办法减轻农民负担,第二件事是怎样扩大城市规模,认真极了,弄得吃不下,睡不香,却又下不了决心,他想的只能在他的肚子里转。张大才听了眼神变得笔直,心想有路子了,回去就顺着马培的想法干,那还不一炮就能轰个准。

这一夜,张大才激情四射,弄得马荇叫不迭地声声唤着哥哥。可她哪里知道,她的特殊身份,成了张大才深宫探秘的通道。

第二天早上,张大才陪着马荇在一家豪华的早餐店里吃过早茶,叫来驾驶员,神采飞扬地告别了马荇,叫驾驶员快速驱车返回前江市。

张大才直接来到诸葛琵的办公室,说他经过一番苦思冥想,打算做两件事,即减轻农民负担和扩大城市建设。

诸葛琵说:“可以,只要有招,干什么都行,你就抓紧造势吧,只要有你当年修江堤的雄心和魄力,就一定能如愿以偿。”

张大才问:“这两件事怎么操作好呀?”

诸葛琵说:“这有什么操作不操作的,就来个大轰大嗡呗!”

张大才说:“恐怕不行,需要一套咒语,要不显得没水平,没深度呀!”

“我不知道!”诸葛琵说,“反正吹牛放炮是你的强项,你就少干一点坏事,多发挥你的所长吧!”

张大才说:“这两件事要是干好了,马培一定会来!”

诸葛琵说:“别梦做早了,把床尿湿了!”

张大才说:“你就准备打头炮,当先锋模范吧!”

诸葛琵听张大才说出了两件事,觉得都很新潮,真要做起来了,也许会有轰动效应。她不是不能给张大才出点子,而是不想动脑经,她深知张大才正经不足,邪气有余,他有了想法,就能想出不寻常的歪路子。

诸葛琵恰恰想错了,张大才虽然当上了市长,身居上层,他的水平层次并没有提高,正路他上不了道,斜来又不能登堂入室。他与诸葛琵叽咕一阵后,心里依然无法摆开阵势。他看看诸葛琵,不过也就是一个混世虫,并无谋正经事的才能,于是他就告辞了。

张大才是一个风风火火的人,心里有事就放不下。他离开了诸葛琵上车就给卢艾亚打电话,卢艾亚说她一人在太湖边上度假,说张大才要是有急事,就到太湖去找她。张大才答应马上就坐火车赶往太湖,卢艾亚说她开车到无西火车站去接张大才。

张大才与卢艾亚见面以后,卢艾亚安排在太湖的一个水上餐厅与张大才小饮,所点菜肴,太湖的珍稀水产品应有尽有,诸如什么银鱼、青虾、白鲹、螃蟹、莼菜等琳琅满目。张大才老是讲他有一件急事,要说给卢艾亚听。卢艾亚就是不理会,她只说湖风悠长,月色迷人,人间夜短情长。张大才急得张大了嘴巴,仰着脖子直往肚子里倒酒。

卢艾亚用酥手轻轻按住张大才的酒杯,说:“没心没肺的哥哥,你八百年没喝过酒呀?怎么把你的金口当老鼠洞,不停地往里灌骚水,你醉了如何与我情意绵绵!”

张大才说:“我哪里是要喝酒,这天下什么好酒我没喝过,是心里有事按捺不住。”

卢艾亚淡淡地一笑,眸子如湖水荡漾着涟漪,扶着张大才的肩膀说:“粗鲁的哥哥,狂妄的哥哥,今晚月色如水,正是人间好合之时,我们只说友情、爱情,不说事情。地球不过就拳头大小,能有多少难倒人的事,就是有事也在人的股掌之间。明天白天,我再陪你乘风荡舟,细解你的心结。”

张大才听了卢艾亚一番半人半仙的话,哭笑不得,但他能异常地掩饰自己,抓住卢艾亚的手说:“我和妹妹在一起,就好比看穿了整个世界,再多的事也挡不住我对你的爱,享受了今宵的爱,就有明天无穷的快乐。”

