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沧浪之沫 第九章(121)

沧浪之沫 第九章(121)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19-04-25  分类:长篇  字数:3489  阅读: 1756  评论:0条 推荐:0星

 

秋旖沫一路情灰意冷,头脑昏沉。她想着像自己这样的女子,大概是一辈子都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了。她也再不想找对象了——想到这里,她的内心袭来一阵莫名的空虚,接着又夹杂着一阵莫名的解脱感。

大巴开了许久,秋旖沫才恍然意识过来这是趟从深圳开往惠州的长途。她无所谓去哪里。她本是无根之萍,沧浪之沫,自从离开故乡踏上异地,她就无数回这样不停地奔走迁徙在路上。她已无所谓命运将自己带向哪里。

一个多小时后,大巴终于停了。秋旖沫在座位上痴痴坐了良久,直到车上的人都走光了,才慢慢走下车。

下了车,不知该往哪里去,又一个人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地在繁华的大街上颠沛——她已深信这种状态就是自己的宿命。各种思绪意念像团团迷雾一刻不停在她脑海里散开又聚拢。已近下午三点半了。秋旖沫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午饭。她腹内空虚,口中却无任何食欲。可是既然接下来无所事事,她想那就把吃饭这件事先去完成。这样想着,秋旖沫于是拐进附近一家题名为“甘饴酒家”的小酒店。

下午三点半的酒店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顾客,只有两名女服务员在一张餐台旁擦拭着刚洗过的餐具。秋旖沫漠无表情地走了进去,也没跟服务员打招呼,便兀自在一张餐桌旁坐了下来。她攒眉蹙额旁若无人的样子令站在一旁的酒店老板感觉奇怪,于是他走过来问她:

“小妹你好,请问你是来用餐呢,还是来应聘做服务员呢?”

秋旖沫一脸的茫然望向这位餐厅老板,良久说:“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

酒店老板笑了:“你到我这餐厅来自己不知道要干什么吗?”

“哦,”秋旖沫这才反应过来,“我来吃午饭。老板拿菜谱过来下吧。”

“抱歉,早过了午饭时间了,晚饭还没开始呢。”酒店老板和颜悦色地说。

秋旖沫又“哦”了一声,一副深思悠游全然不在物界的状态。

酒店老板又说:“要是你愿意等,还至少得再等一个来小时。”

“没关系,我等。”秋旖沫坐在原位,幽幽的口吻说。

“小妹哪里人?怎么称呼?”

“我叫秋旖沫,江西人。”秋旖沫说,她已经不在乎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名了。

“小妹应是出来打工的吧?愿不愿意在我们餐厅上班?若是愿意,现在就可直接上班。我姓甘,就这餐厅老板。”

“哦,好啊,谢谢甘老板。”秋旖沫随口说。

“我们这里包食宿,试用期五百元一个月,满试用期六百。晚上你可以和她们住在一块。”甘老板用手指了指那两个正在擦餐具的女服务员,然后叫过她们,“你们公寓还有空出来的床位吧?今天这位罗小沫就是你们新来的同事了,跟你们一块搭班,晚上你们带她回宿舍,腾一张空床位给她住。”

秋旖沫谢过甘老板,那两服务员都很热情地招呼她一起去摆台。

这几次找工作竟然都是这么轻而易举的事。——曾几何时,为了一份工作她是多么焦首烂额啊。如果光阴能倒回到那年她在坪山鞋厂出来的那天之前——她忍不住又暗自感叹——可如果只是如果,秋旖沫不知道这是否是上天故意的设局,当能轻松找到一份工作时,她已全然感受不到拥有工作的快乐与满足。

那两个女同事认真地教她如何摆台,如何用口布折花,教她辨认哪里是主人位,哪里是主宾位,秋旖沫只勉强在脸上做出机械的微笑点头回应,她的灰败情绪丝毫不能转换过来。好在,她做事一向勤快认真,待同事也随和友善,学习这些餐厅基本操作对她来说毫不费力。一会,还有几位女服务员上班来了。做好餐前的准备工作,她们一起吃了午晚餐,然后站在餐厅恭恭敬敬地迎接就餐顾客的到来。

生活多玄妙啊,昨天这个时候,她还在等着那个还属于她男友身份的郑健明回到家来。可是只一瞬,生活全变样了。这些年里她经历的人事太多,瞬间的变故太多,她的心快应承不过来了,拥有一份工作已无法救赎她内心的颓丧了。

晚十点,餐厅打烊,秋旖沫跟着女同事去了甘老板为店里员工租下的一套三室两厅的公寓。公寓距上班地点步行不过五分钟,之前一名女服务员已于近日辞职,秋旖沫便住了她的床位。

公寓里的几个女孩子相处还算融洽,但秋旖沫不再主动与她们接近。她躺在床上,恍然想起最初在深圳表带厂和电子厂时与同事们在一起的情形。那个时候她的内心充满快乐充满对未来的希望,可是现在,周边同事的欢声笑语好像都与自己无关。她也无从真正去融入她们。上天剥夺了她对于工作的热情,剥夺了她对于爱情的能力,顺带着连同友情的能力也快一并剥夺了。

之后每天上午九点,秋旖沫和她们一起去餐厅上班。拖地,擦桌子,换台,摆台,十点半和她们一起吃早午餐,之后双手交叠在腹前,端端正正地站立在餐厅,等待着顾客的到来;到下午两点半左右,宾客散尽,搞完了餐厅卫生,她又和她们一道回公寓休息一会,四点半之前又返回到餐厅来。她每天机械地、默默地做着事,脸上紧绷的木然神情却并未因工作的顺利而稍见缓和。

一天中午下班,秋旖沫正要回公寓时,被甘老板叫住了。

“耽误你点时间,和你聊聊好吗?”甘老板和颜悦色地说。

她呆板地点点头。

其他几个女同事于是先离开了。餐厅里空荡荡的,秋旖沫在一张餐桌前坐下,等候甘老板的发话。这么些年,秋旖沫阅男人无数,她对他们的人品已有个基本的判断。这位年近不惑的甘老板不像是那种好色之徒,他面目慈善,待人随和。而况,入住公寓以来的好几个晚上,她听到她们谈论起工作琐事时顺带出的对甘阳甘老板的评价,语气里多是敬畏。而今老板能被人背后说好话的情形太少见了。

“我觉得你做事挺认真挺勤快的,其他员工也反应你做事不错。但是我总觉得你每天都忧心忡忡,好像有满腹心事。在餐厅里上班,带着情绪上班可不好。顾客是来我们餐厅消费,要让我们给提供服务的,你说你这样绷着一张脸,没有一点笑意,顾客看见了情绪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啊?”

秋旖沫低头不语。

“如果有什么心事,不妨跟身边同事说说,当然你也可以跟我说说。一个人兜着会很难受的,说出来就轻松些了。我猜你是不是跟家人怄气了,或者跟男朋友吵架了?随便猜的啊,别见怪。”

秋旖沫听到这里,鼻子竟陡然一阵酸,眼泪一时没控制住便扑簌簌落了下来。如果泪水能冲刷这么多年愈积愈深的辛酸苦楚,她愿意在任一个陌生人面前一次性痛痛快快哭个够。


编辑点评:
对《沧浪之沫 第九章(12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