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沧浪之沫 第九章(117)

沧浪之沫 第九章(117)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19-04-23  分类:长篇  字数:3512  阅读: 1610  评论:0条 推荐:0星

 

是夜,秋旖沫和闵钢同床了。那是聋哑人的第一次,他在她面前显得那么羞涩而略带笨拙。肉体的交融,令秋旖沫对这个聋哑人多了一份惺惺相惜的同情与体贴。她不去想他们之间是否属于爱情,她觉得有这样一份惺惺相惜的情感就足以支撑起彼此的后半生。

接下来的几天里,闵钢的母亲有空便带着秋旖沫去见村里一房下的那些亲戚。这也是村里一种朴素的乡风,嫁娶的女子需见过男方所有长辈亲友后,接下来才能商定订婚事宜。正值暑气蒸腾的热天,稍微远点的其他村里的亲友,闵钢母亲便选择天气稍凉爽些的清晨,让闵钢用电动车载上她出去做客。闵钢的那些亲友对秋旖沫无不交口称赞,并都杀鸡宰鹅盛情款待他们。

那些热情的亲朋,友善的近邻,令秋旖沫的内心感到莫大的温暖。仿佛她在童年时缺失的亲情,都将由闵钢的家人完完整整地补偿回来。

日子一天一天似水流过,一晃就到八月来了。秋旖沫见过了闵钢家里的所有亲戚,他们订婚的日子也选好了。因为八月天气太热,订婚的日期就定在了九月十七日,2005年中秋节的前一天。

“你为什么会看上我?”有一次晚上同寝时,闵钢用手比划着问。

秋旖沫淡淡笑着,也用手比划着告诉他:“有很多的原因,之前我也犹豫过。我不想呆在那个有后妈在的贫寒的家里,但最主要的,还是你心地好。很多人身体健康,但心灵残疾。相比,我更愿意选择心灵健康的人。”

秋旖沫比划完,闵钢便像个孩子似的笑起来。只不过,他的笑也是无声的。

这段日子可谓是聋哑人闵钢一生中最为幸福快乐的时光。因为上天掉下了这样一位神仙似的女友,闵钢开始有了自信,走在村里都开始昂首挺胸了——之前很多年他走路总是含胸低首,怕村里人揶揄自己的缺陷。他总是有意识地躲着他们。现在,他扛着锄头或担着箩筐经过邻居家门前,不但不躲开,反而开始和看见他的村里人主动打招呼了。他们比划着说他好福气,找了个好媳妇,他就腼腆地笑,然后再心满意足地离开。他甚而觉得自己与村里其他男子都没什么两样了。本来在外他同样是个劳力,能干的力气活一点不比村里其他成年男子少。而最最重要的,现在村里人人都知道他有一个如花似玉的未婚妻,这样绝色的女子周边村里怕是都难找到几个。这样想着,闵钢便快乐得想要喊叫起来。他想他是喊起来了的,只不过这喊声唯他自己的耳朵听见罢了。

秋旖沫的内心里也在暗自祈福,为从今往后能有风平浪静、波澜不惊的命运。她祈祷能在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小村就这样永久地和过去的自己作别,永久地和这个聋哑人闵钢相安到老。

可,生活的轨迹总是不能照人心中的臆想顺顺当当地延续。接下来的一件事,令秋旖沫感觉自己今生的业障仍未结束。八月中旬的某天晚上,当与闵钢行房后,她意外地发现他的阳具上长出了几粒小疙瘩。

闵钢似乎尚未察觉,在她身边满足地酣睡了。可秋旖沫是明白的,是她把自己的性病传给闵钢了!

