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沧浪之沫 第九章(118)

沧浪之沫 第九章(118)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19-04-24  分类:长篇  字数:5993  阅读: 2072  评论:0条 推荐:0星

 

秋旖沫的内心感到无所适从的慌乱。她已经伤害到了闵钢,伤害到了闵钢全家。接下来能怎么办?这会她完完全全意识到自己来到宿迁是个大错特错的决定。只要村妇女主任一带她去医院体检,她过去的一切都将曝光。全村人都将知道她是个得了那种羞于启齿的性病的女人——她在闵钢及家人眼里的形象,在闵钢所有亲朋及邻居眼里的形象将全然崩塌,这两个月来收受的所有赞美,都将变成猜测变成疑忌甚至变成口水唾沫把自己淹死。

她开始后悔出现在闵钢的生命中。可是世上无后悔药,她如何能将这到来的日子重新倒回去,倒回到自己从未来过宿迁?想到这里,秋旖沫便有些不寒而栗,灰败绝望的情绪霎时又涌上心头。这个如世外桃源般的小村不过是她眼中一种即将湮灭的幻境,如果继续呆下去,一切美好都将彻底破碎。她看不到前路,便又一次想到了死。

当天傍晚,秋旖沫去村里商店买来了一张剃须刀片。她准备找时机躲在那间原本要成为她和闵钢婚房的的卧室割脉自杀。秋旖沫知道白天闵钢和爸妈都要出门干活的,她只需呆在家里看家就行。自从她来到这个家里,闵钢的母亲几乎没让她干过重活——莫说重活,就是捡桑叶喂蚕这样的活也不舍得让她下手。——次日清早,闵钢和他父母都出去干活了,家里只剩下她一人。她把屋子收拾了一遍,把那间准婚房收拾得井井有条。

为了确认没有其他人在附近,秋旖沫还去了趟屋后的蚕室看那些在活动蚕架上蠕动的桑蚕。她记得闵钢母亲告诉过她,一只蚕从蚕卵变成飞蛾到最后的死亡也就四五十天那么长的寿命。她来了远不止四五十天了,蚕室里先前的那批蚕应早就死去了。

可她还活着。她觉得自己还不如一只仅有四五十天寿命能结茧吐丝的桑蚕更具生命的意义。——啊,如果有来世,她再也不要做自己,不要遭逢如此可悲的命运,哪怕做一只蚕也比现在的自己强!她已厌倦了现世的自己。她回到她和闵钢的那间卧室来。她把门反锁了,然后拿出刀片,静静地躺在床上。

她右手拿住刀片,把它放在了左腕上。可正当她准备用力切割下去的时候,竟出现如电影里才有的场景——门外有人敲门:“旖沫,你在里面吗?”

是闵钢的母亲。秋旖沫慌了下,刀片不小心掉落在地。

她装作轻松的语气答道:“在呢。”

“你看着家啊,我去外面捡点桑叶回来!”

“好!”她朗声说。

她听着闵钢母亲的脚步走远了,仿佛才忽然清醒过来——自己不能这样死!这样不明不白死在闵钢的家里,算什么呢?闹不好还要让闵钢家人吃官司。这岂不是坑了他们一家吗?她不能这样对待他们,千错万错都是她一个人的错。——现在唯一的方式只有离开。只有离开,才能结束自己这乱如麻的一切!

想到这里,秋旖沫旋即收拾了下自己的身份证和钱包,就走出门来。她连自己的随身行李包都没有拿。她又像先前逃离故乡一样逃离这里。她边走边偷偷左右张望,生怕半路遇见了闵钢和他的家人。她远远地望见桑树林里有好些村人在采摘桑叶。她的心里反复不停地涌动着一句话:闵钢,这无辜的聋哑人啊,求你原谅我吧!