于是,卢艾亚戏说着太湖的典故风物,感叹她对人生的幻想,显得情意绵绵。她抚着张大才的脸,说:“我喜欢和你在一起,就好比我喜欢太湖猴山的猕猴,它们与清水白烟的太湖风光为伴,彼此的反差是那么大。因为我喜欢反差,才喜欢上了你。我看似开朗,又十分死心眼,爱上了你,就把你当做了我的情感所在,也不可惜你什么时候忘记我,把我扔在一个水湾里,躺在青草红蓼之间,成为下不了水,上不了岸的一条搁浅的小鱼。”

张大才几乎听不懂卢艾亚的话,他觉得卢艾亚的那些话只能对天讲,对云讲,对星星和月亮讲。他想,也许卢艾亚不是人,是一个精灵鬼怪,说的是神话、鬼话。也许卢艾亚是被钱烧的,烧得说胡话。也许她没有找到如意的男人,发生了心理变态。张大才装出满脸亲密的微笑,轻声地与卢艾亚东一句,西一句地搭讪着,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只觉得自己有些神经错乱。

直到半夜,卢艾亚对张大才说:“哥哥,好啦,良辰佳期已到,你跟我走吧。” 

第二天上午,太湖风和日丽,湖光山色如画。卢艾亚花五千块钱包了一只游艇,由张大才伴着她游湖。

船到湖心,卢艾亚对张大才说:“哥哥呀,这太湖除了水还是水,一时波平如明镜,一时风高浪急,此一时,彼一时,就像人情世故,人人都知道,人人都说不清。你有什么事,现在说给我听听。”

张大才说:“我说是事,在你看来也可能不是什么事。就我而言对这件事也没考虑好,想听听你的见解。”

卢艾亚说:“我除了找机会赚钱,可能别的什么事都不大懂,你说给我听听,就当消遣吧!”

张大才说:“我在想怎么做去一些大事情,想了两个方面,一个叫减负,一个叫扩城,我跟相关的人说了,都说我想的不错,但大家和我一样并不知道具体怎么办,很想听听你的高见。”

“哦,扩城,我听懂了,是不是把现在的城市扩大?”卢艾亚搔搔被窗口的风吹起的头发,说,“减负是什么,我一点也不明白,好像有些笼统。”

张大才说:“减负就是减轻农民负担。”

卢艾亚说:“那很好,农民收入低,负担重,有时候苦不堪言,你的想法非常正确,是善举,我拥护,农民也会拥护。不过,你简单说减负是减轻农民负担有些狭窄,企业也有不合理的负担,是否也要减轻企业负担。学生也有负担,学校收费多,作业多,书包太重,也要为孩子们减轻负担。你们市政府都要考虑呀,这样内容也充实,方方面面都能活跃起来。”

张大才乐得手舞足蹈起来,心想卢艾亚就是不一样,她好像什么都懂,什么事经她一说就圆活了。他说:“小魔女,说得好,我就从这三个方面去抓减负,行,行!”

卢艾亚给了张大才一只太湖水蜜桃,说:“我们边吃边说,扩城无可非议,但不能仅仅是扩大市区,当然,我说的意思不是不扩大市区,是说在扩大市区的同时,要扩大城市的外围,还要扩大县城、集镇,也就是全面扩大城市化,减少农村的比重,积聚良好的社会发展和生活条件。用一句话说,叫做加快扩大城镇发展,转移农业劳动力和农村人口。这是人类进步和文明的大趋势,这一回,算你这个歪人想到了正题。哥哥呀,我爱你好像没有错。”

张大才顺手搂过了卢艾亚,卢艾亚在张大才脸颊上舔了一下,不等张大才说话,她又说:“我有点奇怪,你怎么能想起这些事呢?大概有人点化了你,不过我不问点化你的人是谁,只为你能接受别人意见,从善而为感到快乐。”

张大才也学着卢艾亚文乎文乎地说:“我作为一市之长,当然要兼听则明,就好比水上行船,要看清方位。”

“好,好,我没叫你白读书,知识让人强大!”卢艾亚亲了张大才一口,说:“不过我觉得你说的所谓减负扩城很难连起来,我最近在一个小报上看到,有个地方把几件大事编成了数字,叫什么二八五工程,你是不是也编一下,就叫一二三计划,反正大家都在编密电码,你也编一套玩玩。”

张大才说:“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是怎么才能凑成一个一二三来呢?”

