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05-20  分类:长篇  字数:1908  阅读: 1009  评论:0条 推荐:0星

 

刘团长回屋吃午饭,怀着鬼胎问夫人:“你说你,太爱气,可咋办?”

他夫人叫欧阳春兰,骡高马大关外的人,气极能把团长提起扔出屋,就象扔只鸡。

刘团长在东北驻防娶的她,当时她家是匪霸,刘汉辉是驻军连长。几仗下来吃了大亏,这才知道土匪神枪,心想再剿早晚丢命,不去又违令。眼看过年上面紧催,愁得喝了几天闷酒。

老天有时真从天空扔馅饼,谁接谁的运气好。

俗话讲,‘运来一时,命贵一生。’

这天下午风大雪大,报九里屯来了位女土匪。 刘汉辉不信:“女土匪?一个人?根本不可能!第一不可能,没有哪个屯敢报。第二不可能,一位女土匪,单独行动窜进防区来找死?不是来报信,是替土匪下套的!” 这人说:“真真儿的!十七、八岁大姑娘,骑匹白马进的屯。”

“来干嘛?”

“怪?进屋要酒喝。”

“等等,谁的屋?你的?”

“不能算通匪,自己撞来的。”

“接着说。”

“一喝就醉,醉了就哭,说要见官,俺就来了。”

“哦……,来给老子下美人套?不通匪又是啥?”

“长官快去吧?她哭得那叫一个惨。”

“哦哦哦,长官我,屁颠屁颠去安慰?然后土匪就把老子活杀了,庆贺好过年,猜得很对吧?她当土匪有功吗?需要本官亲自去?我看你和土匪一伙!”

“怎么长官也怕匪?她就一个小娘儿们,模样老好了,现时还醉了,嘿嘿嘿。”

“她醉了?可是我没醉!想见官,咋不来,漏了吧?来人……!” 等人进来刘汉辉说:“老子宣布军事命令!把这暗匪拖到树林活埋了!” 来人就急嚷:“好好好,讲实话!姑娘是俺远房侄女,平时无往来,突然就到了,亲爹临死把她许给二当家,宁愿活剐也不嫁。长官告示过,投降一律不杀头,俺就跑来了。”

“为啥不带来?”

“只敢悄悄一人来。你去是你抓土匪,咱把人领来,就成私报官,全家活不成。”

“哦,真有道理呀?编,接着编,我还就不去!嫁就嫁了吧,一个女土匪,嫁鸡婚狗关屁事,马上滚毬蛋!”

“不然派兵去?” 那人说完赶忙走。

 刘汉辉带兵跟脚印。

女土匪被押进连部扇下皮帽,刘汉辉一眼就傻了,心想真有这么俊的尤人儿?偏却生在土匪家?故意漫不经心瞧,然后瞅着别处笑,心有那兮左观右闪谦和问:“嗯?你!真名?”

“欧阳春兰。”

“什么春兰?”

“欧阳春兰。”

“瞎取,就叫春兰多好听,模样配!”

连哄带吓审了半月最后娶了,欧阳春兰从此洗手。刘汉辉因赶跑土匪立大功。

这是段旧话。


编辑点评:
对《第六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