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无情 6

无情 6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9-04-23  分类:长篇  字数:4877  阅读: 1666  评论:0条 推荐:0星

 

6

   

 

陆一心边走边想,刚刚吃过晚饭,这么急着叫我,到底有什么事儿呢?

走进团长室。

团长翘起二郎腿:

“叫你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刚才,就刚刚,我见过了东洋制铁的松本所长。”

一股子公事公办的官腔。

“对不起,我不想见他。不然的话,又不知该引起什么人说闲话了。”

陆一心刚想要退出房间。

“用不着这么紧张。松本所长明天早上就要回上海了。临走之前,特意提出要来辞行。正好,你们父子俩也可以借此机会再见见面嘛。”

“不啦,前几天我已经同他见过面了。没必要再见面!”

“这么说,是不是当着我的面说话,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陆一心总算是明白了团长为什么叫他陪同在场的意图了。重要文件丢失了,他想从侧面察颜观色,也就是从他们父子俩的言语中找出点儿蛛丝马迹来。

昨天,在东洋制铁、关东电机的三方会谈中,有什么话完全可以跟仰团长说,用不着留到今天单独来登门拜访。要知道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思维方法是完全不一样的呀!

一心真想对父亲大喝一声:

“父亲,别来!千万不要来!”

有人敲门。

“请进!”

团长答应了一声。

松本进门就看见了陆一心。难免有些意外和惊愕。但很快便车转身,对着团长:

“昨天,说的是公务。今天,我有一些个人的私事想找您谈谈。”

“哦,什么事儿?”

“是关于几天前,一心擅自单独外出的事儿。我担心他会不会因触犯了处事纪律而受到批评?所以,想过来看看。”

“啊,是这事儿呀。”

团长又打起了官腔。

“这件事,根子还是我引起的。是我过于迂腐,非逼着一心上家里来给死去的祖先和亲人上香的。”

松本深施一礼,以示道歉。

团长请松本在沙发上坐下:

“您的心情,我很能理解。解放后的中国,许多地方仍残留着祭拜祖先和亡灵的习俗。将心比心,无可厚非。只是,我国的外事纪律是很严格的。一旦违反,我们势必在要进行严肃的批评和教育的!”

“是的。我已经说过了。我俩只是坐在神龛前谈了谈家务事而已。”

松本将事情的前前后后简要地述说了一遍。

“对于陆一心同志平时的为人和工作作风,我是信得过的。问题是,当时只有你们父子俩在场。谈话的内容无法找到第三者出面证明。我们也难办呀。”

“所以,一切的一切还得仰仗团长先生您的正确判断。这事儿,务必请您宽大处理!”

松本再次低头恳求。

此刻,昔日作为上海事务所所长的威风荡漾无存。

仰团长重新点燃一支香烟:

“我也想妥善处理此事......。好啦,小陆同志,好啦,快上茶吧。有什么话,您尽管直接跟他说吧。”

身子横过一旁,继续抽他的烟。

当然,他不会不知道,在他跟前,父子俩是绝不会谈论重要文件丢失之事的。但是,真要有此事,他多少也能寻出一些蛛丝马迹来的。

陆一心面色沉重地面向父亲,沉默无语。

“这全都是我过于迂腐所造成的,给你添麻烦了。真对不起......”

父亲不避人眼,首先给儿子道起歉来。

陆一心心里虽然很受冲击,但表面上依旧是冷冷冰冰:

“这事儿,团长会作出公正的裁决的,您用不着担心!”

话虽这么说,可脸上仍残留着憔悴的痕迹。

“真的没事儿了?”

松本不放心地再次问道。

“真要有事儿,无论您怎么求人也是无济于事的!再说,这是我个人的事儿,您完全不用担心!”

听他这么一说,父亲的心更乱了。

“除了擅自外出的事儿之外,还有什么更严重的问题吗?”

“没有。小陆同志是个责任心很强的同志。应该不会乱来的。”

仰团长根本不提文件丢失的事,儿子也闭口不谈。松本反而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团长,一心除了擅自外出违反了外事纪律之外,如果还有什么触及到日方的事儿,能否说给我听?只要我能办得到的,我一定尽力……”

团长的眼里闪过一道微妙的光:

“哪里,哪里的话。真的没有什么格外的事情。这次的工程,今后仰仗松本先生的地方还多着呢。昨天的事儿,只要您能本着‘中日友好’的精神,我们就受益匪浅了。”

在事务性的场合,只要中方一提出“中日友好”,通常就意味着日方必须让步。难道昨天的谈判,中方还不满意......?松本沉默了一会儿,刚想要开口,陆一心轻轻地摇了摇头,用眼神制止住了他。分明是叫他别再多说话。此地不宜久留。

松本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好了,明天走得早,今天就打扰至此了。仰团长,一心的事儿,就拜托给您了!”

说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仰团长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热情地起身和松本握手,一直送别到电梯前:

“小陆同志,你替我送送松本先生吧!”

陆一心本来还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送出大门?这下子好了,权当服从团长的命令。

电梯门关了。

电梯里只有他俩人,松本急促地问道:

“真的不用担心?”

陆一心本想将事情的全部经过全都告诉父亲。可又一想,让他知道了,反而只会有更多的担心,还是不说的好。

违反外事纪律,就已经让父亲担心成这样,要是让他知道文件丢失的事儿,那就更不得了了。

“真的,我没事儿。”

“是么?这我就放心了。对了,我给你把照片带来了。”

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茶色的信封。里面装着身系白色围裙的母亲的照片。

“这不是摆放在神龛里的吗……?”

“嗯,我请照相馆的人赶紧翻印了一张。”

这是供奉在神龛里的母亲留下的唯一的一张照片,再次看到母亲的面容的时候,陆一心再也止不住三十八年来对母亲的思念之情,嚎啕痛哭起来。

没想到父亲竟然这么有心,特意给他送照片来了。

电梯眨眼间便下到了一楼。

当他慌忙将照片装入信封时,电梯门开了。

冯长辛正站在电梯门外。

突然,陆一心意识到回国之后,等待着自己的审查,决不会轻易让他蒙混过关的。

 

 


编辑点评:
对《无情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