卢艾亚笑了,说:“凭你的胆大无边,中国语言又异常丰富,随便怎么一扯,不就扯出个一二三来啦!”

张大才老老实实地说:“胡扯我行,要扯出个一二三来,我肚子里的墨水真还凑不齐。”

卢艾亚说:“借着太湖的美景,为了我钟情的人,我来帮你扯扯看,就叫一个飞跃,两个转变,三个行动。这不就是一二三啦!”

张大才说:“好妹妹,你说具体点,到底怎么飞跃,怎么转变,怎么行动。”

卢艾亚说:“看来你很久没读书了,你睡觉还要人给你脱裤子呀!一个飞跃,就是各项工作都要飞跃,两个转变就是转变思想、转变作风,三个行动就是减负、扩城、不断发展。你看怎么样?”

张大才拍起手来,猛喝一口茶,说:“妙,太妙!全市都包揽进去了,就这样,就这样。我这个市长要是给你当,那比我强八倍。卢艾亚,卢艾亚,你不是我的情人,是我的师傅。”

卢艾亚眼睛一瞪,说:“去,我只做你情人,不当你的师傅,更没兴趣当什么破市长。我这一辈子只赚钱,落得个逍遥。”

张大才抱起卢艾亚就地旋了一圈,又背着卢艾亚走了一个来回,然后牵着卢艾亚的手到甲板上看风景。太湖的水面上清风习习,白鸥翻飞,白云游弋在蓝天、蓝水之间,张大才感觉到天高地广,身心怡悦。他想着未来,想着过些日子马培将要兴奋地夸奖他,想着记者们又要前前后后地围着他,问这问那,忙碌地冲着他摄像、拍照。他一时间精神抖擞,浑身轻盈。

卢艾亚觉得张大才好像换了一个人,她的情绪也分外活跃起来,她牵着张大才的手,沿着甲板在游艇的两侧徐徐走动,每见一只飞鸟、一缕水草、一朵浪花都要感叹一番。张大才嘴里附和着,心想这些东西我小时候见得太多,有什么值得说来道去的。他心里只想着卢艾亚跟他说的一二三,那些内容他凭着记性记在肚子里,怎么把它们兜售出去,他还是没想出头绪。又不能再多问卢艾亚,如果再问,就显得他水平太低,也太脓包。好在此时游艇已飘飘悠悠来到猴岛附近,卢艾亚告诉服务员让游艇在岛上停一会,他们要上岛散散步,看看猴子。

二人上岛后,卢艾亚挽起张大才的胳膊,张大才搂着卢艾亚的腰,两个人踏上了林间小路,无目标地在熙熙攘攘的游人中晃荡着。路走多了,卢艾亚说她有点口渴,张大才赶快在路边的店里买了两瓶矿泉水,又买了一些花生果和面包。

卢艾亚说:“我只要喝水,你为什么自作多情,买了一些吃的,我不饿呀!”

张大才亲了卢艾亚一下,大笑起来,说:“我不是卖给你吃的,前面就有猴群,我是卖给猴子吃的,你别与猴子争食呀!”

