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月夜故乡

月夜故乡  作者:雁字回时

发表时间: 2019-05-19  分类:散文  字数:1187  阅读: 757  评论:0条 推荐:4星

 

   弯月当空,月光透过杨树叶间的缝隙洒向大地,光与影相伴交融,那些来自苍穹的高贵与来自俗世的清新,不露声色的勾勒出了一幅宁静的画卷。


  不知道月光有没有注意杨树下匆匆而走的赶路者,用它的光辉来给行人照路,或者附上苍茫静谧的色彩?无关紧要的!赶路人、月光,本是不想干的元素,既然走夜路就有走夜路的勇气与力量,与外在的光辉无关,与身上的色彩无关。心中有光脚前有盼望自我会陶醉、夜色也温柔。


  院子的灯光亮起来门吱扭一声,母亲开门迎接我们,她听脚步凭感觉判断我们的归回,多少次都不曾失误过。轻言浅语、叮咛嘱咐,院子里的那一片柔和的灯光,带着温暖、含着亲情,褪了月亮的颜色。


  椿花开了,浓浓的气息飘在夜色之中,以前觉得这味很臭很是排斥,大家不约而同的叫它臭椿花。但此刻闻到这熟悉的气息,便想到椿花开时,后坡田野里沉甸甸的麦穗;想到往日此时,爷爷从集市上买回的拘子绳、木锨、桑杈;想起奶奶磨镰刀的嚯嚯声,和老奶望向满树的椿花来断定丰年的话语,我的心柔软起来,椿花也香了起来。


  从院里出来的时候,月色下 月季正艳,佛手瓜、丝瓜长出幼小的苗,门口的的婶们怀抱孙子蹲坐在水泥台上谈天说地。母亲说她刚刚在门口的地里栽上生菜,说挨着生菜的蒜该刨了,边应和着边和聊天的婶们打招呼。


  猛地“今年麦咋样?”的话脱口而出。


  “今年没有麦,今年没有麦天”


  “地全包给人家种了药!”


  “我们老了种不动了,种地划不来,你们年轻人种地更划不来……”


  她们扯起嗓子发出的话语,仿佛一声声呐喊


  “没有麦天,连麦天咋过也没有了”我说


  只听见一声叹息,真该打!明知故问,我不该拿此话戳她们隐隐的痛! 试想自从她们老了,挑不动担种不动地,这故乡发生了多少变化?又给了她们带来了多少的冲击?


  多打粮食多种地,起早贪黑在泥土里摸爬滚打耕耘希望,是年轻时的光荣。土地荒芜、流转,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庄稼的影子消失在那片土地,是作为留守老人留在故乡土地上的迷茫。


  我怔怔地站立于这片土地,不知道该以一种怎样的态度来收尾今夜的心情。犬吠声此起彼伏,抬头望向那轮弯月,明月知我心,忽然一只小鸟扑扇着翅膀划过明净的天空,紧跟着“麦天咋过……麦天咋过……”响彻云霄、响彻在村子的上空。


编辑点评:
对《月夜故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