她一路躲躲藏藏地徒步走到了三棵树乡,然后搭乘中巴去了宿迁长途汽车站。下了车,她又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想想只有深圳是自己熟悉的地方。宿迁没通火车,她乘长途大巴转道南京,准备再从南京返深圳。她一路行色匆匆,仿佛有着明确的目的地,实际上她只是用一路不停地游走掩盖内心的迷茫与混沌。

也许是因为中秋将至,回家的人多,抵达南京火车站后,秋旖沫没能买到深圳的票,只买到了两天后去广州的火车票。接下来无所事事,秋旖沫于是一个人在南京城闲荡了两天。她觉自己像个游魂,穿行在与周边密密挨挨的人群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里。她无心看风景,她的内心盛满彷徨与空虚。

她想起给宁晓彤打个电话,可是却意外发现宁晓彤的手机关机。她记得宁晓彤曾说过手机从来不关机的。秋旖沫纳闷了好一会才恍然,宁晓彤很可能有意将自己的手机号屏蔽了。她不怪宁晓彤,像自己这样的女人,没谁愿意搭理自己了!

秋旖沫的内心一片黑茫茫。闲荡了两天,到离开去广州前,她居然不记得南京城的模样。她头脑昏沉地上了火车。火车行速慢得离谱,似乎载着她奔向她生命的终点,又似乎一直在无数痛苦的节点消耗着她的精力,永远到达不了尽头。

两天两夜持续不断的“哐嗤”“咔擦”声,火车终于在凌晨四点抵达广州。外面还是路灯照出来人影的深宵。火车上的人群走出站台后陆续消失在夜色里。那些憧憧的人影犹如鬼魅。她竟又有点怕,不知道该去哪里。她想起堂哥秋以洋就在广州,好想打个电话给他,转而还是放弃了。也许等到与堂哥见面,他又是一番让自己回高安老家去的规劝。她不想回家。她活到绝望了仍不想回家。

她想起在火车上的最后一天本该是她和聋哑人闵钢订婚的日子。她想象不出来他们在她逃离之后会是怎样一番苦苦的找寻与最终的黯然失落。她想着就让自己自生自灭吧,她原本不配得到那种恬淡生活的福分。

秋旖沫慢慢地踱到火车站广场来。不夜城的路灯是这般明亮,广场上稀稀落落地席地而坐着或准备赶火车或和她一样无处可去的人们。他们之中民工模样者居多:有的抱膝打着盹;有的头枕行李包仰面躺在地上浅睡;还有的醒着,目光随着她的步伐游移。秋旖沫在广场一处角落就地坐了下来。她在火车上坐了两天两夜,浑身感到疲倦,这会她真想躺在地上睡上一觉。可是她不敢就这样露天里睡着。她抬头望着在路灯映衬中的夜空,红彤彤的仿佛披覆着绚烂的彩霞。夜如此漫长,她只有一点点地等待着天亮。

天色终于渐渐亮了起来。广场上席地而坐的人走了一批,又陆续来了一批。人群在悄悄地不断流动,生活在悄悄地不停变化。关于死的意念不知何时又轻轻悄悄地从秋旖沫的脑海里抹去了。她站起身来,穿过火车站广场,到车站搭乘上深圳龙岗的长途大巴。

生命兜兜转转,她又回到龙岗来了。满目的繁华,满耳的喧声重新充塞她的视听。她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她看到街头竖立着的关于中秋月饼的巨幅广告牌,忽然意识到这天是中秋节。距上次离家不知不觉又快一年了。她有些想念奶奶,于是她找到一家邮局,给家里又汇去了五百块钱。只有往家里汇款的时候,她才能为自己先前一次次逃离家里撇开奶奶找到一点慰安。

傍晚,她信步走到一家舞王夜总会门口。她看见门口旁贴着一张招聘服务生的广告。她下意识地走了进去,向服务员要了瓶葡萄酒,顺便打探了下招聘信息的真伪。答复属实。于是她在舞池旁的圈椅里坐下来,边慢慢喝着边看夜总会的歌舞表演。她听着歌手声情并茂地演绎着《大长今》的主题曲。那优美的旋律令她不禁潸然泪下——

看风筝飞多远未断线

看一生万里路路遥漫漫

看牺牲的脚步尽化温暖

暖的心爱追忆你的微笑

……

她沉浸在这优美的旋律里,发觉生活本是美好的,可是这美好却与自己隔着远若天渊的距离。


编辑点评:
对《沧浪之沫 第九章(11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