卢艾亚也大笑起来,她在张大才屁股上轻轻踢了一脚。

她们喝着水,向前走了两百米,果然有十几只大猴、小猴朝他们走来,张大才把花生果递给了卢艾亚,一只小猴马上就蹦起来在卢艾亚手里抢花生果。卢艾亚就给了它两颗。其他猴子一拥而上,卢艾亚就一个一个地给他们分。不到十分钟,卢艾亚手上的花生果就分完了,猴子们立即盯着张大才手上的面包,张大才故意把面包举到头顶上。有个老猴四肢一弹,轻轻跳到张大才肩上,要抢夺张大才手中的面包。把卢艾亚吓得一声惊叫。

张大才用胳膊肘轻轻撞了一下老猴,老猴看无指望,在张大才头上拍了一巴掌气呼呼地跑走了。

张大才递给卢艾亚一块面包,叫卢艾亚掰开了喂小猴。卢艾亚掰下一小块面包递给一个小猴,可那小猴手疾眼快,抢走了拿在卢艾亚另一只手上的大块面包。气得卢艾亚直跺脚,猴子们受了惊吓,刷地朝后闪开,一起贼眉鼠眼地看着卢艾亚,一只肥猴低吼一声,几个调皮的猴子扑向卢艾亚抢她手上的小块面包,卢艾亚尖叫着逃向一边,猴子们紧追不舍。张大才捏碎一个面包,洒向一方,猴子们刷地又转过身来抢地上的碎面包。卢艾亚得以脱身,学着张大才把面包掰碎撒到地上,把猴群又吸引过来。两个人就这样,东一下西一下地撒着面包,把猴群引得东跑西蹿。面包撒完了,猴群也就摇头摆尾地离开了。

卢艾亚累得脸颊流着汗,她说:“开心,开心,斗猴玩真开心,把我累死了,我们赶快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张大才指着路边树荫下的长石凳说:“那里就有坐的,我们快去歇息。”

二人坐下来,卢艾亚抓住张大才的手,说:“好哥哥,今天我们玩得真开心。我长这么大没有这样开心过,我一直都在孤独中生活。我虽然经常徜徉在山水之间,都是一个人独往独来,和你在一起真好。原因大概是我们彼此反差太大,我是水上的鱼,你是荒原的狼,有意思。”

张大才说:“亲爱的,我不仅爱你,还特别敬佩你。你在游艇上说的一二三,让我到现在还在激动,我正想着回去怎样把这些事轰出去。”

卢艾亚说:“你想许多干什么,我再教你,你找几个会编会写的,把那些事写出来,再一步步地让你的手下人研究讨论,然后开个大会吆喝一下,部署,部署,造造势,再组织一些人检查,检查,不就行啦。这个一二三弄出去了,你五年都不要再动脑筋。”

张大才终于套出了卢艾亚最后的招数,至此他心里真正彻底明白了,特别是卢艾亚说的吆喝两个字,让他全懂了。他抱住卢艾亚的肩说:“亲爱的,你太聪明,你要是当官,一定能把地球搬起来,一定能让男人生孩子。你的脑袋天下无比。”

卢艾亚说:“我没那么神奇,就是一般的正常人,凡是正常的人都能看清世上事,而他们又因此不参政,只好好地度过自己快乐的一辈子,省得上蹿下跳。而你呢,不当官,只能当你的农民,因为你脑子好,比一般农民强,你会成为一个不守本分的农民。正因为你不把世事放在心上,凭着感觉到处横冲直闯,歪打正着地迎合了潮流,倒成了一个官。我看上你,就是因为你凭感觉活着,这种感觉是我没有的,也是我所羡慕的,也就是人睡着了幸福,醒着总要烦心。我们在一起,我就学着你,不管南北和东西,尽情地乐呵,享受一种今日有情今日美的快意,不贪天长地久。”

张大才沉默了,今天他算对自己有了一点了解,却不知身后的事如何。

休息了一下,卢艾亚说:“我们上游艇去吧,在艇上吃过饭,我们就回前江去,我晚上要和美国人谈判,我想把公司卖给他们。”

张大才感到很吃惊,问卢艾亚:“那你干什么?”

卢艾亚说:“我已经赚足了这辈子的钱,可能什么也不干了,就隐蔽在地球上,玩玩乐乐度过一生。或许,再干几年房地产开发,我已经注册了一个房地产公司,往后就看着办吧!”

