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小小说 > 归汉

归汉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19-05-06  分类:小小说  字数:2398  阅读: 975  评论:0条 推荐:4星

他说这宅子修缮过,曹丞相还派了人专门打理。他没对她撒谎,庭院里的花草错落有致;池塘里的红鲤游得正欢;窗、门、廊柱也有漆过的痕迹。可西窗下那株石榴树已经虬枝盘曲,那隐藏在繁枝下斑驳的墙壁分明在提醒她,
 

他说这宅子修缮过,曹丞相还派了人专门打理。

他没对她撒谎,庭院里的花草错落有致;池塘里的红鲤游得正欢;窗、门、廊柱也有漆过的痕迹。可西窗下那株石榴树已经虬枝盘曲,那隐藏在繁枝下斑驳的墙壁分明在提醒她,没了,往日的一切早已经没了!但她依然在寻找,在这偌大的宅子里徘徊......

那株石榴树是她9岁时栽下的,栽时树干只有拇指粗。娘说,这树花红似焰,果粒晶莹,栽于窗下图一份吉利。那天爹爹在厅中抚琴,文人雅士相聚厅中,吟诗作赋,何等欢愉。  

穿庭过院拾阶而上,她登上后山的凉亭。侍女为她披上披风。这女孩真乖巧,看出了她的寒冷。冷来自她心中,这庭院是如此的寂寞寒凉,即使花草依旧荣艳,也掩盖不住它的残破。

其实这院子的残破早就开始了,早在13年前,她从婆家回来的那个上午。

那时她的卫郎刚去世一个月,婆家人便对她百般刁难,是因为卫郎活着时太宠爱于她,招致了嫉恨。卫郎是那般温平儒雅,那般爱她,他陪她观花赏月看蝴蝶飞舞,折一只玫瑰别入她的发髻,揽她于怀中悄声低语,我要宠你,护你一生。可那年春末卫郎便开始咳血,树叶飘落时卫郎离她而去。

回到娘家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轻浅微笑的明媚少女。这座庭院已经没了欢声笑语。严冬时长安又传来消息,董卓被吕布打败,爹爹受到牵连惨死在狱中。

汉室崩离,狼烟四起,洛阳城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她离别了这座宅院随着家人往南逃离,一别就是12年。

她裹紧披风,离开凉亭,缓步向山下走去。她有些晕眩,离开这座宅院后的一切像脚下长满苔藓的台阶一幕幕在眼前展现。战马嘶鸣,喊声震天,天黑了人们还在奔跑,她被绊了一下摔倒在地,爬起时已经不见了家人,她正想往前跑,几个骑马的胡人把她围住。

路途遥遥,沙尘漫天,她在胡人的挟持下向西而行。在一片水草边,她被一个粗犷的男人领人帐中,后来她才知道男人是南匈奴的左贤王。还好,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狂傲率直的左贤王听说过她的名字,知道她是博学多才又秒通音律的才女,对她名满京华的父亲也充满了敬仰,因此对她很是宠爱。

胡风浩浩,冰霜凛凛,毡裘为裳,羯膻为味,这样的胡地生活,即使有左贤王宠爱,她也感到难以忍受。还好她和左贤王有了一双儿女。儿女绕膝,并没有减少她的思乡之苦。孩儿睡了她走出帐篷遥望天边的清月拂动瑶琴吟唱出心中的悲哀。

那天消息来的那么突然,她竟惊喜得落下眼泪,曹丞相派使者携带黄金千两,白壁一双,彩缎百匹,要把她赎回去。然而欢喜只是瞬间,告别丈夫,与骨肉分离那痛苦像刀绞一般让她心肝破碎。但她还是一步一回头地回来了,回到她日思夜盼地故土,回到这座庭院,可这座庭院已经不是昨天的庭院了,她也不再是昨日的她!近一个月的归途她吃不下睡不着,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自己的儿女。现在她像一具被忧愁蚀空了的躯壳,回来还有什么用!

想着她步下台阶,移步环廊,望着廊下被秋凤吹皱的池水,轻唤一声,拿琴来!片刻,侍女把琴置好。这是一张焦尾琴,是父亲的遗物。她微微俯身,细指轻拨,伴着哀怨悲愤的乐曲,一首《胡笳十八拍》如泣如诉流淌开来:

......

天灾国乱兮人无主,唯我薄命兮没戎虏。
殊俗心异兮身难处,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

......

冰霜凛凛兮身苦寒,饥对肉酪兮不能餐。

夜闻陇水兮声呜咽,朝见长城兮路杳漫。

......

今别子兮归故乡,旧怨重兮新怨长。

泣血仰头兮诉苍苍,胡为生兮独罹此殃。

......

胡与汉兮异域殊风,天与地隔兮子西母东。

苦我怨气兮浩於长空,六合虽广兮受之应不容。

乐终,她起身离琴,扶廊柱不语,身后传来他的话,夫人,您不能总沉溺在悲哀中,生命不只是儿女私情,您要振作起来,继承您父亲伯喈先生的遗业,撰修续汉书。

她震了一下,抬头望向天空,天空一片青蓝,阳光斜射在廊檐上折射出金灿的光亮,她的脸上映出鲜活,眼眸闪着晶亮。


编辑点评:
对《归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