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我不再听话

我不再听话  作者:朱润生

发表时间: 2019-05-20  分类:散文  字数:2627  阅读: 874  评论:0条 推荐:4星

我不在听话清楚的记得小时候,妈妈常坐在村边麦场的石磙上,纳鞋底子,我很乖,很听话,坐在妈妈的脚脖上,看妈妈慈祥的面容,看妈妈穿针引线,缝补儿女身上衣。我出生于一九五七年,吃食堂饭、忍饥挨饿的大跃进时期
 

  

  清楚的记得小时候,妈妈常坐在村边麦场的石磙上,纳鞋底子,我很乖,很听话,坐在妈妈的脚脖上,看妈妈慈祥的面容,看妈妈穿针引线,缝补儿女身上衣。

  我出生于一九五七年,吃食堂饭、忍饥挨饿的大跃进时期。妈妈经历千辛万苦把我们兄妹八个拉扯成人。我八岁那年,妈妈终因积劳成疾得了一场大病卧床不起。时值文化大革命,各地各部门都在停工闹革命,医生人心慌慌,加之家庭困难,治疗不及时,她卧床长达五年之久。我每次上学,总先到妈妈床前,告诉她一声,放学回家还是外出玩耍,回来之后,都会到妈妈床前道一声我回来了。因我们兄妹八个,我是老八,人称妈妈的小奶羔,我又是天生残疾,妈妈最疼我。每次受到老师表扬、邻里夸奖,我总是一一向妈妈汇报,甚至在外面受到委屈,都要对妈妈诉说。在妈妈苦辣酸甜的一生中,唯一让她心甜的就是儿女孝顺、听话、有出息。听说我受到老师的表扬,妈妈布满皱纹的脸上,也会乐开一朵花,在我的心里永不凋谢。

  我八岁那年,不敢想象的一幕发生在我身上。记得当时吃过早饭,我告诉妈妈正要外出玩耍,姐姐们有事都没在家,她拉住我的手,久久不愿松开,深情地说:“你一定要听话,如果妈妈有朝一日不在了,千万别到外面惹祸,以免妈妈担心你,听话了,妈妈也就放心了。”那天妈妈给我讲了很多,很多。。。。。。。最后,妈妈让我把她的腿带找来给她,因卧床几年,没绑过,今天想绑上。并特别嘱咐我找腿带的事,对爸爸、姐姐任何人都不要讲,我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腿带,交给她。妈妈夸我一句很听话,我就像完成一件重要任务胜利归来一样,特有自豪感,并保证对谁都不说。幼稚的我,根本不知道妈妈的用意,一心想做个听话的孩子,给妈妈一点安慰,回报她的养育之恩,听大人说,孝顺就是听话,顺父母心。

  万万没有想到,当我玩耍回到家才知道,妈妈平时连吃饭都折不起身子的她,竟然把腿带系到梁上,幸好大姐回家发现的早,可怕的一幕免于发生。听说妈妈要寻短见,我想是我促成的,吓得我死活不敢承认,最后妈妈替我掩饰了错误。

  妈妈的一生是在苦水中泡大,从苦海中挣扎出来的,现在又要受病魔的折磨。眼看哥哥为她跑前跑后,请医抓药。几个姐姐天天给她喂汤喂药,换洗尿布。大姐百忙之中,丢下一家老小,爬山涉水往家跑。二姐家在深山沟,三十多里山路,隔着几条河,隔三差五回来照顾妈妈。几个姐姐把妈妈照顾得无微不止,哥哥也曾把妈妈领到洛阳、县城治疗过。那时,没有公路,我家距县城三十多里山路,隔着几条河,要靠人用木棍绑个单架,四个人抬着。慈心的妈妈不愿给儿女太多拖累,想尽早了却此生。从此以后,姐姐们对妈妈看护得更紧了,照顾得更周到了。可是最后终因病重虚亏,医治无效,妈妈离开了我们,那年我不满十三岁。饱受磨难一生的妈妈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都在为儿女着想。妈妈的养育之恩,比天高,比地厚,比海深,如今妈妈走了,只能用诚实感恩社会,感恩身边的每一个人,来回报妈妈的爱。