刹那间,秋旖沫感觉自己的心如遭凌迟般剧痛。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不知道如何应对在这里的明天和以后。无尽的夜色遮盖着她无尽的恐慌——她忽然害怕挨到天亮。她的心又开始出现了空洞。那原本充满阳光的明天已无形中裂开了一个口子,将可怖的阴翳灰霾潜藏裹挟进去,并随着时光一点点的流逝渐渐越来越大。

秋旖沫又是一整晚不成眠。

她没办法令自己的病短时期好起来,又不想让闵钢也像自己一样承受着性病的折磨,唯一能做的只有终止和他行房了。于是在下一次晚上同床,闵钢提出那方面要求时,秋旖沫找个借口说身体不适便推脱了。

秋旖沫自觉对不住闵钢,只有在平常的生活起居里加倍对闵钢好。可是白昼里再知疼着热,也抵不上深宵衾枕间的琴瑟调和。闵钢一开始并没多留意,秋旖沫以来例假为由又得以推脱过去,可是经期也就那么一周左右,没感冒没生病,她没有理由持续近半个多月与他同塌却又不和他过性生活。渐渐他便感到不解,一次次的暗示遭到婉拒后,他心里开始起了疙瘩。

九月已经来了,距离家人安排好的订婚日期也没多少天了。这天晚上,当秋旖沫又一次婉拒闵钢的示意后,他感到生气了,于是开始用手比划着问她——为什么老是拒绝我?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秋旖沫摇摇头。

他又比划着,那是为什么?

她只是摇头,继续沉默不语。她不能跟闵钢细说。难道她能告诉这个无辜又无知的男人说,不是不愿意,她跟他再行房只会把病传染给他?原本她选择他,选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过上一种简单的生活。可是——可是,性病的无法痊愈,又要使她的生命平地起波澜。

闵钢继续用手比划着说,我们很快就要订婚了,你知道我是很喜欢你的。你是我的妻子,怎能不和我过夫妻生活呢?将来我们还要生孩子呢。

秋旖沫看着闵钢一脸的疑惑,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原本,她还下意识地用自己过往的坎坷跟闵钢的残疾做着某种对等的交换,这会,她才知道他们之间的这种“交换”是存在不公的,将性病传染给了他就是对他的不公。

可是,她没有勇气告诉闵钢真相。原本她希望能多拖一天是一天,直到他的症状消失,她的病情好转。可是,她怕是等不及那一天的到来。他眼神里流露出的眼神令她不忍再拒绝他。于是她终于顺从了他。虽然她知道,在对这个聋哑人身体的伤害与心灵的伤害之间,无论顺从还是违拗,哪一种选择其实都是错。

没几天,村里的妇女主任上门来,给这对即将订婚的年轻人登记身份证号。秋旖沫和闵钢双双拿出身份证来,妇女主任一见到秋旖沫便赞不绝口,边登记边对着在场的闵钢父母亲说:“你儿子真是好福气啊,讨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我们村里都找不到几个这么好相貌这么高个的女子啊!”

闵钢的父母脸上笑开了花。自从秋旖沫加入进这个家庭,闵钢的父母逢人就是这种满脸乐开花的眉欢眼笑的神情。秋旖沫于是羞涩地低头微笑。——自她来到这个村庄,她不知收获到多少这个小村人们的由衷赞美了!闵钢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可是他从妇女主任和家人脸上的表情很快就能猜测出他们议论的是什么。他用无限深情的眼神望着秋旖沫,也跟着大家一块流露出微笑的神情。

可是,妇女主任在登记完他俩的个人信息之后,微笑着说出的一句话把秋旖沫立时吓着了——

“这边登记好了,过几天我就带你们去参加婚前体检,之后再一道办理结婚证和准生证。”

所有在场的人都没有注意到秋旖沫骤然里僵下来的表情,他们一个个都和闵钢一样笑逐颜开。

闵钢的母亲接过妇女主任的话点头道:“要得,要得!劳你多费心了!”

他们高高兴兴地把妇女主任送到门外去。秋旖沫的心却仿佛掉入了谷底。


编辑点评:
对《沧浪之沫 第九章(11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