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9-05-16  分类:长篇  字数:1942  阅读: 1658  评论:0条 推荐:0星

 

刘连副弓步扩胸伸展,比划武招式,踢来又蹬去。

花花见他有真招就急忙喊:“顺子哥,咱打不过这兵油子!” 顺子笑笑伸展说:“哎呀亲姥姥,浑身这份舒坦啊!”又轻蔑地说:“刘连副,狗日的,不用蹦跳了,俺几下把你臭揍完!花花放宽心。” 顺子全身很紧绷,伸个足足的懒腰,嘴巴张得大大的,吃奶那么特有劲,模样显得不在乎,得意洋洋跩着走,嬉皮笑脸轻视人。

张志富撇嘴虚眼睛,实实在在瞧不上,小声骂顺子:“不明世故充傻楞,完全是个事包子!” 弯腰笑求孟校长:“求您劝劝俺那人,愣头愣脑一伙计!世事全不懂。当下这世道,轮上他个扛长活的去发疯?” 孟敬秋便朗声说:“这位刘连副,做狗没做好,才和咱们关一块儿。如今世道讲来头,今天咱偏讲拳头!” 扭头怒喊道:“顺子好兄弟,替西县百姓痛揍他!” 顺子摩拳擦掌笑:“哈哈哈,哈哈哈!当然当然啦!能让肥猪装熊唬人?从古至今就不能够!” 张志富急得直跺脚,指责孟敬秋:“哎呀呀!还说这种话?哪像教书的?咋往火上洒油嘛,你咋这么驴性呢!难怪花花要学坏,俺白费这么多细粮!” 花花说:“爹,孟校长话对着嘞。” 又喊道:“顺子哥,使出俺瞧过的那几招,臭臭地摔他!” 顺子回头问:“哪几招?” 花花忙就说:“忘了吗?去年麦收在晒场?把俺爹弄了个屁墩,那几招能行。” 顺子想起来:“哦,那叫扛麻袋,俺可没真摔。行!给他奶奶的扛一个。” 藐问刘连副:“亲孙子,爷爷跟你比划着?” 伸手就去抓。 刘连副阴笑闪开了,朝上虚打蹲下使出扫堂腿,又快又狠扫在顺子踝骨上。但闻顺子‘哎哟’大叫身腾空,‘嘭’地重摔地上。

花花惊叫,闭紧眼睛。

刘连副咬紧牙齿说:“这招就是放倒牛。爬起来,又开打?穷光蛋,牛日的。”

顺子抱头痛得滚。

刘连副笑喊:“起来起来!” 比着招式绕两圈,冲着顺子弓步冲拳恶吼道:“呀呀嘿,出拳打三江,抬腿蹬四海!”又对孟敬秋比拳头:“老王八,老子愿意是恶狗,你能咋的吧?” 刘连副龇牙裂嘴笑, 几位当兵的就夸奖。 孟敬秋鄙视说:“的确如此,是一条狗!是条吃屎的看家狗。” 又大喊:“顺子站起来,接着和他打!” 张志富听了冲脸看他气愤道:“孟校长,孟校长!人都摔成这样了,还叫他去打?自己咋不上?你咋是位这种人?!呸呸呸,呸!” 刘连副问躺在地上的顺子:“认输了?吃猪屎!” 顺子小声说:“头很晕,不上气,俺歇会。” 从指缝偷瞧刘连副神气等机会。

刘连副他太神气,抑制不住要烟抽。

顺子在心中嘿嘿笑,等他点烟的时候,突然起来冲去抓住用力甩,刘连副被甩飞了。

可怜刘连副,‘啊呀!’一声撞圈栏,重重掉地上。喜得花花大声喊:“这招该叫扔死猪!若不是捆着,俺真想扇他!” 孟敬秋也高声喊:“好,好!该,该!”

刘连副被撞晕了,落进猪群里。猪们乱叫乱挤吓到角落。

顺子过去问:“刘狗屁?你歇了?” 见他真不动弹了就笑笑说:“歇着吧,你该在猪圈困觉。”

张志富大喊:“顺子不知天高地厚,愚蠢傻子!“

几位当兵的去察看,商量怎么办。

一位说:“死人要抵命。”

一位说:“是你松的绑。”

一位说:“死了我们都抵命。说不定这位王八蛋,真是刘团长的亲戚。” 刘连副突然忍痛问:“谁是王八蛋?谁说我死了?” 当兵的把顺子捆了用枪托乱揍给连副解气。

刘团长在远处悄悄看,笑呵呵走了,自言自语说:“当兵嘛,得这样。”


编辑点评:
对《第六十八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