二人回到游艇上,服务员已把酒菜准备好,卢艾亚和张大才吃好饭,游艇也靠上了码头。卢艾亚回宾馆取了行李,请张大才上了她的车子,二人一同回前江市。

张大才回到前江市的第二天下午,就让市政府秘书长找来几个刀笔,以市政府秘书长为首组成一个写作班子,把他从卢艾亚那里听来的那些话说了一遍,要求他们在十日内拿出文稿。刀笔们一听觉得十分新鲜,个个意气风发。纷纷说张大才是前江历史上最睿智、最有创意、真抓实干的好市长,不愧是政治家、战略家,眼光独到,富有雄才大略,一二三计划不仅能管当前,还能管长远,不仅能管局部,还能管全局。是一个划时代的谋略,是一个历史的进步。

张大才笑了,刀笔们以为是他们拍马拍对了,其实张大才是笑卢艾亚精明得能捉住活鬼,她怎么一下就能说到这些呱呱嘈嘈的小文人们的心里去了呢?她怎么就能与这些人一拍即合呢?同时,他也在嘲笑自己,怎么就不能想出一个像样的主意来,这就叫水平不高,当个官也作孽。

但是,张大才毕竟是张大才,他听出刀笔们的拥护虽然言过其实,却也是由衷的,他心里有了把握,就说:“大家的心情我很了解,也感谢大家支持,可是现在不是说好的时候,大家还要辛苦,拿出高质量的方案。你们就是这次活动的排头兵,就是一支力量。往后文稿起草就由秘书长负责,完稿后我再参加研究。”

晚上,张大才亲自己请刀笔们吃了一顿饭,给他们打气鼓劲。

稿子出来后,张大才白天连着晚上地忙,他先要一遍一遍地看,把所有的文字搞懂,把内容记熟,接着到处找人吹风点火。他第一个就是找汪亨君汇报,说他有个一二三的想法,汪亨君一听大为高兴,觉得这是一个重大创意,这样一来他等于也有了新的举措,可以坐享其成地再创佳绩。

汪亨君说:“大才市长,我完全同意,完全支持,你多烦点神,抓紧开个全市大会,进行发动和部署,我到会讲话强调。”

张大才说:“谢谢汪书记的支持,我想先在政府成员里通通气,然后在分别组织大家讨论完善。待比较成熟后,再开全市动员大会。”

汪亨君说:“那更好,一切请你操作,我做后盾,我两一致了,这件大事就成功了。”

接下来几天,张大才找几位副市长一个一个地谈话,副市长们也都个个支持。张大才谈完副市长,又找政府重要部门的一把手谈话,详解他的意图,那些一把手没有一个不赞成的。然后就请写作班子分门别类地召开座谈会,进行多方面的讨论,并联合媒体,进行广泛的意图渗透,形成社会舆论。最后由张大才亲自定稿,形成了文件。

文件形成后,张大才悄悄地把诸葛琵叫到他的办公室里,秘密安排诸葛琵把文件送给马培,摸摸马培的态度。诸葛琵得到张大才的授意,乐此一行。因为这件事她是始作俑者,她当然要积极地为之奔波,其二,他也可以去见一下马培,为她自己的今后打算进一步铺路。

当天下午,诸葛琵就给马培打了电话,说她今日到省城出差,想见马培。马培一听喜上眉梢,立即就答应和诸葛琵见面,说他在某宾馆开会,晚上不回家,叫诸葛琵住进他所在的宾馆,晚上十点钟和他联系。

诸葛琵住进了马培给她指定的宾馆,吃过晚饭以后,把张大才交给她的文件细致地熟悉了一下,以防马培看了要问她一些什么,她有所准备才好回答。她看完文件快九点了,赶快洗头、洗澡,又抓紧吹干了头发,描好眉,涂好口红,上穿一件白色小夹克,下着一条浅咖啡色长裙,对着镜子照了又照,她觉得自己脸蛋很红润,年轻了十岁。又在内衣的胸襟上撒了一些兰香型的香水,精心打扮就绪。

诸葛琵看看手表,已经接近十点。她掏出手机正准备给马培打电话,而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显示的是马培的手机号码。

诸葛琵打开手机,亲昵地说:“马省长好!”

