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洛阳的汤》

《洛阳的汤》  作者:张丽利

发表时间: 2019-04-18  分类:散文  字数:1486  阅读: 925  评论:0条 推荐:4星

 

  我出生在80年代洛阳嵩县车村镇,那时候对于洛阳市区是个很遥远的地方,洛阳市区的繁华景象都是来源于父辈那些话语的描述,直到19岁高中毕业后到外省打工,需要坐火车第一次来洛阳,但是对于这座城市很多共同语言:比如说洛阳的风水,比如说洛阳的吃食以及洛阳的牡丹等等。洛阳人能聊,他们对于外人对于这座城市的认同高度赞许,都喜欢说“中!很中!”

  19年春节前去洛阳参加同学小孩的满月酒,以前就听说关于洛阳汤的故事,而且来洛阳后的第一顿早餐,就是去了一家叫做大司马驴肉的店里来了一大碗驴肉汤,说叫碗,其实我总觉得称之为盆更合适,那一盆下去我一直到晚上都不感觉饿意。带我去驴汤店的老同学的老公于先生介绍:在洛阳喜欢喝汤的人都是早晨四五点起来。这是因为洛阳人熬汤都是熬大骨汤,晚上小火炖熬一夜,因此早晨第一锅汤那才是刺激味蕾最好的东西,被称之为原汤。那些嗜汤如命的老洛阳人一定要先喝原汤为快,到了后来再加水就失去了那种纯纯味道。

  也许这个说法刺激了我,因为晚上没回去,酒席在第二天中午,一直有起早的习惯,对于一般人非常之困难,要做出牺牲的早汤,对我却不是难事。

  同学所在的小区旁边是洛阳最主要的主干道,晚上锻炼时我就留意过两边的店铺,果不其然各种名堂的汤铺呀:牛肉汤、羊肉汤、驴肉汤、胡辣汤、豆腐汤、丸子汤、不翻汤......开始我很奇怪不翻汤的名字,百度之后才知道:其实就是一张绿豆小饼,有小孩子的巴掌大小。把绿豆泡涨磨细兑水调汁,汁儿不稀不稠,舀一勺摊在鏊子上,用炉火加热,一分钟就熟了,不用翻个儿,所以叫做“不翻”。当然还有跟乾隆皇帝的传说有点关系,那是以讹传讹的故事,不值得信,就像我们车村老豆腐说和汉高祖刘邦有关系,那是牵强附会,瞎传。豆腐是刘邦孙子的孙子发明倒是真的,但和高祖没有丝毫关系,他老人家是没这种口福的。

  腊月的早晨出门是有点早,路上稀稀落落的看不到几个人,我也并不着急,吃东西这件事就要往人多的地方挤,我不懂哪个汤出名,可是看只要门口排长队的,就一定是好吃的地方,只是我眼神不好,差点去一个公共厕所门前排队,汗!

  最后选择的是一家马家牛肉汤,很喜欢这种名字:马杀牛也算一个典故,根据风水名录,好吃的羊肉汤、牛肉汤的店主一定姓马或者吕,当然今天我们只论味道不谈易经风水。这家店铺不到六点,门前已经稀稀落落占了七八个人,我也就随大流要了一碗十五元的牛肉汤和一份烙馍。盛汤时我特意看了一下那口直径足有七八米的大锅,见热气腾腾中飘着一层浮油,另外还有一个枕头大小的调料包,据老板说他们家汤全指望这里边的料,那是他祖传的。

  我们洛阳人学的:喝汤讲究“三美”,即瘦肉、薄饼、原汤,三者缺一不可。我也算按照这个标准来的,当然我喜欢吃辣,特意加了一勺辣子,顿时一种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吃一口顿感浓香醇郁、无芡自粘、挂唇留齿、厚重无比,味道的确好极了。在洛阳喝汤,可以随便添汤,这是我老家风俗一致,北方人习惯了古道热肠。

  吃饱喝足,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这不又让我想起车村的老豆腐,扬州的包子和南京的鸭血粉丝汤,也许这就是一座城市、一片区域最本质的东西,衣食住行中有当地独有的个性。一碗汤,可以简单的温暖一座城,繁华和萧条之间,潮起潮落之中总有一些东西被爱和温暖凝练沉淀,任世间过客如云,但总有一种永远难以忘记的东西,让我们欲罢不能,但又爱得平淡从容。这种文化清新雅致,回味无穷,我们看不到,可是能感觉到它,也许,文化,就在一碗汤里。


编辑点评:
对《《洛阳的汤》》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