  从那次事件起,我从内心发誓,不再听话,辩不明真相,绝不盲目顺从。妈妈离开我四十九个年头,每每想起,都会吓出一身冷汗。

  记得一九七七年,我高中毕业,回村当生产队会计。一件事对我感触很深,那年秋,遇上了大旱,庄稼几乎绝收,忙碌了一年的农民,唉声叹气,今年又要饿肚子了。当时乡里派往我大队的住村干部侯转印,人很善良,工作兢兢业业。他包住我队,眼看庄稼保不住了,他带领群众担水保丰收。我队有一块菜地,二亩多,种上萝卜、白菜,他担着一对大铁桶走在前面,起早贪黑担水浇菜。中午火辣辣的太阳晒得山石滚烫,他也总是身体力行,带领群众担水抗旱保菜园。他说庄稼指望不上了,总得有颗菜吃,喝碗菜汤,吃个菜包子也能充饥。秋后,大队通知各队会计开会上报产量,看罢报表,村支书不满意,宣布散会,三天后把产量核实好,依据往年的产量,重新上报。实际是在暗示会计谎报产量,隐瞒旱情,提高干部的政绩。大旱之年抓革命、促生产,取得大好成绩。一些眼头明的会计照办了,可倔犟的我当场顶撞了,说我今后不再来开会了。我队的产量少就是少,这是事实,不相信你们去调查,村支书当面批评我,“不听话。”

  来年春上,青黄不接,政府根据旱情,下拨一批通销粮,我队产量低,第一批每人二十斤。有几个队每人只有三五斤,特困户稍多点,产量高的队没有。这可把群众害惨了,怨声载道,明明庄稼旱的几乎绝收,可上报产量并不比往年少多少,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忍饥挨饿罢了。

  更让我伤心的一件事,我天生一只手,干农活有困难,唯一的希望就是当一名民办教师.当时村支书亲口对我承诺说,当会计好好干,看你怪可怜,干好了,以后有机会给你安排。我一干就是八年,为了账目无差错,我常常算账到深夜,二腿冻得麻木。在全乡帐目大清查中,获得最清相账目称号。可增加民办教师的机会来了,指标两个,在高中毕业生中招考录用,我考了第二名,可现实让人傻眼。那次参加考试的考生一个都没录用,大队干部的两名亲戚却被录用了,而他们当天就没有参加考试。这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以后,村里民办教师的人选俨然就成了干部家属的专利。干部换一任,教师换一任,一任不如一任,教学质量始终上不去。

  当教师无望后,仕途路堵,我爱上了书法与绘画。大队团支书知道我爱好书画,一次村干部会上,我俩坐到了一起闲谈中,他真情地告诉我,你有绘画天分,有机会推荐你去学习深造,帮助大队搞文化活动。那时上学不靠成绩,靠大队推荐。可后来才知道有机会,可人家亲戚已经学习回来了。当时兴农田基本建设,建设工地上树起文化专栏,一次现场会,团支书要我帮他在专栏上写一份批判张某某的材料(张某某因家有老母和卧床不起的父亲,经常上工晚),我推脱说帮不了,他又一次批评我不听话。

  人生机会有几何?经历世事件件桩桩,我感受到没地位,没背景,家贫不会走后门的残疾人,处处受歧视,对人生彻底失去了信心。从此我迷惘,我消沉。总之我不在听话,不会审时度势,只愿做一个诚实的人。

  愿九泉之下的妈妈原谅不孝儿背叛了您。您也曾用深深的母爱对儿子撒了一个弥天大慌,让我一生都处在愧疚之中。但请妈妈放心,我在大是大非面前,难得糊涂,永远遵纪守法、仁心向善,做一个诚实的人。对您说句心里话,我想妈妈,我要妈妈,没妈的孩子,谁可怜。


编辑点评:
对《我不再听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