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纪念岳父

纪念岳父  作者:伏牛狼

发表时间: 2019-04-23  分类:散文  字数:2190  阅读: 1151  评论:0条 推荐:4星

    写下这个题目,五味杂陈,然而却无从说起。这个时候,苍白的文字,与他坎坷曲折的人生,与他守住自己的底线,不多说,不妥协,我行我素的农民本色,实在缺乏表现力,缺少应有的灵性  不知道写什么,才
 

  

  写下这个题目,五味杂陈,然而却无从说起。这个时候,苍白的文字,与他坎坷曲折的人生,与他守住自己的底线,不多说,不妥协,我行我素的农民本色,实在缺乏表现力,缺少应有的灵性…

  不知道写什么,才能表示我的怀念。

  岳父,名讳胡金昌, 俗名胡财娃,嵩县木植街乡栗盘村羊居沟人,享年八十二岁。一个地道淳朴的农民,一个有故事的人,一个在与自然抗争中遵守着生存规则,过得有滋有味,活出了自己个性的人。

  在生命的最后两天,他把我叫到病床前,“你来,我给你说句话”……“你还认识我”?“你我会不认识”!“波,赶紧给医生说做手术,做好做坏都行,实在是受不了了”……就是这样了,也不放弃生的希望。然而就是这样高龄的肠梗阻手术居然真的夺去他的生命!还是在去年冬天,他住进新区县医院,脑栓塞还有出血,使他处于神志不清醒状态。别人一针镇静药就够了,而他竟要用到三支却仍不起任何作用!“再年轻三十年,我在乎你”……是我抩住他的双手,想叫他安静下来。治疗二十多天,他反而恢复得比刚犯病还要好。生命力的顽强超出了想象。我多么希望这次他能创过这一关啊!

  但是这次他终于还是没有逃过手术带来的伤害,没有在手术后苏醒过来。五天后的谷雨,他在淅淅沥沥雨声里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沸腾的世界!生命的尊严,在这里嘎然而止。在亲人一遍又一遍撕心裂肺的哭声中,在一声又一声呼喊里,我们为他料理后事,送老人回家,满足他平生所愿,回归到生他养他的羊居沟,他年轻时种地打猎过生活的那片土地……

  办理他的后事,亲戚朋友,乡里乡亲,用担架抬上他走在尺把宽的羊肠小路,一直上到高坡,回到他一砖一瓦垒建起来的老屋。

  这段上山路,以前他很熟悉,生活所需都在这条山路上,出坡打猎,下山磨面,运回化肥种子,背下每年的庄稼换回米面酱醋,日月有多长,这条路上的故事就有多长!每年秋冬季,他会和山里人布阵打猎,打獐子、野山羊、野猪,那赶山的吆喝声,追逐野兽的呐喊声,仿佛就在昨天,仿佛还在这里回荡……有一年,豹子吃了村里的猪牛,很多人围猎,用桑杈,用土炮,还有快抢,最终打死了祸害人的豹子。然而,这是一对豹子,闻到同伴血腥气的那一个围住他的老屋彻夜低吼哀嚎……后来,国家发布禁枪令,他把自己心爱的线枪上交了,每每和我说起总是心有不甘。“手中有枪,心里不慌”,尽管他不懂“枪杆子里出政权”,但是住在大山里,有杆枪作伴,他就是猎人,就是无敌的强者……

  在老屋前墙上,向阳的那面有两箱蜜蜂,即使下山多年了,依然每年有几十斤蜂蜜。天热回家用艾草熏蜂箱,清理垃圾,到十月一回去割蜂糖,已经成了岳父每年最开心的事儿!但是,就在前年吧,地雷子糟蹋蜜蜂,妻叔用灭害灵喷洒,灭了地雷子,蜜蜂也彻底败掉了……没有回家的理由,他自己岁数也大了,活着回家真就成了无法实现的梦!

  岳父有三个儿子可惜都没有养活,中途夭折对他的打击无法想象!一辈子寻儿子找儿子,成为他不变而执着的心结。他先后收养过几个“儿子”,为了防老,为了慰籍想儿子的心!来了又走,这些儿子是他生命中的过客,陪他过好生活。有一个在“七五年大水”上来的,当时也已经记事,一直在这里读到高中,妻子还有小姨子也曾到他那里进厂打工,但是后来十几年音讯全无。他曾多次说要出去找这个儿子,说说而已,茫茫人海,哪里去寻找啊?我和妻子在2001年,上四川奉节,据说他在巫山,可是我们并没有如愿以偿。再后来,有了互联网,有了QQ,我们终于有了线索,终于有了视频面对面,终于有了2012年春节,他邀请我们去了巫山他的家——圆了岳父找着儿子的梦。他看着“儿子”刺青的“胡”字,眼泪不由自主流淌,喊着他的名字,说着找你找的好苦这样的话……这次,他在巫山生活了几个月,帮着儿子干点力所能及的活,看到有机化肥厂快要投产,甭提有多高兴!在那里,他还学说普通话,我在电话里听着却想落泪,是想到了他的不易,他的艰辛执着,他的不服输精神……

  这次“妻哥”回来了几天,在病床前尽孝,忙前忙后,尽到了一个儿子的责任!他姊妹几个,齐心协力办理岳父的后事。排场,体面,不惹人笑话……这个家永远爷们!可是,一生坎坷多磨难的岳父,竟然还要遭遇不能立即下葬入土为安的事儿!寄埋在他自己的老屋内,等到适合动土的时候,再彻底和生养他的土地融合在一起……好在这个时间不长,就是下个月初——他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再多停留些时日!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任何人都如此。能像岳父这样清楚自己的位置,能如此守着自己的底线,活成他那个时代的符号,鲜活,生命力顽强,也是属于他的骄傲。我的儿子说,要向姥爷学习,学他不服输的生存精神!

  说起精神,我不由不想起背着耩地耧走过伊河走向远山的岳父的背影,想起他在干门卫这些年乡石狮子一样坐在那里的姿态,想起黑夜里小偷闯进院子偷车子,他掂根钢钎追赶的身影,想起了他为了不麻烦我们一而再再而三要独立生活的种种场景……

  向这样一位可敬的老人,献上我心中的祭歌。长歌当哭,祭奠他不远灵魂!

  一路走好,那边的世界,依然有生命之光,依然有不灭的精神!

  安息吧,我的岳父……


编辑点评:
对《纪念岳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