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沧浪之沫 第九章(120)

沧浪之沫 第九章(120)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19-04-25  分类:长篇  字数:3941  阅读: 1761  评论:0条 推荐:0星

 

送走父母,郑健明带着秋旖沫在外面餐馆吃了午饭,随后两人分开各自上班。到晚上十点多,秋旖沫正忙着穿梭于各酒水台给顾客上酒水,她的手机铃响了。郑健明打电话过来,告诉她说他嫂子出事了。

上班场所声音太嘈杂,秋旖沫走进了员工卫生间里接听郑健明的电话。这会她才了解到郑健明家里的一些情况。原来郑健明的嫂子丁桦因贩毒被公安局抓去了。这几回都未见过郑健明的哥哥,原来他哥哥年前就因贩毒进局子了。

秋旖沫听得有些惊,一时都愣不过神来。只听郑健明在电话那端又焦急地说:“现在侄女雯雯在我身边,没人照料,你说我该怎么办?你能帮忙带带吗?”

秋旖沫想了想,当即便告假去了郑健明家里。郑健明打开家门,热切的眼神等待她的到来。三岁的雯雯似乎特别懂事,也似乎与秋旖沫很投缘,一来便上前拉住她的手。郑健明让雯雯喊秋旖沫为“姑姑”,雯雯便马上脱口用充满稚气的声音说“姑姑好”。秋旖沫对这小女孩心生爱怜,当晚便在郑健明家里住下来照顾雯雯。

郑健明说:“小沫,你辞掉夜总会的那份服务员工作吧,以后我养你!我们一起过日子好不好!”

秋旖沫很轻地点点头,然后随口问了句:“你没有参与贩毒吧?”

“没有!否则我能安稳地呆在家里吗?”郑健明说。

“对不起!”秋旖沫忙道歉,“我也是怕你有事。”

郑健明微笑了下,说:“感情里彼此的信任很重要。”

次日上午,郑健明带着雯雯去公安局看他嫂子,秋旖沫则去夜总会辞掉工作,然后赶去公安局门口等郑健明。等郑健明从他嫂子那拿了她家钥匙带着雯雯出来,他们又一起去了他嫂子家拣了些重要物品放到郑健明家里。没几天,秋旖沫也从租屋收拾东西搬出来住到了郑健明家里。

之后,郑健明每天上班,秋旖沫则几乎每天带着雯雯跑律师事务所,或去龙岗看守所给郑健明的哥哥郑康明和嫂子丁桦送钱和衣物。她暂时不能见郑健明的哥嫂,东西都是由工作人员代为转交。从事务所或看守所回来,秋旖沫便又带着雯雯去菜场买菜回到家里来,然后把雯雯抱床上坐着看电视,自己则洗菜做晚饭,等郑健明下班回来,每天忙个不停。

秋旖沫每晚带着雯雯睡。雯雯很依恋秋旖沫,偶尔晚上睡觉说梦话,梦话里喊的都不是爸爸妈妈,而是秋旖沫这个“姑姑”。有一天晚上,待雯雯入睡后,郑健明悄悄走过来,把秋旖沫抱到他房间的床上,然后对她说:“我们过两天要不要请客?我的朋友想见你。”

秋旖沫说:“算了吧,来日方长。你哥嫂这事都没定下来。”

“好。等定下来,我们就结婚好吗?以后我们也生个女儿,像你一样乖巧。”

秋旖沫笑了。

三月中旬,郑健明四川老家来人,帮把雯雯接回乡下去了。而秋旖沫照旧帮忙在律师事务所和看守所两边跑。三月底,秋旖沫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那女人在电话里问她是不是郑健明的女朋友?秋旖沫回答说是。原来那女人是郑健明嫂子的狱友,也是刚从那看守所出来的。她在电话里对秋旖沫说:

“丁桦说以后你去给他们送钱物时不要用你的名字,用郑健明的名字登记就行了。”

秋旖沫没多想便答应了。过了两天她接到律师电话,让去龙岗法院旁听郑健明哥哥郑康明贩卖毒品案的现场庭审。秋旖沫赶去了,在庭审现场她第一次见到郑健明的哥哥郑康明。当庭没有宣判,之后律师向秋旖沫透露说,郑健明嫂子丁桦的案子比较轻,估计会判半年左右;他哥哥郑康明那个案子麻烦些,可能要判八九年徒刑。