马培说:“我忙完了,我在600房间,就是六楼零号房间,你来吧!”

诸葛琵说:“我马上就到,你把门掩着。”

马培正坐在沙发上等候着诸葛琵,只见诸葛琵如一只蝴蝶闪进了他的房间,用一只手关上了门,另一只手拿着文件。

马培眼睛发亮,轻轻地把诸葛琵拉到他的怀里坐下,吻着诸葛琵说:“拿着文件是来找我办大事的呀?”

诸葛琵说:“哪里,想你了,特意来见你,文件是随便带来的。”

马培问:“什么好文件呀?”

诸葛琵故意说:“说不上好,是张大才要搞什么减负扩城等等一二三。”

“那好啊!”马培顺手拿过文件,扫了一眼,惊奇地说,“张大才这小子怎么和我想的一样啊?我正在考虑减负扩城,还没下定决心呢,你回去跟他说,我就拿前江当试点,叫他好好地抓,我支持。”

诸葛琵搂着马培的脖子撒着娇说:“知道了,马省长的话是圣旨,我一定好好传达,你就放心吧!”

马培说:“行,这份文件你就给我,我细细地看看。”

诸葛琵觉得她已马到成功,双肢一展,柔软地躺进了马培的怀里。

诸葛琵回到前江市的第三天,张大才接到了马培亲自打给他的话,叫他明天就到省里去汇报。

第二天,张大才进入马培的办公室,马培让他坐下后,问他:“大才,你怎么又和我想到一起啦?好样的,我就喜欢你这样肯动脑筋,敢干大事的人。你们的文件我看到了,你比我想的还广阔,还充分。我支持你干,你们市先走一步,然后我在全省部署,把你们当做样板,为大家提供经验。今天我找你来就为这件事,你们只能干成功,不准失败。”

张大才说:“我听了马省长的指示很激动,有马省长的支持,我就有信心,不干好,我就不见马省长。”

马培说:“大才,痛快,我相信你能干好。你们的文件我批了,我说‘很好,具有全省意义,支持前江市认真贯彻落实,当做全省的试点’。我的批示和你们的文件已转发全省,你回去以后就能收到,你们一定要抓紧实施。”

张大才说:“我知道了,我回去开个全市大会,传达贯彻马省长指示。等我们实施一个阶段以后,就请马省长去检查指导。”

马培说:“行,行!你们抓紧行动,我一定亲自到前江市去,还有可能去开个现场会。”

张大才回到前江市,就精心组织召开了全市万人大会,做了一个鼓舞人心的的报告,大肆兜售他的“一二三”,有关方面在大会上做了表态发言,最后由汪亨君代表大会作指示,发号召,提要求。大会进行了电视、电台现场转播,会后各种媒体连篇累牍地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并从全市上下抽调一批人员,组成十个检查指导组,下派到全市各系统。

在抽调的人员中,张大才指定河口县抽出了刘传能,把刘传能安排到了教育系统的检查指导组,担任付组长。

刘传能接到通知后,感到莫名其妙,他到了前江市,就被张大才找了去。

张大才与刘传能一见面,张大才就说:“老弟,对不起,这次我有难处,只好请你出山了。这是因为教育减负我一点也不懂,而你非常熟悉,就让你当个副组长,实实在在地帮我抓一把,这也是全市人民的大事,你要当仁不让。同时,你还要为我掌握一些第一手反映,以便我正确、有效地推进这次活动。”

刘传能万万没想到,他对呼风唤雨的张大才还有用,虽然心里不太理解,他出于弟兄情分,还是比较乐意、比较愉快地答应了张大才。他想,反正是临时被抽出来的,干完了再回去教书。

 


编辑点评:
对《二十七、白天忙到黑夜》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