之后秋旖沫照例经常去看守所给郑健明哥嫂送钱物,只是不再用自己名字登记了。四月初的一天下午,秋旖沫收到一封郑健明的嫂子写给郑健明的信。郑健明还没下班回来,因怕事情紧急,秋旖沫便拆开信看了。她看见信中写着这么一段话:“郑健明,我今天让一位朋友去了家里收拾东西,有一张两万元的银行卡没找到,是不是你女朋友拿走了?如果是,你马上报警。”

秋旖沫一时呆住了。她没想到这两个多月来,每天辛辛苦苦跑去给他们送钱物,却换来如此的猜疑与不信任!这会她又想起丁桦让人转告她送钱物时只登记郑健明名字,怕是从心理上就一直与自己生疏吧?

秋旖沫把信收好,想等郑健明晚上下班回来再把信拿给他,看他怎么说。

晚上郑健明下班回来了。秋旖沫盛好饭菜端上桌。两人一起坐下吃饭时,秋旖沫把那封信拿出来交给郑健明,说:“你嫂子说有张卡不见了。”

郑健明边吃饭边把信浏览了一遍,然后把信放在桌上,看着秋旖沫郑重其事地说:

“小沫,你真的拿了没有?如果你拿了,请你拿出来,他们很需要这两万块钱!”

郑健明看信的时候秋旖沫正往口里扒饭,他这么一句问话差点没让秋旖沫噎着。她没想到郑健明说出来的会是这番话。尤其话语里的那个“请”字,似在一瞬间将她从他身边推出了老远。

秋旖沫没有生气争辩,只淡淡的然而很坚定的语气说了句:“我没有。”

郑健明没再说话,秋旖沫也没再说话。这顿饭两人吃得都有点不愉快。

晚饭后,郑健明很早就上床休息了,秋旖沫洗好碗筷,搞完屋里卫生,也早早在另一间房间躺下。原本,自雯雯走后,她和郑健明都睡同一屋的。

整晚秋旖沫未曾入眠。她想起曾问郑健明有没有也参与贩毒时,郑健明曾说“感情里彼此的信任很重要”的话语,可是今天郑健明的语气显然也是在怀疑自己了。她听着郑健明的鼾声从隔壁房间里传来,忽然感到浑身的疲累与厌倦。

辗转了整晚,也思虑了整晚,一些事情在她脑海也渐渐厘清了。

次日,郑健明一早起床便上班去了,之后秋旖沫在和他一起从丁桦家里带过来的那些物件中不停翻找。找了许久,终于在户口本、结婚证等一大叠本本中,发现一张夹在丁桦儿子出身证里的银行卡。

秋旖沫不知道是不是那张卡。她也不知道那张卡的密码,无从去银行核对卡里的金额。之后,她提早做好饭菜放在桌上,然后在桌上留了张纸条:

“郑健明,这里有张卡,是刚在你侄子出生证里发现的。你去查一下是不是你嫂子说的那张两万元的卡。咱俩分手吧,我不是我要找的男人!”

写下最后一句话,令她感到主动出击斩断一份情感的解恨,同时也令她悲哀地深信不疑自己无缘恋爱婚姻的宿命。

随后,秋旖沫把郑健明给她的家里钥匙取下来,压在那张纸条上,然后简单收拾了下自己的衣物,午饭也没吃便走出屋带上门。她知道自己这一走出去,便永远不会回来了!

秋旖沫出门打车去了趟看守所,托工作人员给郑健明的哥哥郑康明上了两百元钱,给郑健明的嫂子丁桦也上了两百元钱,并给丁桦也留了一张纸条:

“丁桦,我没有拿你的钱,也不会拿你的我钱。既然你们对我不信任,那我离开吧。我走之后郑健明会怪你一辈子的!”

从看守所出来,秋旖沫打了个电话向郑健明的母亲问候了几句,随便也问候了下雯雯,挂断电话后便将手机关机。——她想要以圆满地做完这一切的方式来加深郑建明的懊悔。

然后她走到就近的公交站台,随意登上开过来的一辆大巴便离开了深圳。


编辑点评:
对《沧浪之沫 第九章(12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